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相亲

    周六休息日,陆宛在床上来回翻腾了几次才摁掉闹钟起床。相亲比上班还令人痛苦,起码上班还能摸鱼,但相亲得时刻保持清醒应付对方,陆宛对着镜子修眉毛,叹口气,叹完又想到前几天母亲分享她的公众号文章:年轻人不要老叹气,对身体不好。
    但不叹气,忍一时乳腺增生。
    陆宛看着坐在餐桌对面的男人,觉得口红用贵了,或者说都不该牺牲睡眠时间认真化妆。因为眼前的男人实在是让她想叹气,她想不通一个一看就有脱发困扰的人为什么要梳油头,她不理解为什么这个人要对服务生说不标准的意大利语,她无法忍受吃饭的时候边吃东西边说话。但她还是保持了礼貌和微笑,听眼前这个说是在美国学商科,还看不上学计算机,本来不想回国,但要为了家乡建设回来的男人胡诌。
    “是不是这家餐厅不太合陆小姐口味?”
    陆宛做一个安静的倾听者,但眼前的男人实在让她吃不下饭,不过听男人开口问,她才意识到确实牛排只吃了四分之一。
    “还好,最近肠胃不太好,吃得比较少。”
    “你们女人,就是爱减肥,胖乎乎的其实挺好。”
    陆宛本以为寻了个借口就可以就此打住这个话题,没想到她低头切牛排,就听到了值得皱眉的话,但她没有接话。
    “我说句实话,你不要不爱听……”
    “方先生,既然您都预判了我有可能不爱听,那为什么还要说呢?”陆宛将刀叉放到餐盘左侧,拿一张纸擦了擦嘴,看向眼前的男人,面带微笑截了他的话,然后在服务生过来的时候,抬头朝服务生说,“一份提拉米苏和一杯浓缩咖啡,谢谢。”
    “博士了不起啊。”
    直到提拉米苏送到餐桌前,陆宛拿起咖啡杯浅尝一口,才听到吃瘪的方先生开口,用令人生厌的语气说出这句话。她毫不意外,这位强调在美国读研且是读商科的男士会拿学历讽刺她,她曾经看过一篇外国人写的文献,当中国的女性学历高于男性,那么在婚姻市场将失去竞争可能性,她虽有所肯定,但也抱有疑虑,毕竟社会在发展,不过现在看来,的确如此。
    “无论我获得什么学历,餐桌礼仪都要遵守,尤其方先生选择这么高档的西餐厅。”
    “陆小姐,你知道,就算我们这餐饭吃得很好,我也不会选择你。”
    “当然,我知道,方先生是做投资的,会更喜欢能掌控住的东西。”
    陆宛品尝提拉米苏,果然还是意大利餐厅吃的正宗,让她想起了去那不勒斯度假的日子。
    “既然说开了,陆小姐,我觉得或许我们也能成为朋友。”
    “当然。”
    两人用完餐,在陆宛提出AA付账的时候,方邵说他来付,陆宛便没有推辞,但方邵提出送她回家时,陆宛却及时拒绝了,而方邵也没有再坚持,不过分别时,方邵真诚递上了他的名片,上面的公司名字是她昨晚搜过的,她接过,给方邵一个肯定的答案,和一个背影。
    「相完了」陆宛坐在出租车上给母亲发微信。
    「那就下一个吧」
    「怎么不问问我怎么样?」
    「知道你看不上,但是架不住我女儿优秀,我的同学都想介绍他们认识的人给你」
    「所以您抵挡不住,就让我招架,成吧,我心甘情愿」
    陆宛看着聊天框笑,直到母亲发来一个两只小狗抱一起的卡通表情,才摁灭屏幕看窗外。她其实也搞不懂母亲到底对她找一个对象这件事着不着急,但她知道母亲不过是希望她身边有个可以照应的人,虽然她一直强调现在挣钱,老了就去住养老院。
    出租车开得飞快,但在市妇幼医门口还是遭了堵车,陆宛靠着车窗看越来越近的红十字,重新打开微信,点开唐锋的聊天框,她的备注还是骨科唐大夫。但在聊天输入框想半天,最后也没发出去一句话。
    都说了有事,不能现在再问一句今晚有空没吧?显得她好像有多饥渴。但为什么人要压抑自己的性需求呢?都是固定床伴了,问问怎么了?陆宛的脑子在打架,直到新的朋友那里又出现了一个红色的1,她也是没想到明天要相亲的这位男士,这会才加她。
    「您好,陆小姐,我叫赵津」
    「赵先生您好」
