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单纯

    “你……是不是有话想对我说?”
    餐后甜点陆宛选了香草冰淇淋佐时令水果,而梁晨则选了一份招牌芝士蛋糕,但他没有动甜品勺,而是看着陆宛,抿一口咖啡开了口。陆宛不着急,先吃一口冰淇淋,才重新又把话头递了回去,她说:“梁先生应该知道我想确定的是什么。”
    “抱歉,我其实……今天一直……抱歉……没有最早和你说明,实在是……”
    “我是你选好的吧,我是文科,还是海归的博士,一定很懂你们的苦楚,但如果我没有这种直觉,你准备什么时候说?就先假装无事发生?然后又准备假装到什么时候?”
    陆宛脱口而出这么多话,说完突然觉得语气好像有些咄咄逼人,但她只是受不了这种觉得自己还是弱势群体就把欺骗他人做得理所当然的行为。但梁晨既然会问她,大概也是想要坦白,只是非留到今天才说,那这一周如果她在聊天中心生喜欢了呢?感情就可以白白浪费么?陆宛突然觉得有点恶心,不过她的恶心也不是对梁晨,只是想到了前任。
    “陆小姐,我没有这个意思,只是在微信里不好表达,刚才我一直在想该怎么坦白,因为我还没有做好出柜的准备,选择你确实是我的私心,如果这让你不舒服,我先说一句抱歉,但家里催得紧,我相信陆小姐应该也只是为了应付家里,所以……”
    陆宛听着这样的说辞,冠冕堂皇还道貌岸然,这让她想起读研时教授曾在gender  studies的课上说,对女性的尊重从来不应放在女士优先上,这只是男人更好地行使权力的遮羞布。一个绅士的男士从来不是有多么完备的礼仪,他应该做到的是放下除了让女性先行一步之外的所有优先权。
    但梁晨没有,喜欢谁都是自由的,但他说出私心和相信,就代表他完全没有想要真正地尊重她。陆宛觉得冰淇淋的甜腻糊住了嗓子,让她开不了口,她只能招来服务生倒一杯水,喝一口润嗓便说结账,不过服务生拿来POS机,陆宛却不为所动,只看着梁晨让他付账。
    梁晨付得爽快,但也追不上拿包拿衣服先走一步的陆宛,不过在商场门口还是截住了人,抓住她的胳膊,又一瞬松开。陆宛心里已经平复,被强拽一下又生出了些无名火,但看向梁晨时还是努力缓和着语气说:“梁先生,我们不合适就不必再纠缠了吧,不过微信列表里多一位医生也不是什么坏事,但还是希望我不会再打扰你,当然你也是。”
    “陆小姐,抱歉,最后……能不能请求你帮我个忙?”
    “什么?”
    商场门口就是风口,陆宛拢了拢外套耐心看着梁晨,听他磨磨唧唧又支支吾吾,叹口气,重新和梁晨一起进商场下电梯去停车场。陆宛在梁晨的车上拍了自拍,又拿手机稍微修了修,算是帮他的忙,而作为回报,梁晨附送他们医院的全套体检5次,陆宛想着刚好等年底带母亲去体检一下,私立医院的服务肯定是好上加好。
    不过隔天,当她下了课刷朋友圈,就看到了梁晨和她的合照,梁晨还配文:相处愉快。这是完完全全拿她当挡箭牌了,陆宛对这种做法无语,但总的来说,确实和gay相处比和直男相处愉快多了,她甚至心情还有点好,顺手点了个赞。
    不过下午第一个号到医院复诊,开了门却是不认识的医生,陆宛的好心情顷刻便无,甫一坐下就问医生,今天不是唐医生门诊?问完觉得唐突,便闭了嘴递上医疗卡看医生慢悠悠操作着鼠标,对着电脑看她的既往病历。
    “唐大夫去开会了,你这个小毛病,首诊和复诊不是一个大夫没关系……你这个裤子好挽起来么?我再检查一下。”
    例行检查,看起来敷衍,摸了几下便说没什么大碍,可以再吃两周中成药巩固一下,陆宛看着医生恨不得一分钟解决她的问题,不知道要不要开口问唐大夫开什么会去了。当然,卡一还给她,医生就切了下一个号,她没机会问,只能出来去自助机缴费,但恰好就听到自助机旁边的贩卖机前两位医生在聊天,说院里给底下医生就一个名额,怎么就轮到唐锋了。
    怎么老能让她听到唐锋的八卦,陆宛觉得不可思议,唐锋看来还真是风云人物,不过医生的添油加醋里也有有用信息,那就是这个学术会议,居然是在A大举办,怪不得她看到教师群里通知说今天下午的一个会议改到小阶梯教室举行。
    陆宛从医院打车回学校,路上搜索了一下A大医学院的公众号,果不其然看到了会议流程,会议地点在她们校区,她还看到唐锋的名字还出现在了周叁的日程中,不过那个时间点她有课。但好巧不巧,周二下午她在小礼堂开完无聊的会,出来就看到穿西装打领带的唐锋在走廊尽头和一个人交谈。陆宛也没想到自己对唐锋已经如此熟悉,仅凭身形,便能隔着也不算短的距离确定人。
    “小陆,看谁呢?”黄教授拽陆宛衣服要拉她走,但也朝陆宛眼神方向看,“哎,看见左边那个了么?那个就是唐教授,估计他对面是他儿子吧,这不是咱们医学院又承办会议了,估计他儿子是来开会的。”
    “小陆,我刚好要去你家附近那个商场吃饭,要不捎你回家?”
