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偶遇

    “这么巧啊,陆宛,这儿也能碰上?”
    才落座,郑祺就朝陆宛挤眉弄眼,陆宛不想理郑祺,只和来问饮品的服务生说来一扎酸梅汤,顺便摆出哄小孩的表情问许子恒想吃什么。
    “不要装作听不见啊,陆宛,什么情况啊,你是不是知道他来这里吃饭才约我吃饭的。”
    “大姐,我们只是单纯炮友关系好么?”陆宛没好气地用微信扫码点单,但话说完才想起桌前坐着的还有一个未成年,此时找补也来不及了,只好抬头朝小孩抱歉地笑笑,“不好意思哈,姐姐注意。”
    “人家都十八了,真的十八了,身份证上满十八了,不是小孩了,不用避讳。”
    但郑祺显然是平日和这小孩就口无遮拦,此时更是向陆宛强调。
    “行,你就让我这为人师表的脸都丢完了。”陆宛接过服务生递过来的酸梅汁喝一口,酸得撇撇嘴,“你就专心点菜吧,我点好了。”
    陆宛指望郑祺专心干点别的好别专心编排她,但退出点菜界面就看到了唐锋的微信:用药期间少食辛辣油腻。她有些无奈,很想说要不是那个老头非给她开中成药,她也不至于在这儿忌口,一个骨科问题,怎么还要注意饮食问题呢?但心里这么想,还是打字说:好的,唐医生,我点的微辣。
    而陆宛发微信的时候,同坐一桌的郑祺也收到了就坐在旁边的小孩的微信消息。小孩说:我觉得刚才你看的那个哥哥好像是喜欢陆宛姐姐。郑祺看一眼还挺正经看菜单的小孩,回了一句:嗯,很明显。
    嗯,怎么不明显呢?她先和体检报告证件照上的男人眼神相遇,但不到一秒,那个男人就看向她的后方,虽然看一眼就低头,但眼神不在乎长短,而在于是真情还是假意。这位男士一看就很想打招呼,但不知道是考虑到同桌的人,还是……
    郑祺思考时,收到了许子恒的新微信:但是陆宛姐姐很明显不喜欢他。
    是了,这位男士大概还是考虑到陆宛把他当炮友吧,不管是他们之间的这段特殊关系,还是陆宛对他的态度,都让他不可能主动大方地打招呼。不过陆宛真的不喜欢么?郑祺这回也琢磨不透,但郑祺还是回复许子恒:也不一定,女人呢,有时候看不清自己的时候,还以为自己不喜欢。
    郑祺发完,凑到许子恒的手机前一起看菜单系统,说一句来一份豆腐吧,放到番茄锅里。
    “拜托,大姐,还有人呢!”
    陆宛看着郑祺凑近小孩说话,嘴唇可能就差一毫米就贴脸,她受不了,及时打断。
    “你也可以秀,你去刚才那桌把人拉过来,秀。”
    “行,我投降。”
    郑祺的胡搅蛮缠让陆宛甘拜下风,连闺蜜都搞定不了,她和唐锋这种特殊关系果真是见不得光的,方才看唐锋的眼神,估计是想说点什么,但能和唐锋这个点一起吃饭的,估计是医院的同事,怎么都不好做介绍。
    “我点好了,下单了。”
    许子恒点击下单后就发了一条回复,郑祺看到许子恒的回复便看了一眼对面坐着的陆宛,看陆宛也忙着看手机。
    许子恒说:但是姐姐也没看出哥哥喜欢她吧。
    没看出么?郑祺也不是陆宛本人,但她所知道的是,她打字给许子恒:不懂了吧,人只会相信他们想要相信的。
    郑祺不是陆宛,但她了解陆宛,情伤使陆宛很难再走入一段新的感情,陆宛就算有所发现,内心的防御机制也把这点小发现过滤掉了,想要让陆宛感知得明确,除非刚才那位男士发起猛烈进攻。但郑祺一眼就看出那位男士不可能这么做,先不说大家都在社会摸爬滚打好多年了,棱角尽无,哪比得上她身边这位小男孩,就单从她谈过那么多客户,认人本领还是有的,她直觉这是一位闷骚男。而且做医生的,年轻有为的话,都有点恃才傲物,更不可能放低身段。不过也正因如此,一个男人,一个接受传统教育的男人,一个不是平日就玩得很开的男人,会和陆宛做这种固定床伴。
    当然,这也只是郑祺今天第一眼看这个男人,甚至还没有任何沟通交流,或许这位也是情场老手,正在假装一个猎物接近陆宛,然后等待时机将陆宛吞入囊中。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高级的猎人往往会以猎物的形式出现。
    “想什么呢?问你蟹肉棒放辣锅还是番茄锅。”
    陆宛没好气地再从烟雾缭绕中看一眼郑祺,举着蟹肉棒的盘子停在空中。
    “老规矩,各放一半呗。”
    郑祺看陆宛笑,觉得两人餐多一个人倒让陆宛拘谨了。不过曾经也不是没有过叁人餐,只是郑祺身边的人换得太快,但没办法,男人如随时可丢的衣服,而闺蜜是铁打的营盘。所以,无论如何,陆宛觉得快乐就好,是恋爱还是单纯解决生理欲望,都不是她该操心的事,除非这个男的让陆宛难过了。
    “女士您好,这是a10桌送您的芒果冰沙。”
    “哟,挺会啊。”
    服务生端上满满当当的芒果冰沙,郑祺不怀好意地看着陆宛笑,陆宛耸了耸肩没说话。她朝所谓a10桌的方向看去,只能看到唐锋对面的那位男士,笑得有些猥琐。但陆宛还是礼貌地朝男士点了点头,然后和坐在对面的男孩说:“你吃吧。”
    “姐姐,我十八了,不是小孩。”男孩还在强调年龄,但手已经拿了勺子盛一口绵密的冰沙放入口中。
    “好了,别看我了,人家送就吃。”
    陆宛看着郑祺依然满脸调侃地笑,把冰沙往郑祺方向一推,不过她也舀了一勺尝,芒果香精的味道比较重,其实不算好吃。而且这个天吃冰沙还是有点凉了,陆宛在国外生活这么多年,唯一没学会的习惯就是随时喝冰水以及吃冷饮。
    “行了,周徐,还吃不吃饭了?”