    又开始新的周旋,陆宛点开这位徐先生的朋友圈,一目了然,把朋友圈当记事本,图文并茂恨不得每条写个1000字,她看得晕字。
    「不知道陆小姐对电影感不感兴趣?我们可以约在电影纪录馆,明天有场爱在日落黄昏时的放映」
    「抱歉,确实不太感兴趣」陆宛皱了皱眉,对这种见面方式表示不解,但在输入框里打完这些字,想了想又全都删掉,改成「请问几点?」
    「明天下午叁点四十,这部影片只有80分钟,我们刚好看完可以一起吃顿饭」
    安排得还挺满,陆宛打开地图导航APP输入了电影纪录馆,选择起始地址时,鬼使神差就点了最近使用里的那个小区名字,打车和地铁居然都只需要二十分钟,而她切换到自己的小区,打车40分钟。
    「抱歉,明天晚上我可能有事」
    「没事,只看电影也可以」
    没想到这么好说话,陆宛不知道这位赵先生是做什么的,不过提出看电影还是有可能遇到一些装逼男,更何况他朋友圈看起来就仿佛写明了他是一个装逼男,这让陆宛还是警铃大作,她务必要在硬碰硬的前一夜释放一下压力。
    所以她这边回完「好的」,就给另一边发了一个问句「晚上有空么?」
    唐锋看到消息的时候是叁个小时后,他刚和周徐打完一场医药局联合市里大多数医院举办的羽毛球赛,今天是初赛,他本来没准备上,说了周末可能有事,但既然没事就没再推脱,作为主力打比赛。初赛很简单,他们附医轻松晋级,就是比赛流程冗杂,还有领导讲话,拖了很长的时间。
    才洗完澡头发还没干,头发丝上的水滴到屏幕上,唐锋点了一下,就发出去了个两秒的语音,连忙撤回换了打字,但对面已经发过来一个问号,还有紧跟着一句「才下手术?」,唐锋删掉聊天框里的一个嗯字,认真打出「没有,刚在打羽毛球」
    「你还会打羽毛球?」
    陆宛是看迟迟没有回应便先补了个觉,没想到刚醒就收到了一条毫无意义的语音,她看着窗外已经天黑,头有点疼,觉得自己在昏昏度日,而新的微信消息更是告诉她,看看人家丰富的周末生活,而她只有睡觉。可明明在国外也不是这样,她也经常参加学校或者研究所组织的远足活动,不知为何,回了国的娱乐她就只想到一个,而娱乐伴侣今天看起来运动很丰富,让她有些怀疑是否唐锋还有足够体力一起娱乐。
    「我大概七点到家」
    唐锋看了一眼标红的地图,估算了一下时间发了过去。发完看到周徐也穿好衣服准备背包走,便调整了一下语气,说不好意思,晚上还有事,就不和你们聚了。唐锋向来很少参与聚餐,周徐也是一脸了然,没多做挽留,两人在体育馆口就此分别。
    不过上了车看到对话框里出现「我大概七点半到你家」,唐锋想了想决定直接拨一个语音电话过去,等接通便直接问:“你在你家?我顺路,去接你。”
    确实顺路,唐锋也是看了地图发现陆宛的小区就在他必经之路附近,不过等着听筒那边回复,却听到了陆宛说,那你来我家吧。
    女人的边界感还真是一个很神奇的东西。唐锋心里感叹,但嘴上却说可以,调整了导航目的地。一路开车上高架,赶上堵车就开窗吹吹风,但他头发没干,吹了会风又觉得头疼,只好关上,直到进小区缴费的时候才开了窗,听门卫说常来的话可以办月卡或者次卡,新推出的优惠停车,业主去物业办,目前打八折。
    “你吃饭了么?”
    陆宛给唐锋开门就闻到他洗发水的味道,看他放下羽毛球包,脱掉冲锋衣,里面一件卫衣,倒显得单薄了点。她正在煮方便面,顺手就把柜子里剩下的两包方便面一起煮了,还顺便把最后叁颗蛋都打进锅里,想着无论是唐锋没吃饭还是做完饿了都不会浪费。
    “在做什么?”
    “方便面,番茄牛肉的,你吃么?”
    闻香而至,两人挤在厨房灶台边上,唐锋看一眼锅,饿的时候闻到什么都觉得香,他没想推辞,洗过手就接过筷子搅了搅面条,里面鸡蛋蔬菜和火腿肠都齐全,他看陆宛一眼,点了点头说来一碗。
    于是,本来叫人来是要做爱的,此时两人却各捧一大碗面对坐着吸溜。陆宛一边吸溜面条一边想到了四个字,饮食男女。当然,她也想到了另外四个字,食色性也。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