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关系

    唐锋在陆宛开口以后就放下了筷子。虽然他们吃的是西餐,但是陆宛家里没有西餐刀叉,陆宛说是可能上回回她妈家做西餐,都带过去了没带回来。不过这并不影响菜的确好吃,唐锋吃得很享受,法棍的碳水,也让他有点犯困,所以他没有注意到陆宛在开口的时候有什么异样。
    但陆宛说:“唐锋,我是觉得,可能国内这个环境,包括,我现在的工作,不是很适合再维持我们这段关系。”
    唐锋听到一半这话就一下清醒了,不过面上不显,他只看着陆宛,就下意识点了点头,说了一句好,然后拿起桌上的橙汁喝了一口。因为他要开车,所以只有陆宛在喝酒,而他喝的是陆宛让他在超市买的鲜榨橙汁。鲜榨的橙汁其实又苦又酸,但唐锋喝在嘴里,觉得也没什么太难喝的味道,他只觉得,大概是心里所想,果然成真。
    唐锋还是很难忘朋友圈里的那张合照,或许陆宛和这位医生已经有所发展,所以他们自然也不能再继续,而她因为没有具体解释,所以他也不能说一句什么祝你幸福,听起来好像是被分手了一样。不过心情不好,当然还是难以压抑,陆宛看得出来,但唐锋说好这个字实在太快,她还来不及解释,所以只能开句玩笑说:“哎呀,可惜我生理期,不然还能再打最后一次炮。”
    陆宛笑着看唐锋,果然唐锋看她的眼神变了,像是没什么事。不过如此这样,唐锋就必须在吃过饭后离开,陆宛拎着垃圾说送他下去,但唐锋推脱一番,接过垃圾袋只身离开。关上门,陆宛确定,唐锋是喜欢她的,不过,没那么喜欢她罢了,顶多可以说是好感,而这种好感,会在她提出分开以后,逐渐消失。
    陆宛也认为她只是有所好感,毕竟日久生情,等忙起来了,也就不会再在意这种虚无缥缈的好感。但当她试图在没有爱做的日子里寻找快乐,下载了软件,却发现猥琐男太多,而她要求带体检报告,还被骂神经病,她突然有点小后悔,如果没多嘴该有多好。
    “可我不能给他希望啊。”
    深秋入冬,忙起来的陆宛终于有点小空约同样也忙完脚不沾地的项目的郑祺到家里吃饭。饭后开喝,两人自然聊到了陆宛和郑祺分开的事,郑祺的爱情观和价值观让她说出既然谁都没开口,还不如就这样吊着的话,但陆宛立刻反驳。
    “但我觉得你俩是一类人。”郑祺听完反驳,先是笑而不语,然后喝了一口酒才点评。
    “什么意思?”陆宛不解,边问边拿起红酒瓶再续杯。
    “你不觉得他也在吊你么?当你能感知到他喜欢你的时候,你想的是分开对两个人都好,而他不可能不知道你也对他有好感,但他做了什么?”郑祺挑眉看着陆宛笑,顿了一下说,“他什么都没做,他继续享受你的好感,然后跟你做爱,满足他的性需求,看你的露骨照片,他不需要负任何责任,就可以享受谈恋爱的快乐。”
    郑祺一番话说完,看陆宛果然愣了,果然是恋爱谈少了,太单纯。她看着陆宛啧啧摇头,决定继续免费上爱情课。
    “陆宛,男人和女人在一起,要的就是性,只有女人,要一起看电影,要一起逛街,要谈天说地,要轰轰烈烈。”
    “但他还是不一样吧,他对我也挺关心的?”陆宛不确定,说着说着,语气上扬。
    “你看看,你看看,你还说对他也就是好感,你这会还维护他。”郑祺无奈地笑,“你如果喜欢,你可以直接说,其实我不觉得他吊着你有什么特别坏的心,毕竟海王也不会像他这样,但他可能就是不想进入一段速食恋情吧,我猜的。”
    “是么?其实我也不想,我觉得谈恋爱挺烦的,我一开始只想解决生理需求,但是就是,不知道为什么开始有点患得患失,所以我决定及时止损。”
    陆宛陷入思考,她其实也想过,要不要有所发展,如果两人都有好感的话,她也可以做主动向前一步的那个人。但是她是觉得她和唐锋有点像,虽然可能性格还是不一样,但处事方式和角度还是类似,比如都更加冷静,而恋爱需要的是互补,而非相似,毕竟一个人有什么可谈恋爱的。
    “咱们这个年纪,如果你做不到像我这种没心没肺,玩玩就算,最好谨慎进入恋情,第一你没时间,第二你要考虑的会更多,比如十八岁的小孩可以说以后我们结婚怎样怎样,随便就说出口了,但你们肯定不会的,这种话会谨慎谨慎再谨慎,因为一旦说出口,就必然开始往成真的方向去。”