    陆宛才听黄教授说完话,肩膀就被拍了一下,一转头就是冯教授,但她说完感谢,再一回头,刚好看到唐锋扭头看,不知道是否能看到她。但她来不及思考,便被冯教授拉着转去楼梯间,而刚好黄教授没开车,住得也顺路,因此陆宛坐在车上又听两位教授讲一路八卦。
    八卦倒不都是唐教授和他儿子的,自然还穿插别的院,说起法学院的一个老师青基过了结果被没过的老师举报学术不端,两个老师在办公室大打出手。陆宛主要倾听,顺带附和几句,但说起青基,两位老教授突然像是想起什么一样开始追问陆宛的项目申报准备得如何,吓得陆宛仿佛是在听班主任问话,立刻一五一十、毫无保留地回答所有问题。
    因此,陆宛自然是完完全全没看到唐锋的微信,直到回到家瘫在小沙发上才看到半个小时前唐锋发来的「一起吃个饭?」,如此难得的主动联系让她错过了,还收获了一顿鞭策,陆宛身心俱疲,手在屏幕上方划了划,最终打下「来我家吧」。
    「单纯吃个饭」
    没想到陆宛还会错了意,盯着瞬间发过来的五个字,陆宛摸不透唐锋的想法,难不成在学校碰到想老友叙旧?他们这关系有什么好单纯吃饭的,还跟她强调单纯,好像她脑子里就只有龌龊想法一样。
    陆宛不满,打一句「来我家不能单纯吃饭?我刚没看见你消息,我都到家了,这不是懒得动,又不好拒绝您的盛情邀请」
    「好的」
    又是秒回,陆宛看着这俩字就想到唐锋古板的样子,他怎么不写收到呢?还把她的话当成工作通知了。要不是她在德国待了好多年,还真想说一句真像德国人一样严谨古板,不过他比德国人可严谨古板多了,德国人这高尚品格是传言,但他是实打实的,不过床上玩得开,床下正经得很,这实际上应该是闷骚吧。
    不过开车的唐锋可不知道陆宛心里的弯弯绕,发过去一条大概半小时到之后,在等红灯的时候收到了陆宛点的外卖截图,叁个订单,分别是一家川菜,一家粤菜,还有喜茶两杯,果然是单纯吃饭,只喝饮料不饮酒,方便他吃完就走。
    本来就是他本意,看到人了心血来潮发个消息,但本意是在学校附近找家餐厅吃,那属于是顺道,但登堂入室也不在他本意范畴里,唐锋将车停到老小区逼仄的停车位里,上楼的时候还是觉得有点奇怪,看到穿着家居服的陆宛给他开门让他洗完手随便找地方坐的时候,也觉得有点奇怪。
    “我今天去复诊了,没想到挂你的号还不是你。”
    唐锋在厨房洗完手出来就听陆宛说话,但走近却发现陆宛盘腿坐在沙发中间,腿中间放着水果碗,四周抱枕环绕,他是没地方坐,但餐桌桌椅又在桌子下摆放得好好的,他一时倒是在这个地方变得局促。
    “你要不拉个椅子过来?你这西装不会是定制的吧,要不你脱了我给你找个外套,我上周才买了一件外套,还不错。”
    陆宛直接穿着地板袜踩地,顺手把水果碗在经过唐锋的时候递到唐锋手上,然后进卧室开衣柜,找到才买的工装外套,宽大得唐锋一定能穿下。唐锋就看着水果碗在手里经过又被拿走,换成了一件外套,不给他任何选择权,他只能重新走到门厅,把外套搁在门口柜子,脱掉西装再换上。
    “那你今天看得如何?今天是排了好像张医生的班。”
    唐锋拉了凳子摆到沙发旁边,端正坐下才接了话。
    “又开了两盒药,说再吃两周,反正中成药呗,吃就吃了,钱都花了。”
    陆宛动动下巴算是指方向,唐锋拿起摆在茶几上的药盒,心下了然,重新把药摆回原位说:“这个药可以不吃,你就多注意膝盖,尤其现在天越来越冷,注意保暖,不要为了好看只穿单裤,长时间运动用护膝。”
    “我能不知道可以不吃么?没事,刚好等下次复发了可以直接吃药,都不用上医院挂号了。”
    陆宛说完就听到了手机和门铃同时响,估摸着是外卖到了,她忙站起来要去开门,但唐锋也恰好站起来,地板袜打滑,陆宛一下没站稳,被唐锋稳稳扶住,他的手掌一瞬包裹住她的手指,两人贴得很近,陆宛抬头可以看到唐锋的睫毛,唐锋也能看到陆宛嘴角被火龙果染的粉红色。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