    “到底是你的暧昧对象还是你妈给你介绍的相亲对象?”周徐依依不舍地缩回头,但还是十分好奇地问明明看起来像是看破红尘的唐锋,但低头发现碗里又多了些肉,皱了皱眉,“不是吧,唐锋,都给我啊?”
    “你点的你吃。”
    唐锋装作没听到周徐的前半句话,继续吃茼蒿杆子。
    唐锋也是没想到上个厕所的功夫就没拦住周徐自作主张点个冰沙送到陆宛那桌,虽然眼神还是没瞒住眼前这位情场浪子,但这浪子也太会自作主张了,他知道,陆宛完全不会吃这一套,不过他也知道,陆宛肯定知道这不是他的主意。
    “我吃可以,你告诉我那位女士和你到底什么关系?”
    “没什么关系。”
    “打住,你骗别人还行,还想骗哥哥我?”周徐按住唐锋准备夹菜的筷子,“刚才走道过去那么多女的,你怎么就看她一个,难不成还是一见钟情?唐锋,你刚才那个眼神啊,不管怎么说,肯定是认识。”
    “就是上次让你加号的那个。”唐锋知道今天不说,周徐能一直穷追不舍,索性便告知了事。
    “还真是你妈给你介绍的相亲对象啊?怪不得,我就说你这种人,酒吧不去,到点回家,还能去哪儿认识女的。”
    周徐很满意唐锋对他没有保留,啧啧一番接着问:“什么条件啊?”
    “不是吧,还不说?难不成是你爸介绍的哪家老总的千金?”周徐满脸好奇却没有得到唐锋的任何回应,便开始胡乱猜测。
    “不是。”
    惜字如金,唐锋的风格,周徐没辙,觉得唐锋这嘴今天是撬不开了。
    “我一会还得回医院加个班,你呢?”
    “回家。”
    唐锋吃完最后一根菜叶,抬手招呼服务员结账。
    「同事误会,如有打扰,非常抱歉」
    唐锋和周徐走出餐厅的时候拿出手机给陆宛发了个消息,他看着周徐打上车离开,方才右拐走去旁边的酒店停车场拿车。周徐选的这地方什么都好,吃得好,服务好,就是门口停车位实在太紧俏,不过还好,餐厅和酒店停车场合作,有免费停车券拿。
    「没事,就是芒果冰沙不好吃,蜜豆炼乳或许会好点」
    唐锋收到回复的时候刚出酒店电梯到地下叁层,但站在电梯间看着回复,也不知道该回一句什么。索性就不回了,刚好一来一回,唐锋把手机锁屏重新放回兜里,开始寻找停车位置,地下叁层的停车不多,但唐锋是从停车场入口进的,上下电梯不一,也是七拐八拐才看到自己的车。
    「你开车了么?」
    唐锋坐上车掏出手机准备开导航,微信消息又弹出,没想到还是陆宛,他立刻回复了一个字:嗯。但发送出去又打字补充一句:我在隔壁酒店停车场,地下叁层,F19停车位。
    “陆宛,你打上车了么?”
    郑祺看了一眼许子恒手机上的排队人数,不太理解怎么半小时前看起来还挺好打车,现在排队人数就超过60了,但看着身边都是刚吃完饭站着打车的人,斜对街那家热门的泰国菜门口也站着不少手拿手机的人,也就大概明白,是他们吃得有点慢了,刚好赶上高峰。
    “我去坐地铁吧,我看了一下地图,右拐往前走不远就到了。”
    陆宛发出一句:医生,车太难打,谨遵医嘱,少走少动,捎我一趟吧。然后面不改色心不跳地和郑祺笑了笑,她看到郑祺眼中的狐疑,但装作没看到。
    “那行吧,你刚好不用转车,我们俩就不去了,我刚好送他去上机器人课,他明年叁月可要带团队去美国参加机器人比赛。”
    “你呀,真是无痛当妈。”
    陆宛和郑祺开一句玩笑便挥手再见,她右拐走不远就到酒店,五星酒店的门童很有眼色,她人还没走近就给拉开了门。
    -
    实在不会起标题。腱鞘炎恢复得比较好,但下半月会比较忙,争取2-3天一更,感谢大家支持和理解。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