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话题

    陆宛进了酒店大堂直奔电梯间,等了片刻便上一部电梯摁地下叁层。停车位不好找,不过有着指示牌多走了几步路也到了F区。地下叁层的车停得很少,陆宛一进区域就看到了唐锋,而估计唐锋也看到了她,给她打了个双闪。
    “还以为你走了?”
    陆宛打开副驾驶的车门上车,松一口气偏头看唐锋。
    “没有。”
    唐锋没多说,不过他确实是因为在想不知道是该回家还是回医院而耽搁了时间。周徐最近的文章在收尾中,而他的文章也写了一部分,刚才周徐的着急还是有点推动了他的,但既然陆宛给他发了消息,那答案就不言而喻了。
    “没耽误你什么事吧?”陆宛看唐锋干脆不说话只点个头便自顾接着说,“那去你家还是直接在这间酒店?”不过话音未落,她就发现唐锋看着她愣了一下。
    “还是你想就在车里?”不过陆宛会错了意,没意识到唐锋完全没想到陆宛只身前来的目的,她凑近唐锋,手撑在方向盘上,两个人咫尺距离,只要陆宛松了支撑,嘴唇便能准确贴到唐锋唇上。
    这种情况唐锋也明白了陆宛的意图,不过他侧身一只胳膊挤着,只有左胳膊顺手揽陆宛的腰,两人自然而然吻上,嘴里都是火锅店门口随手拿的薄荷糖的味道,唯一区别就是陆宛嘴里的味道重了一些。
    唐锋品尝着清甜,揽腰的手也往上摸索着最终到陆宛的后脖颈,他很偏爱吸吮陆宛口中没多少的氧气,再让他们手动贴得更近,他能感受陆宛胸前的起伏,以及挣扎中牢牢搂住他脖子的胳膊,以及穿插在他头发之中的手指。他通过这些动作感受陆宛的颤抖,陆宛的兴奋,陆宛的激动,让他有一种真实感,一种清晰的占有感。
    终于,在陆宛不小心扭动身体时碰到的音响按钮开启吟唱完一首歌曲后,他们深吻结束。陆宛眼眶里充盈了一些泪水,纯属是换不上气憋的,不过她挺享受这种被支配的强制感。她之前和Eric做爱的时候,也曾沉迷过一段时间被抓着头发的感觉,不过她不承认她有些m属性,虽然Eric说她这是欲盖弥彰,当然这文邹邹的成语是她意会的翻译,不过Eric当时就是这个意思。但没办法,她第一次了解bdsm是通过搜索Google,视频里的女性实在太惨,她理解不了,她只觉得她是享受那种叛逆但被强制拉回的爽感,而不是沉溺于一些特殊的痛感。她在这方面,还是拎得清自己内心的,毕竟性爱,她从接触开始就强调取悦自己。
    “你干什么?”
    陆宛用手背蹭了蹭没收回去的眼泪,看唐锋打开储物盒,从里面拿出两个湿巾,都没给她,他一个人先拆了一个包装,给手指手心和手背做了消毒,又拆开一个包装,刚才的动作又重复一遍。她不解,不过问的时候心里也有了答案,无非就是职业病,但职业病怎么还接受车震,她心里有句话很想讲,当那啥还要立那啥,不过自然不会说出口,她假模假式认真看唐锋仔仔细细消毒呢。
    “消毒。”
    嗯,陆宛猜到了,不过唐锋一本正经说出口还是挺有意思的。
    “别麻烦了,一会你职业病再犯了,我不得浑身被你消一边毒。”
    唐锋盯着陆宛把这句话说完,看了看自己的手指,想了想点了一下车载系统,历史记录里还能看得见陆宛家地址,他点了一下,然后看陆宛说:“系安全带。”
    “这儿是不是离你家近?”陆宛一样用手机APP看地图。
    “行。”
    唐锋想到陆宛刚才的问句,选择题只有他家和酒店,想了想上次在她家好像她没有表现出什么不适感,便没有多想,点了车载导航的家的快捷地址。但他不着急开车,而是等陆宛反应过来安全带,才启动车,按着车库的指示标,七拐八绕才上了地面。
    “没想到你也出来吃这种热门火锅。”
    “嗯,同事选的。”
    车平稳行驶,陆宛不是禁得住安静的主,寻了个由头开话题,但又是一个回合打住。陆宛心里念叨着自己不长记性,明知道和这人只在床上投机,还在这里多话,但没想到,唐锋居然主动开了话题说:“你们社科什么时候申课题?”
    “一般一月份发通知,叁月份申,怎么了?”陆宛没想到居然是这么深奥的问题。
    “嗯,你刚回国就申么?”
    “这话说的,非升即走谁等我。”
    陆宛想了想估计唐锋硕士回国,完全没机会考虑进高校,自然不知道这几年高校青教有多卷,因此话说出口也没了距离分寸,不过陆宛的脾气唐锋也熟悉了点,没觉得是刻薄的语气,他虽然跟自己父亲不大对付,但也不是没有耳濡目染过,毕竟他父亲是非升即走的判决者。
    “嗯,那你手里有文章?”
    “难不成唐医生手里还有适合我的文章,能让我蹭个四作?”
