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无趣

    “有套么?”
    一起吐完漱口水的下一秒两人就接吻,着急得就像要赶12点前的南瓜车。唐锋直接捞陆宛的腿抱起人从浴室往卧室进,跌到床上的时候吻得磕了牙齿才暂时停下喘息。唐锋手撑着床,脚还站在地上,被陆宛搂着脖子搂得有些腰酸,他不得不单手抓陆宛的手腕问现实的问题。
    “当然。”陆宛松了手,翻了个身从床上坐起,指了指床头柜说,“自己挑吧。”
    唐锋直起身,走到床头柜前蹲下,打开第一个抽屉,入眼就是摆放整齐的情趣玩具和叁盒不同类型的套。倒是齐全,唐锋在心里评价,然后随手拿一盒套,是拆了包装纸的超薄,型号倒也合适,打开看就剩了叁个。
    “放心,我外面没别人,也就和你用了,再往平常的包里放点。”
    “嗯。”
    唐锋没回头看陆宛,而是拿起一个情趣玩具,手感光滑,摁一下开关还有电。
    “不是,大哥,你人都在这儿了,还要让我用……”陆宛顿了一下,为情趣玩具找了一个正经的形容,“用电子产品么?”
    陆宛挑眉看认真研究情趣玩具的唐锋,有点后悔给这种理工男看这些玩意。不过显然唐锋很感兴趣,因为他问她:“家里有酒精棉片么?”
    “下面那个抽屉,你手上这个我记得好像上回随手充了一会电,你不如拿那个绿的,我上回充满了。”
    陆宛决定破罐破摔,反正实话说,男人是没有情趣玩具还用的,她只是更享受精神快感,所以才选择男人。她犹记和Eric的第一次,当疼痛感逐渐消失,她突然享受合二为一的快感,欲望填满空虚,她突然理解亚当和夏娃为何会受不了诱惑。
    “有什么区别么?”唐锋坐在床沿开始研究长得类似但细看不一的情趣玩具,不过问完没有回应,他只好回头,看一眼隐在黑暗里,但有床头小灯的照耀,勉强看得出眼神满是幽怨的陆宛。
    唐锋把陆宛要求的那一个情趣玩具放在枕头旁,倾身向她,抚上她后颈便吻上她的唇。他承认,周徐作为情场老手,还是说得没错,没有男人会拒绝可爱的女孩。不过,周徐唯爱还未被社会折磨过的单纯小孩,而他却易为被时间琐俗裹挟,却依然灵动的陆宛所打动。但搂得越紧,吻得越情浓,陆宛越陶醉,唐锋越知道,爱淡才情浓,情是情欲的情。
    “给我戴上。”
    吻得缺氧,裸裎相见,陆宛手扶唐锋的腰看他撑在她身侧,单手支撑,另一只手还顾得上拿套在她眼前晃。这人恶趣味怎么这么多,陆宛腹诽着,接过安全套,撕开,润滑液的味道并不好闻,两人一躺一撑的姿势也不好戴套,她只能是以唐锋先坐起来。
    两人对坐,陆宛给唐锋兴致颇高的阴茎戴套,而唐锋则顺手拿起情趣玩具摁开开关。低档缓速,唐锋在手腕处试了试手感,便贴上陆宛的腰窝,敏感点被震动激活,陆宛下意识躲,却被唐锋拉入怀里,震动的玩具开始滑向后背,让陆宛与唐锋贴得更近。
    实际上这款情趣玩具卖点是吮吸头,但唐锋这样刺激陆宛身上的敏感点也能让陆宛觉得暖流外涌,止不住的呻吟贴着唐锋的耳朵滑到唐锋心里,征服得心满意足。但这也只是一个开始,唐锋推倒陆宛,吮吸头直接抵到阴蒂,又滑向早已湿润的穴口,陆宛试图勾腿外张,却被唐锋猛拍一记大腿外侧。
    和主治医生做爱真够麻烦,陆宛皱眉会意,伸直了腿但身体下挪,靠得唐锋再近一些。不过唐锋并没有答应陆宛此举深意,依旧是用情趣玩具的震动快慢来挑逗陆宛的神经。呻吟难以抑制,陆宛忍不住便要叫,但声泄之前便被唐锋的吻吞掉,而性器终于也代替了电子玩具,直入穴内。
    没有了高频振动,但是被填满得爽快,陆宛兴奋得流泪,也不停地抓唐锋的后背。指甲没剪想要留着做美甲,这时倒是变成了伤人的利器,唐锋不得不松开揉抓陆宛乳尖的手,去抓陆宛的手腕。不过手上乱晃,该深入浅出的速度也没慢下来,陆宛受不住冲撞,趁唐锋抓手腕时便反抓了他的手,把手指放到嘴里猛摇一口。
    “唐锋,你不是医生么?能不能注意一下我的膝盖,不能剧烈运动。”
    陆宛为唐锋食指上的一排牙印做解释。
    “陆宛,讲点道理,是我在动。”
    但解释无效,唐锋舔陆宛的耳垂,用气声在陆宛耳边反击,说到最后,还收了劲猛抵到深处。看着陆宛流泪,眼神迷离,唐锋用才被咬过的食指抹了抹泪珠,心里叹气,开始精细研磨。果真是嘴上伶牙俐齿,唐锋开始怀疑陆宛毫不在乎地寻觅床伴到底是否因为是老手,这看起来事事皆知,考虑周全,做几回爱倒像是没经多少事的追潮流之人。
    不过,抽屉里丰富的情趣用品,倒也表明陆宛是个悦己之人,而且对于能取悦自己的人和事都更加宽容,她倒是还是与众不同,毕竟这几年PUA这个词很火,女性总是会陷入自责和自我焦虑,但似乎陆宛不会,她看起来,惯会享受。
    “还做么?”
