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确认

    “我这杯酒酿怎么味道这么淡?热酒酿也不该这么淡啊?”
    陆宛没想到第一个外卖是喜茶,但插吸管猛喝一口却觉得不太对,看着标签上的酒酿桂花冻陷入沉思,不过唐锋喝完一口后,朝陆宛挑了一下眉,说:“大概是标签贴错了,这杯是酒酿,我们可以换一下,如果你不介意。”
    “不是不是,我专门买的一杯酒酿,一杯无酒精,你要开车啊。”
    陆宛一着急拿过唐锋手里的奶茶就喝了一口,吸管上留下淡淡的带色的唇膏印。但着急完突然意识到刚才的行为似乎有些太暧昧了,索性去厨房拿了两个杯子,将两杯奶茶倒到杯子里喝,不过特意点的酒酿自然是要归陆宛喝。
    “医生,如果你现在大量喝水,应该一会不算酒驾吧?”
    “没事,我一会打车回去。”
    唐锋把两杯空掉的奶茶杯放进纸袋里,准备一会出门的时候带走,恰好门铃又响,唐锋先一步去开门,这时两个外卖员同时站在门口,唐锋返回餐厅的时候一手提一个袋子,两人各分一个袋子,将外卖盒取出摆到桌子上,头顶餐桌灯打开,照得菜品色泽诱人。
    “我看到你们开会日程,明天你要做pre?”
    陆宛捧着米饭盒先在毛血旺里挑一块鸭血吃,吃完才问专心啃豉汁排骨的唐锋。
    “嗯,之前投的文章被拒了,所以改投会议了。”
    “那你同事还说名额就给你了,这不就是纯嫉妒,乱嚼舌根。”
    “你在医院听到了?”唐锋换了凤爪吃,说话有点含糊。
    “对啊,我去交费的时候听到的,感觉他们是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
    “很正常。”
    “什么很正常?”陆宛没想到唐锋听到这事也没什么表达,如果是她可能不会这么沉不住气。
    “他们这么说很正常。”唐锋没想到陆宛反应这么大,全然忘记之前是怎么在心里抱怨周徐无动于衷的。
    “哪里正常了?就因为大家都这么说所以就正常么?大家也都说你的家里事,你就让大家说么?叁人成虎知不知道。”
    说着说着还来气了,陆宛猛喝一口酒酿,才觉得自己说多了,不过唐锋的神色如常。
    “所以你很早就知道了我的家事。”
    “不是,办公室里的人八卦嘛……”
    “没事,他做的就活该被骂。”
    唐锋截了陆宛的话,拿起杯子喝一口奶茶。他其实很少喝奶茶,以前和前女友喝,那会还是奶茶粉调的,第二杯半价,他总喝第二杯,所以喝一口现在花里胡哨的奶茶,味道完全不一样,还挺好喝。但也有可能是这样的氛围,让他觉得这种奶味的饮料还有点意思。
    “哎,不过如果我有这种爹的话,其实我会狠狠用他的资源,让我实现学术自由,你不知道我有多想去一个更好的研究所,但是当时套瓷人家不给funding,我又不想申CSC,所以只能忍痛,但是如果我有钱,我一定自费去。”
    “嗯。”
    “我点的明明是大份的艇仔粥啊,怎么只有这么点?”
    “那……”
    “没事,你喝吧,喝不完一并带走,明天刚好当你早饭。”
    “嗯,好。”
    “不过回国以后我还没想过要参加学术会议,主要太忙了,光申请项目就很难,各种各样我觉得完全没必要的材料就要填好多,哎,还不如找个班上呢,不过我这专业,要是找个班上,那我妈会觉得我的博白读了。”
    一餐饭,陆宛嘴没停,唐锋做一个合格的倾听者,偶尔附和。粤菜清淡,川菜鲜辣,唐锋从没有这么混搭吃过,但却难得觉得爽口。很多话本来淤堵在心,想要倾泻而出,但一餐饭后,却觉得有些话不说也行,自已疏通,唐锋突然没了傍晚夕阳下与父亲沟通后的郁结,看陆宛时而义愤填膺,时而笑得开怀,便如春风拂面,吹散愁云。
    “我把剩菜分装一下,一会你把外卖盒都拎下去,全是油。”
    吃完饭,陆宛先是抱腿坐了会,算是醒醒神,方才站起身开始收拾,不过唐锋听了这话也起身直接替陆宛去厨房拿了碗碟,又从外卖袋里拿出一双新的一次性筷子拆开来分菜。毛血旺和水煮鱼的油大,唐锋沥了沥油才放进盘子,陆宛看着唐锋细致,乐得不用干活,便去厨房打开冰箱拿出一盒葡萄洗。
    “我买的阳光玫瑰,斥巨资购入,尝尝。”
    唐锋忙着分菜,自然没手,想开口先说好,但葡萄已经被送入口中。甜浆在口中爆破,唐锋只能囫囵点头,然后在咽下葡萄后舔一下嘴角,那里有葡萄上残留的水珠,还有陆宛手指蹭过时的余温。
    她是对所有人都如此么?