    “所以是你家小孩跟你说结婚了么?”陆宛突然从一大段话里提取出重要信息。
    “说你呢,别聊我,烦着呢。”郑祺皱眉,想要闭口不谈。
    “行吧,那我先说,我的确就是这么想的,其实我觉得我的想法可能在国内应该挺渣的,我就希望找一个这种partner,我们可以一起有一些活动,双人活动,但是就是彼此对彼此都不负责,就是都不用负责,纯属就是床伴加饭搭子,但很难找。”陆宛再次一饮而尽一杯酒,然后叹口气才说,“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以前可以没心没肺,但这回不行。”
    “我觉得你对Eric是因为Eric带给你的感觉是不一样的,就是如果唐锋也是没心没肺的那种,就是玩啊,那你也不会轻易地萌生出好感,这个就是给你的心理暗示是不一样的,所以现在这样就是你们两个都有问题,你肯定也给过他什么希望只是你自己没有意识到,不过现在说这个也没用了,你们反正都分了,拜拜就拜拜,下一个更乖。”
    郑祺举杯和陆宛碰杯,两人再次一饮而尽。
    “哎,主要这人床品真的不错,可惜啊。”
    “你就不该这么快跟他分开,你还不如就是冷淡点,让他明白你就是玩玩,如果他想认真,他就会考虑退出,如果他明白你的意思,也愿意,他也会用实际行动应和你的,大家都是成年人,真的,成年人,不用说什么,就看怎么做就行了。”
    郑祺说完这些马后炮,觉得没什么意思,说了也是白说,不过看完钉钉工作消息再一抬头,她有些担心,不会陆宛听进去了吧。
    “行吧,行吧,我的人生导师,现在说说你吧,怎么回事,和年下弟弟。”
    陆宛拿着酒瓶挪到沙发,两人从餐桌前歪躺到沙发上继续闺蜜夜话。
    “他想志愿报A大,但是他分数top3的十所大学随便选,我不想把他绑在身边,但他觉得我在抛弃他,所以我俩吵架了,然后就分了。”
    “就分了?你这么果断?”陆宛忍不住坐起来看郑祺,但突然反应过来,“不对,你不果断,你明明伤感了,难受了,不然你不会这个表情这个语气。”
    “哎呀,人家真心付出,我也不可能立刻抽身吧,就前天的事,我也不是没有心好么?”
    “那你准备怎么办?人家这么关键时刻,再影响人家成绩了,你就哄着人家得了呗,反正是高考之后填志愿,这年还没过呢,现在吵架是不是有点太早了。”
    “这不是话赶话么?”郑祺摊手,表示自己无辜。
    “哎,咱俩啊,真的是,谁也别说谁,谁都是糊涂烂账。”陆宛高度总结,和连连点头的郑祺继续碰杯。
    “不过情场失意,这个职场肯定是得意的,我升职定下来了,节后就升。”
    “什么节?元旦?”陆宛想想,最近的节日也就是元旦了,而元旦就意味着一个学期就要结束,她最近已经开始在做出期末卷子的准备。
    “对,元旦之后,等提完薪请你吃饭。”郑祺笑意越来越深,这个年纪,还是事业让人笑得最开心。
    “嗯,说不定能赶上我之前投的刊发通过通知,反正编辑说没问题了,而且应该一月我还有篇会见刊。”
    “你这么牛?你不是说国内刊不好投么?”
    “哎呀,别提了,国内刊真的难,就是你懂,难的不是本身,我这个是之前投的外刊,我一直以为没戏,没想到和唐锋分了以后,进展突然神速了。”陆宛说着,感觉自己在苦笑,可能有时候就是,人生无法事事都得意。
    “而且,”陆宛想了想要不要说,但话都开口,郑祺也洗耳恭听状,她想了想还是说,“我其实本来还有私心的,虽然文科和医科差距很大,但发国内刊不都有类似的烦恼么,本来还想请教请教唐锋呢,我们之前交流他发刊经验相对也丰富点,但是生生把人赶走了。”
    “你们只是不做炮友了,又没删联系方式,问呗,你不是说他是挺好一个人,人家照样可以发扬雷锋精神,”郑祺说着,突然有了新思路,彻底坐起来拍陆宛的腿,“如果你们从这种朋友再慢慢发展呢?哎,主要是这个肉体直接负距离接触,确实很影响再退回稍显纯洁的恋爱关系。”
    “我就是不想恋爱,不想搞前期这种关系,去试探,去猜测,才一步到位,我不可能干高中时候的纯情恋爱蠢事,不过你说我应该没心没肺是对的,我可以问。”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