    这话说的自然是开玩笑,不过陆宛也是好奇,怎么唐锋突然问她这方面的问题。
    “有机会可以合作,现在不是也讲跨学科。”
    唐一瞬间也想了一下自己科室那些课题,但暂时没什么能跟社会学扯上边的,更何况社会学面实在太大,他也不知道陆宛具体的小方向是什么。不过就是这么一个走神,没留神黄灯转红灯,急踩刹车,压线而停。
    “唐医生,不是吧,这么急求合作。”
    陆宛被猛晃了一下,感谢安全带,让她没有头撞到前挡风玻璃上,但还是开口揶揄一下唐锋。
    “抱歉。”唐锋看着红灯心里读秒,这是离他家的最后一个红灯,他走过无数遍,知道这个路口红灯只有二十秒。
    “我觉得,每次一聊和学术相关的内容,你就话挺多。”
    直到车拐进小区的地库,陆宛才开口揣测。
    “你有什么想问的可以问,虽然我年纪比你轻,但在投文章这里碰的壁应该比你多。”
    陆宛见唐锋没接茬,兀自往下说,她觉得唐锋是个,无事不开尊口的人。
    但唐锋没再开口,除了家门关上的时候,把她抵门板上,开口直接吮她的嘴唇。她在唐锋开车的时候涂了涂润唇膏,现在进入秋冬,还是有些干燥,尤其是吃了火锅。润唇膏是水果味道的,但是也说不上来什么水果,不过陆宛觉得唐锋不大喜欢,因为勾她舌头比在车上吻的时候略微提早了点,而且还用拇指蹭她嘴角的润唇膏。
    床伴不喜欢,陆宛匆匆冲了澡也没再补唇膏。又是一次毫无准备的性爱,陆宛只穿了唐锋宽大的短袖,在浴室门口侧身让唐锋进。
    接龙洗澡让陆宛觉得这场性爱有点像吃快餐,不过能饱腹也不管形式。陆宛其实比较怕唐锋这个年纪连续做爱会不会吃不消,哪怕他们也就是一次浅尝辄止,不过唐锋手指给她搞得浑身瘫软,让她也意识到,在她眼前的是一个做手术能坚持好几个小时甚至十几个小时的医生,还是和普通人不一样,医生是超人,方方面面都应该是。
    但陆宛还是感受到唐锋啃咬她乳尖的间隙有点喘,虽然唐锋顶得她挺深,他们短暂的磨合实际上堪称完美,唐锋越来越容易找到她的敏感点。不过这时候,合适的床伴是在这时适当也装一下,也不是装高潮,只是装看不到唐锋有一丁点的力不从心,这个力还是让她体验感更好的力,不照顾到她的这一对乳也行,反正敏感刺激也足够,有人非得勉强,那她也勉强享受一下。
    “抱歉,我可能还是得接一下电话。”
    没勉强一分钟,几分钟前震动的电话再次响起来,陆宛有些尴尬,她能猜到自己的表情有多精彩,但他们没开灯在做,做得匆忙还没顾上开灯,所以她也猜测一下唐锋没注意到她的表情。
    唐锋其实注意到了,适应黑暗以后,眼睛其实也能看到很多东西。他本想在第一次震动的时候停下,还是职业病,他们医生不能错过电话,不过陆宛没有接电话的意思,他也就没管,虽然还是有点受影响,但这第二次,是实实在在受影响,早上的手术,中午的会,下午还吃顿饭,回来就洗澡,两次电话让陆宛紧张得在他没防备的情况下猛夹他,他也就是差一点。
    不过也好,这样硬挺一下,还给了延迟了,唐锋想着便要退出来,但陆宛缺抓他手臂制止他,直接用手摸床边的手机。挨着床边的手机,陆宛看不见,唐锋眼瞅着手机要掉,便替她拿了,手机翻过来,屏幕上显示着一个字:妈。
    “喂?”陆宛接了电话,声音没把控好,有点过于婉转悠长,她连忙清了清嗓子补充,“我刚睡觉呢,没听见你第一个电话。”
    “我就给你打了这一个。”房间很安静,声音难免漏出来,唐锋想听不见也不行。听着声音,觉得陆宛的母亲好像年纪也不算大,不过越听,他有点越尴尬,此时进退两难,更是不敢动。
    “是么?我是看到未接来电还有一个,什么事啊妈?”
    陆宛觉得身体里的异物感有点明显,可刚才是求着人别退的,现在再使眼色也有点尴尬,便只好赶紧问正事。
    “赶紧起来开门。”
    “妈?您在门口?”
    陆宛一惊,唐锋感受最明显,止不住动了一动,让陆宛眉头直接皱起。
    “不是,我在郑祺这儿睡呢,我们中午吃了个饭,下午我就在她这儿了,您直接输密码呗。”
    陆宛有点紧张,忙推唐锋,唐锋会意缓缓退了出来,想着要不要直接去浴室解决了,但又怕水声太大,影响陆宛。
    “给你卤了牛肉和鸡爪,刚好到你姨妈家,离你小区近就顺便送过来了,没事,我放冰箱就走了。”
    幸好母亲没什么事,陆宛松了口气,再寒暄几句两人就挂了电话。挂完电话第一件事就是给唐锋告罪,不过告罪当然不是说话,张嘴就是送吻,男人在这时候停下来,可得好好哄一哄。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