    这回的持久度倒是让陆宛满意,做完躺在床上懒得动,陆宛看唐锋下床扔套,顺嘴问一句。
    “明天有手术。”
    唐锋走进浴室,从储物盒里拿一个压缩毛巾,水龙头转到热水位置打开,毛巾展开,被热水浸润。唐锋就着水流声回答,但也抬头从镜子里看了看自己,到底是年岁到了,虽还不至于早生华发,但不得不承认,到底是比不得二十出头的年纪。
    “行吧,那你从衣柜里拿床被子吧,我不习惯和人一个被子睡觉。”
    陆宛翻了个身,将被子裹紧。她明白这种借口,不过她也不想累着自己,毕竟年龄摆在这里,何况平日她也不靠做爱攒精气神,没必要这时候勉强自己还勉强对方。
    “擦一下再睡。”
    但唐锋却在陆宛紧裹被子的时候从浴室出来,拿方毛巾拉开她的被子。陆宛本意是等明早再洗,实在是累得懒得动,床伴也没什么义务抱她去洗个澡,毕竟也不是为了第二次调情做准备。但既然是精挑细选的优质床伴,陆宛非常配合地把被子踢到一边,温热的毛巾抚过胸前、小腹,再到穴口,但如此温柔的手法却突然让陆宛想到看的医疗剧里的场景,现在有点像手术之前给她涂碘伏消毒。
    “怎么了?”
    陆宛没忍住笑出声,让唐锋有些错愕,他本来已经极力避开陆宛的敏感地方。
    “没事,就是想象了一下,感觉你做手术也会挺认真的。”
    解释完,唐锋的回应是重新捞了被子给陆宛盖上,然后起身去浴室。
    很快,陆宛听到了水声。
    真是一个无趣的男人,陆宛撇撇嘴,去摸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摁亮手机,才发现还不到十二点,她还以为凌晨了。
    “一起洗不介意吧。”
    时间尚早,洗澡是必然的,想了想晚上洗头吹不干头发终究是容易有湿气,陆宛进了浴室先找了头绳把头发绑高,再打开淋浴间的小玻璃门。唐锋没想到陆宛会进来,正满身沐浴露打的泡,但陆宛显然是做完算完,对近在眼前的男人也没什么想法,眼神示意挪开点便在花洒下打湿身体。
    “今天医生给我开了几盒药贴,我看一天两次,这个两次一般是什么时候贴啊?”
    两人没什么距离,陆宛冲湿了身体便给唐锋让位,自己拿了沐浴露用浴球打泡。绵白的泡沫越来越多,唐锋看得认真,一时没怎么听陆宛的问题,只听是个问句才回神,回一个疑惑的音示意陆宛再说一遍。
    陆宛循着唐锋的眼神看浴球,气得抓一捧浴球上的泡沫便往好不容易冲了泡沫的唐锋身上抹。不过一掌拍到唐锋胸前便被唐锋抓住了手腕拉人到怀里。地上湿滑,陆宛没换洗澡的拖鞋,光脚踩在地上重心不稳只能跌向唐锋。但这人会使坏也够细心,知道陆宛不想洗头,还把人往斜侧带,以免直冲花洒站。不过打好泡沫的浴球就没这么幸运,漫溢的泡沫顺着水流流向两人又消失不见。
    “你不是说不做了?”
    陆宛被唐锋抱起来的时候一阵惊呼,单手托臀还能顺带拿个浴巾给陆宛从身后裹上。但陆宛还是对唐锋想一出是一出的做法表示无法理解,怎么男人就这么管不住自己,自己说不做了现在又后悔,还让她身上都是水珠得重新躺回床上。
    “陆宛,男人的话不可信。”
    深吻前,唐锋说了句两人相识以来最让陆宛惊讶的话,这很不像她认识的唐锋。但没工夫多想,亲吻并非一个人的索取,勾缠绕舌还得两人配合。陆宛吻得想起了颅内高潮四个字,当然这也离不开唐锋的缓速进出穴口的手指,她觉得一阵酸麻,但腿再次试图回弯的时候想想眼前的这位医生,还是靠掐唐锋的腰来抵抗下意识。
    “真乖。”
    唐锋拨了拨陆宛的头发,抽出手指戴套给陆宛缓一缓,顺便夸一下谨遵医嘱的病人-
    尒説+影視:ρ○①⑧.αrt「Рo1⒏аrt」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