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发展

    陆宛随手扔了手机到枕边,勾唐锋的脖子便亲,唐锋像是等了许久,回吻很快,甚至有些凶猛,以显示他的不耐。陆宛自知理亏,任由唐锋拇指加食指揉捻她的乳尖,舌头也被他勾得发酸,不过唐锋还是没有节制,缓一口渡给陆宛又箍着陆宛的后颈加深湿吻,陆宛被亲得有些缺氧,想到拆骨入腹这四个字。
    唐锋察觉到陆宛哪怕这时还能走神,一时不知哪来的气捞人坐起,他再躺下。意思很明朗,陆宛没有扭捏,单手撑着唐锋腰侧,一手隔着安全套撸一撸沾着她水液的阴茎,再对准了缓缓下坐。她其实不大喜欢这种姿势,虽然人人都说女上位更适合女性取悦自己,毕竟更容易找到敏感点,但是自己动太强调腰部核心力量,而且这时候唐医生倒是好像不顾及她打着弯的腿了,看她前后晃,看她双乳摇曳,看她头发散落,勾得他吸气。
    一坐一起,填得满满当当,声响也比传统姿势大一些,陆宛没忍着声音,叫得让唐锋觉得怪道和尚也得流连妖精洞,他也体会了一把什么叫做欲仙欲死。不过职业病还是在他深陷欲网时突如其来,眼神一瞥看到陆宛跪着的腿,才陡然想起正事。
    陆宛也看到唐锋一滞,再一坐一起后便斜躺到床上,但嘴上才念叨着累就又被人堵了嘴。幸好唐锋家的床大,两米的大床怎么躺都合适,两人横着又再折腾几次,方才本就让唐锋忍得巅峰,此时在陆宛身上再坚持几回便尽数泄出。唐锋难得觉得力气有点失得太多,强撑着起身先把安全套打结扔了,扯了张湿巾擦了擦又重新躺回床上。
    “下次,我把手机调静音。”
    陆宛等胸前起伏小了点便开口,不过或许刚才叫得厉害,此时声音还有点哑。
    “没事,万一是急事。”
    “那你不着急?”
    又来了,做完就装正经,陆宛侧身支起头看躺在身旁的唐锋,另一只手摸他的肋骨。
    “没你急。”
    唐锋抓陆宛的手想拿开,她指尖划他的皮肤又勾得他心痒。但陆宛本就没什么力气,手撑不住头,这一拉扯,倒让陆宛贴唐锋贴得更近,不过显然唐锋的性器还在养精蓄锐,贴着她的腿还软塌塌的,让她也没了兴致再撩,哪怕唐锋难得怼她一次。
    “我去洗澡。”
    陆宛躲开唐锋的半拥不抱,撑起身起床,唐锋就躺着看陆宛的背影。趁着浴室的灯,陆宛也没关浴室门,唐锋能看她那一对蝴蝶骨,也能隐约看到腰后侧的红痕,当然还有手感极佳的翘臀。唐锋一直觉得陆宛身材比例其实很好,个中条件应该也是很不错的,按理来说,情感关系如果没有长久,那也应该丰富,但怎么就会和他做了炮友。
    唐锋想不明白她,也想不通自己,一周遇上的次数都不知道该不该叫巧合,遇上了便做,显得素了好几年的他好像一朝得了性瘾。但性事体验极佳,他得承认,他最先开始答应她的那份脑子一热的冲动,纯粹来源于一场性事能够做得酣畅淋漓,这很少见,也很难得。哪个男人会不喜欢呢?更何况还是单纯走肾不走心,除了记得戴套,不用负任何责任。
    不过真的没走心么?
    浴室门关上,很快传来水声,唐锋起床开始裹床单,团成一团扔进洗衣机。盯着洗衣机滚筒转动,他发现最近思考人生的时间似乎变多了,而人生主题只有两个字:爱情。日久生情,这四个字要按照字面意思来说,现在也算是双关词,对唐锋来说,现在有点这个趋势,不过其实之前轮转过来过一个小师妹,有评价过他一个词:暖男。
    唐锋虽然平日是个不苟言笑的医生,但并非目中无人,恃才傲物,他只是觉得有时候做比说更合适。所以小师妹感受到他拿一些借口替她避免一些无用的行政会议,还会带她上手术,虽然只是旁观,但也比同期别的科还先只跟门诊强。举手之劳,唐锋一直这么觉得,自己是这么过来的,当然希望后起之秀少些罪受,但师妹却对他美名,还有所传扬。不过后来,也有点他听过的吐槽,无非就是对师妹的暗送秋波视而不见,他百口莫辩,这事如果不是周徐当时的女朋友说给周徐听,他都毫无感觉,毕竟他不是一见钟情的人,也不会跟谁都日久生情。
    陆宛,权作一个特例吧,人生总不可能一直是条直道,拐弯停车上来个乘客坐他旁边,无法避免,但他不知道他会在哪里下车,也不知道陆宛会坐到哪一站,他唯一清楚的是,肩膀碰肩膀是真实的触感,她真坐他旁边。
    何必给自己烦恼,唐锋站在阳台听洗衣机的轰鸣声,窗外已经全黑了,万家灯火星星点点,他捏着烟,火星也可比拟属于他的一盏灯火,就是有点孤单了。平日没觉得,这好几年没觉得,浴室突然多了个人洗澡,倒觉得有点不是滋味,可唐锋知道,陆宛不适合他。
    “你在抽烟?”
