第十八章入室

    唐锋长了一双多情眼,这是陆宛第一次见唐锋就发现的。只是多情眼往往克制,所以她看他眼睛时,总读不出他的所思所想。而现在,多情眼含笑,陆宛看得出来,这是唐锋最放松的状态,她在他几次饕足时会发现他这样的眼神。
    “那我就放心了。”陆宛不再凑近,依旧看他笑,点点头,紧抓着包的手也放松下来,向他发出邀请,
    “既然这样,也别白来了,上去坐坐吧。”
    “盛情难却。”
    唐锋拔车钥匙,依然是一字一顿看着陆宛说。他并非情场老手,面对陆宛直问,他实则突然犹豫,可他到底年岁如此,纵然一时问不出内心,也深知标准答案。两个成年人,言语推拉而已,先信者输,不过都是随口,只为返家后狂热一吻。
    陆宛松手任包袋落到地上,她紧紧环住唐锋的腰,两人就在刚进门的地方亲得难舍难分。唐锋的吻技实在是让陆宛喜欢,他十分喜欢吮吸她的唇瓣,像是在品尝甜品,又惯会勾她的舌头,两支舌头搅在一起,啧啧水声在安静的房间像是鼓掌。她听着亲吻的声音,突然想到网上那句话:嘴巴是人类的第叁性器官。
    吻到情浓,两人外套也掉在地上,唐锋的衬衣纽扣被解开了两颗,陆宛身上的开衫早已脱掉,同样剩下一件衬衫。但唐锋没再解衣服,只亲吻陆宛唇角,搂着她伸舌撬她口渡她空气,任她重心在他身上而非她背靠的门背,任两人结束绵长的亲吻看着彼此喘气。
    “先洗澡么?”唐锋舔陆宛的耳垂,仿佛耳后果香沁出蜜来。
    “我饿了,唐医生,做饭吧。”
    陆宛松开搂着唐锋的手,稍弯腰捡起两人衣服和自己包袋,将这些挂在门口的衣架上。
    “我这里没男士拖鞋,你要不然穿一次性的。”
    陆宛打开鞋柜,拆开外出酒店攒的一次性拖鞋,递给唐锋。
    “你看看冰箱里有什么随便做点吧,你吃饭了么?”陆宛走进厨房开了灯又出来,看还在门口的唐锋说,“我不太会招待客人,一般来家里的都是朋友,所以你有什么需要,反正房子挺小的,一览无余,都能看到,找不到你来问我吧,我去洗澡了。”
    离开怀抱和亲吻,陆宛迅速切换成普通朋友的语调,但或许是亲吻的时间足够,声调上扬,尾调拉长,倒是在爽快中增添了一些婉转。唐锋看着陆宛进了卧室关门,仿佛声调还回荡在他耳边,他环视并不大的房子,客厅不大,但沙发看起来很舒服,有抱枕和玩偶,没有电视但有投影。餐厅很小,不过也放得下四张椅子一张餐桌。餐桌铺着桌布,风格像是从欧洲哪个小镇的手作店淘的。至于厨房,他走进,一览无余也五脏俱全,蒸烤箱配洗碗机,微波炉旁边是大冰箱。
    唐锋打开冰箱,看到一排不同种类的奶酪,这在国内买起来并不便宜。而同样不便宜的还有门上储物格里的各式调味料,他总在德国超市见过,只是他很少购买,更多的是去中超拿瓶酱油醋就解决一切,甚至是蚝油因为被李锦记垄断,他觉得偏贵,也没有购买过,只在lidl(德国连锁超市)的亚洲节淘一瓶便宜蚝油用。不过陆宛现在的习惯倒是也挺像刚回国的他,也曾因为一些食物或日用品惯用,而在淘宝搜索是否能买到原品,只是他回国那会淘宝和海淘还远没有现在发达,所以他迅速调整自己,入乡随俗。
    唐锋从冰箱里拿出五花肉和豆角,给五花肉隔袋泡盐水。打开水龙头的时候,唐锋突然意识到自己和陆宛最大的不同是什么,好像是他已经习惯了随波逐流,习惯说好,习惯迁就,而陆宛还在迎风乘风破浪,哪怕是在国外喜欢的口味,回国了也不会轻易改掉。但或许就是因为陆宛太像曾经的他了,所以已经从众的唐锋才会在陆宛问她要不要做床伴的时候顺势答应。唐锋其实不想承认陆宛只是床伴,因为床伴是谁都可以,但唐锋觉得,如果不是陆宛,他们大概根本不会开始。
    “喔,做什么呢?”