    唐锋突然冒出这样的念头,他知道占有欲在心底早已生根,但没想到发展得如此迅速。或许朋友圈那张照片便是导火索吧,参会时在茶歇上认识的医生,礼貌加了微信,从未再有联系,没想到居然还能在他的朋友圈看到和陆宛的合照。当时评论里还有医生问,这是新情况?唐锋眼看着跳出新的回复,只有两个字,你猜,而同时,他看到了陆宛点赞。
    但只有被世俗允许的关系才有约束可言,他们这样的关系,他本该如她一样,过自在的生活,和不同人见面,只是睡在一起,甚至并不过夜。饭可以一起吃,话也能敞开说,做一个简单的饭搭子,做一个合拍的床伴,是他想要的太多。可没办法,唐锋在拎着外卖袋换鞋离开时,看陆宛重新躺回沙发上玩手机还和他说开车小心时,他看清自己,的的确确,他喜欢陆宛,喜欢从第一次相遇的好感就开始,逐渐加深,直到在这样一个普通的夜晚被他确认。
    “我就知道你要上来一趟,你手机怎么没拿怎么打车?”
    陆宛给唐锋开门,一开门就是凉气,可她拿着本来放在门厅鞋柜上的手机要递给唐锋时,却直接被唐锋低头吻住。小说里很常见的情节,俯身低头捏下巴,如此亲吻应该很值得心动。但陆宛嘴里还有没吃完的葡萄,葡萄汁勾进唐锋口中,也刚好让被迫抬头的陆宛呛到。
    “大哥,你不会觉得刚才那样很帅很酷吧,我就穿了一条睡裤,外面多冷,门也不关就亲,而且对门住的我妈可认识,如果人家刚好开门怎么办,我怎么和我妈解释,我可是骗我妈单身,我妈才给我介绍一堆相亲对象的。”
    陆宛抱着抱枕坐在沙发上数落又拿给她一杯温水的唐锋,好在呛了之后咳了小一分钟已经不咳嗽了,只是还得拿温水再顺顺嗓子。她就知道不该把男人请到家里来吃饭,人懒果然没好事,尤其是满脑子都是上床的炮友,怎么可能老老实实就吃一顿饭。
    “你不是单身?”
    “唐医生,这是我刚才那句话的重点么?”陆宛看着唐锋又搬了把椅子在她面前正襟危坐,只是西装刚才被她抓皱了,但她也只是注意力转移一瞬又接着说,“我的重点是,不是你说单纯吃顿饭,你不会以为我邀请你来家里就是要和你做吧,我又没有……没有性瘾。”
    “抱歉……”
    “好了好了,我听够这两个字了,你不知道我见的相亲对象一个个就会跟我说抱歉,道歉要是有用的话,要警察干什么?”说完流星花园经典台词,陆宛笑着看严肃状的唐锋,胳膊支着头靠在沙发靠背,换了语气继续说,“而且你明天不是要做报告?你不再准备准备?不要满脑子老想着一些,是吧,年轻人,多把心思放在工作上,放在进步上。”
    亲的时候霸道得不行,这会又顺毛乖得不行,陆宛越来越觉得唐锋这人还挺有意思,所以话也越说越离谱,最后的腔调也拿捏起领导的口吻。不过西装既然揉皱了,那便无须再顾及,大不了再换一件,便宜话说完了,该做的事也不能落下,毕竟请人来家里吃饭,她也不是没有小心思,就是不能让唐锋发现她太主动。
    所以现在她再跪在沙发上,拉唐锋的西装外领,只余葡萄清甜香气的嘴唇浅尝唐锋口中薄荷糖的味道,这叫做一个巴掌换一个甜枣。陆宛太喜欢这样的状态,承受唐锋不满于她的掌控而在她口中横行霸道,她把亲吻的主动权彻底交出,被亲得缺氧,双手抓着唐锋的西装也越来越紧。
    就算是定制的西装现在不要也罢,唐锋仍然还坐在椅子上,来回摆动的椅子发出有些尖锐的声音,他勾着陆宛的舌头亲,双手也在和陆宛的手指较劲,好把西装脱掉。名贵的西装是父亲送他的生日礼物,此时被他随意扔在地上,他一把捞人坐到怀里,手从宽大的毛衣下摆往里伸。
    棉质的睡衣有舒服的手感,但隔着布料捏一把乳峰手感更佳。唐锋故意留陆宛此时换气,娇哼一声果然悦耳,但他心满意足时也被伺机的陆宛咬了一下嘴唇。一报还一报,唐锋服气,但揉捏滚圆乳峰的力道也加了一重,他感觉到陆宛愈发的软,软在他怀里,让他爱不释手。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