    唐锋开着窗户吞云吐雾,听到脚步声回头,陆宛站的远远的,他意会,把烟灭了,但没有及时关窗,还得散散味道。
    “嗯,送你回去?”
    他一身烟草味,裹挟着冷气走近她,但陆宛在此时退了一步。
    “没事,你洗澡吧,我自己打车回去,现在好打车,我到家微信和你说一声。”
    穿回来时的衣服,唐锋还能闻着陆宛身上的火锅味道,他拿床头柜充电的手机看了一眼时间,十点半,其实有点晚了,但唐锋点了点头,说好,然后跟在陆宛后面,陪她走到门口,看她开门,等电梯门开了才回头和他摆了摆手。
    唐锋关上门,走回浴室,脱衣服扔到脏衣篓,看到洗漱台干净无水渍,显然是被陆宛擦过的,地面也很干净,浴室下水槽也没有任何头发。唐锋打开热水,是刚才陆宛的角度,水流倾泻而出,对他来说有点烫,但他没调,就这么洗了洗。
    陆宛不适合他,他闭着眼睛揉搓头发,又想到了自己下的这个结论。因为陆宛是个足够有主见和主意的人,他们本质上是一类人,不愿妥协,走不到一起。就像刚才,唐锋可以坚持送她,但对陆宛来说,唐锋设想,她一定会觉得自己有些越界,毕竟选个睡觉的地方,都没有把她家列到选项里,很显然上次在她家睡是一个意外,哪怕那回她看起来毫不在意自己的领地出现一个陌生人。
    而且,唐锋觉得,现在自己这个年纪,已经不适合谈一场风花雪月的恋爱了,每一次选择都要朝后半生靠拢,所以他会觉得陆宛不适合他,也就是不适合和他一起步入婚姻,接受世俗的枷锁。陆宛应该更加自由,而且本来他们能有这样的选择,也源于她的自由,或许他对她颇有好感,也是因为她足够自由,她拥有他没有的东西——学历、经历和自由。
    「到家」
    陆宛给唐锋发完微信,开门挂包换鞋脱衣服,一气呵成。她累得浑身散架,还得在出租车上强撑着不睡觉,看着手机地图觉得重影,有点后悔没让唐锋送她回来,不过她就是讨厌接近刚抽完烟的人,味道呛得很。虽然换衣服下楼到车上就没什么味道了,甚至会转变成烟草的焦香味,但当时想什么就做什么,当时讨厌就当时决定。所以陆宛时常觉得她因为自己的矫情,往往会好的坏的都自作自受。
    而且她今晚有点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换好睡衣躺到床上,她还是给郑祺打了个电话,并在心里保佑没有打扰郑祺和小男朋友约会。
    “怎么了,姑奶奶?”
    郑祺的声音轻快,显然是没打扰,而且估计是正在家里加班,自斟自饮中。
    “我觉得你知道我为什么给你打电话。”
    陆宛没明说,也是不知道怎么讲,她都不知道她自己现在是怎么想的。
    “嗯,人都有新鲜感,打个比方,最近我在追一部剧,男主长得挺帅,我挺喜欢,每天更新,我还关注了人家微博,甚至发了朋友圈,让客户看到了,还说和演员有合作,可以给我要个签名照,但我也没要,因为上个月我也喜欢一部我在追的剧的男演员,那下个月肯定还是一样的。”
    郑祺的话很明白,简单来说就是这几天见得多了,让陆宛沉浸在新鲜感中,但如果保持一定的时间距离,就不会有太大的问题,比如每周只固定一个时间,这也是陆宛最开始的设想,但哪想到,这城市那么大,这巧合那么多。
    “嗯,但你怎么不劝我不如发展发展?”陆宛还是挺有疑问的。
    “姐,你觉得我能劝动你么?你下个决定,十头牛都拉不回来。”
    这话是真理。
    “好吧,你说的对,我不会有所发展的,女人,先拼事业,事业第一。”
    “说不定人家也这么想。”
    郑祺随口就接话,听筒那边果然有了点噪音。
    “郑祺,你就说大白话吧,有时候咱们能不能讲究点犹抱琵琶半遮面。”
    “不行,我受不了五颜六色的黑。”
    嗯,别惹天天受甲方气的广告人,陆宛闭嘴。
    “所以你这个点打电话是刚做完回家?我就知道你坐地铁没好事。”
    “是,遇上了不做,这不是我的风格,而且周末嘛。”
    陆宛很少对郑祺隐瞒,闺蜜难求,何况这事没什么可瞒着的。
    “我看你是真挺满意的,满意就约定点规则,处处看呗,也不是没有床上滚到民政局去的,你别负担太大,从心,从心。”
    郑祺过生活向来从心,陆宛对她的情史如数家珍,人家可还有都在民政局排号了,临时找人算了个塔罗,说今天不宜结婚,就分手了。但是跟这号人问这种问题,不是陆宛想要的答案,她做不太到毫无顾忌,轻松跑路,否则也不会分手了沉寂小半年才靠性爱恢复心理健康。
    “行吧。”但郑祺的话说得没错,陆宛听得进去,“时间不早了,我睡了,明天还得上我妈那里去一趟。”
    “嗯,你早点休息吧,我还在改稿。”
    陆宛看着电话挂断,微信主页面显示着唐锋的未读信息,她没点进去也能看到一个好字,这让她没有来的脑子里忽然有了相声音的一句客气了,不过她没点开聊天页面,也没准备回,退出微信界面,关灯睡觉。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