    陆宛洗完澡出来,穿着浴袍走到唐锋身边,看他摘豆角。
    “豆角焖面,吃么?”唐锋没回头,继续给豆角抽丝。
    “但我家里没有面,我们不会吃挂面吧。”
    陆宛抬手想打开唐锋头顶的储物柜,看看挂面还够不够,但唐锋转了湿手,用干净的手背碰了碰陆宛的胳膊说:“我在盒马买了鲜面。”
    “你怎么知道我家具体地址的?”陆宛顺口接道。
    “定位。”唐锋冲洗摘好的豆角,有点无奈,“我刚下单了护膝,地址是这里。”
    “多少钱啊?我转你。”陆宛一听,连忙返回卧室,从床上拿起手机又走回厨房,靠着厨房门说,“这种钱咱们还是分清楚比较好,当然,如果你买了个二十的,我就不转了,不过你也不会买二十的。”
    “嗯,七百六十多,你就给七百吧。”唐锋将腌好的五花肉放入锅里煸油,开着抽油烟机,唐锋不得不声音大点说话。
    “医生,你没有吃回扣吧,这也太贵了。”陆宛懒得大声说话,便走近唐锋,隔着他的衬衣捏他的腰,不过很显然,她这个玩笑好像并没有让认真的唐医生有所反应,反而她觉得好像有点冒犯唐医生了。
    “当我没说,给你转了。”陆宛虽然话说着,手却没松开,她看着锅里的五花肉慢慢出油,觉得大晚上有些罪恶。
    “没事,这个牌子比较好,膝盖这个问题很容易复发,所以常用最好。”
    “唐锋,我这个人呢,话不着调,想说就说了,所以如果有冒犯到你,你和我直说就行了,我会注意,另外如果你觉得我这种性格或者脾气不好,我们打完这炮也可以结束。”门外响铃,唐锋的手机也在震动,但陆宛还是坚持说完才去门口给骑手开门,然后拎着装了两袋鲜面条的袋子重新进厨房。
    “你看着火,我去洗澡。”
    唐锋炒完豆角给锅里加了凉水,盖锅盖,调火势,把锅铲递给陆宛,方才对刚才那段话作出回应,回应就是没有回应。但陆宛明白唐锋的意思,两人说话也不是做阅读理解题,非得回答个所以然,所以她让开一条路,放唐锋去洗澡。
    “我开盖浇了舀出来的汤汁,现在在收汁了。”
    浴室停了水声,没多久陆宛就闻到她沐浴露的椰奶味飘散出来,唐锋倒是一点都不介意就用了她的沐浴露,不过男人身上有点椰奶味也没什么不好,更适合她舔一舔。陆宛想着,回头看走到厨房门口的唐锋说。
    “嗯,差不多了,留点底汁。”
    唐锋进厨房自然就接过锅铲,虽然下身裹着陆宛给他准备的浴巾,上身是陆宛成打买的白T恤,倒也没怎么违和。洗好手等饭吃的陆宛坐到餐桌前,开一袋核桃剥核桃仁。一瞬间,陆宛突然有种岁月静好的感觉,好像如果能这样闲适,找个男人结婚也没什么不好。
    但下一个瞬间,陆宛就打消了念头。婚姻从来只会放大缺点,婚姻里无论男女,都无法做到闲适,而她一点气都不想受。所以现在很好,换的床伴技术不错,身材她喜欢,还会做饭,两人吃饭打炮,不问私事,才是最佳状态。
    “神厨下凡。”
    唐锋端了两盘豆角焖面到餐桌上,面上还有溏心蛋。陆宛尝了一口就觉得不错,忍不住夸他。
    “跟在德国的室友学的,他是山西人,做面做得不错,不过他会放很多醋。”
    唐锋看着陆宛从冰箱拿出气泡酒开瓶,一边解释一边尝一口递过来的这杯冰了小半个钟头的甜酒,口感清冽,果香浓郁。
    “我以前也有个山西同学,从食堂买回来酸辣粉,还得加小半瓶醋,她每个学期来上学,都拎一桶醋,说是自己家做的,我们尝过,单喝,其实味道还挺好。”
    “是么?还没有尝过。”
    唐锋习惯性在倾听的时候注视对方,不过陆宛在听唐锋说话的时候忙着闷头吃面。当然,也就是因为不是男女朋友,陆宛没怎么矜持,何况也不是矜持做作的人。陆宛始终觉得,如果一对异性,是先上床再认识的关系,那就没必要再假装什么,完成人类原始欲望的时候,其实是一个人最原始的状态。
    “你元旦放假么?我们可以一起去山西玩一下,我一直觉得,床伴完全可以发展成饭搭子和旅行搭子,人嘛,说孤独肯定孤独,但是也不是每个人都想谈恋爱,对吧。”
    “抱歉,元旦我们估计是要值班的。”
    还是吃开心了,倒是让陆宛忘记眼前的这位是个医生,哪里有假期。她也看过不少国产剧和英美剧的医疗剧,医生能安安稳稳在家吃顿饭,一夜好梦,都是件好事了,出去旅行确实有点难为这位事业上升期的唐医生。
    “没事,我随口一说,我们节后也要准备给学生期末考试了,估计元旦也不轻松。”
    话到这里,自然是不会往下说,两人没了话题,餐桌前只有吃面的声音。但这样也是好事,早点吃完,早点洗碗,早点刷牙,早点接吻。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