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照顾

    “我要回我妈家,我钥匙没带,我得去找她取钥匙。”
    陆宛坐上车就找了个舒服姿势蜷缩在后车座上,但车启动以后,她突然想到自己的目的地,忙补充说,不过开口的语气,虚弱得把她自己都吓了一跳。
    “那你介意去我家么?”
    唐锋扭头看陆宛,提出一个更合理的建议,毕竟陆宛现在这个样子,拿钥匙是不可能的,必然就留在家里了,而陆宛完全不想让母亲照顾她,这种小事平白无故让母亲担心,并且母亲一定会拿这件事说她怎么还不找个男朋友。
    “也行,或者去医院也行,我现在可能需要扎一针,是吧,医生?”
    所以陆宛欣然应允,并且还开了个玩笑,当然,玩笑似乎不好笑,唐锋专注开车,陆宛换了个姿势躺着,一路感觉唐锋收着油门减少刹车,她倒是没什么不舒服。不过痛经的难受程度并未减轻,陆宛跟着唐锋进了唐锋家便走向沙发躺倒,整个人包裹着抱枕,似乎这样才能稍微好受一点。
    “嗯?”
    陆宛皱眉闭眼,只能靠听力听到唐锋脚步渐远、开门关门,不过没多时又听到门开,然后就是脚步渐近,还有手背探到她的额上。陆宛睁眼,看到唐锋收回了手,又和她额头相贴,她有点想后缩,也难免疑惑发了个音。
    “嗯,没有发烧,”唐锋只和陆宛额头短暂贴了一下确认不热便退回安全距离,他重新站起身,指了指门口说,“我去买布洛芬给你,水在烧,你去床上躺着吧。”
    “你用卫生巾有惯用品牌么?”
    不过唐锋临走前,还是重新走向卧室,看一眼刚躺下的陆宛,问一个隐私问题。
    “没有,你看着买吧,买夜用吧。”
    陆宛很坦然,睁眼看站门口的唐锋,看他点头然后离开。不过等听到门关的声音后,陆宛从枕头底下摸出手机,忍痛给郑祺发微信「姐,如果人能有机会抓住第二次机会,要不要努力一把」
    「怎么?你和唐锋又睡了?」郑祺直接语音回复,语气波澜不惊,仿佛洞悉世事。
    「我痛经,学校遇到他了,我还没带钥匙,他把我带他家来了,我想着,有医生在,确实比我一个人在家要强一点,我这月真的是太忙了,也忘了提前吃药了」陆宛没力气说话,不过打这么多字也觉得额上开始冒汗。
    「所以,你想和他在一起?不是吧」郑祺依然是语音,所以最后叁个字的语气,让陆宛觉得,真不愧是闺蜜,太懂她了。
    「当然不是,就回归炮友状态呗,我觉得只要他愿意,那就不算我渣吧,我是真的懒得恋爱,而且这样万一哪天我想了,这不是近水楼台,还不用另找了」陆宛发出去这段话,就觉得自己的良心已经开始受到谴责了,不过天大地大,她快乐最大。
    「你这不是渣,都说明白了怎么能算渣呢对吧,你只是把他当备胎」
    郑祺的语调讽刺意味十足,但陆宛却觉得好像肚子也没那么疼了,好像那股劲儿已经过了。而趁着有劲儿,陆宛从床上爬起来,到客厅翻包,然后重新回卧室,擅自拉开唐锋的衣柜,挑了一件大短袖就去浴室卸妆洗澡。不过洗澡洗得她又开始重复疼痛,她强撑着洗完,毕竟衣服都被冷汗浸湿了,她总要换衣服,但吹头发已经让她虚弱得拿不太动吹风机。
    “先把药吃了,再吹头发吧。”
    陆宛手撑着洗手台吹头发,声音很吵,所以唐锋碰她肩膀,她才反应过来唐锋叫她。陆宛关了吹风机,看镜子里的唐锋手拿着杯子和一板药,而她裹着浴巾,头发散着半干,脸上也没什么血色,不过浴室她开了暖灯,此时脸上就算没有血色也有点绯红。
    “谢谢。”
    陆宛接过药,先抠了一粒放进嘴里,再接过水杯喝一口。仰头吞药的时候,嘴角的水滴顺着脖子往下流,最后流进被浴巾包裹的胸口。唐锋刻意避讳了他的眼神,但陆宛看在眼里,两人眼神交汇,虽然什么都没说,但彼此都懂。
    “你先睡会吧,我熬点粥,好了叫你。”
    唐锋接过水杯就选择先离开,看起来像是个不近女色的绝对绅士,走的时候还关上了卧室门。但陆宛知道,只是这时,唐锋在挣扎究竟是把她当作陆宛还是经他手的一个病人,如果是陆宛,他需要自制力,如果是病人,那就不分男女,管你是否前凸后翘,不过是肉和骨头的组合体而已。
    “醒了?”
    不过陆宛想着这些事睡着后,再次醒来发现天是黑透,床头灯开着,唐锋拿着电脑坐在窗户下。也许是她翻身的声音在安静的环境下太过明显,唐锋合上电脑看她,并立刻起身到床头坐下,再次摸了摸她的额头。这时,陆宛才发现好像额上都是汗,大概是在她睡梦中发烧了,而现在烧退了。
    “我很明智,跟了个医生回家。”
    大概是药效全都起了作用,陆宛现在精神很好,还能和唐锋开个玩笑。
    “你之前有去看过医生么?”
    “看过,放心吧,原发性痛经,吃药就好了。”
    陆宛在柔光下看唐锋,他的手就撑在她手边,家里开了暖气,但他的手并不热。陆宛从触碰到唐锋的手到握住,只用了一瞬,她没有多想,但唐锋低头,陆宛却又退缩了,又用一瞬松开,然后坐起来与唐锋平视,有些尴尬地说:“那个,我去一下厕所。”
    等陆宛从厕所磨磨蹭蹭出来,就看卧室里没了人,卧室门开着,厨房的光透进来,当然还有甜粥的味道。陆宛走出卧室,就看到唐锋刚好在往餐桌上摆粥,桌上还有一盘热气腾腾的鸡蛋水饼以及一碟酱黄瓜。
    陆宛坐到餐桌前拿起勺子尝一口甜度恰到好处的粥,突然想到了那句矫情又流行的话:是谁来自山川与湖海,却囿于昼夜、厨房与爱。热气腾腾之后唐锋的脸,仿佛在这一刻也变得更加柔和,也更让人心动,这种心动不是好想和这个帅哥做爱,而是好想以后的每顿叁餐都能吃到他做的饭。但这样的心动,陆宛没敢说出口,在这样一个深夜,她也不知道现在几点,她突然开始害怕一件可笑的事:如果我们在一起,如果我们有一天会分手,那会怎样。
    倒不如现在如此这般,一碗精心熬制的紫米红枣桂圆枸杞粥,搭配一句她的谢谢,很好吃。没办法,她也恨自己的懦弱,但是,如果就能一直维持这样的关系,会不会有一天分开也不会太难过。不过,想要延续和维持现在的关系,陆宛还是得开口,试图去弥补之前冲动下的口不择言。
    “那个,你元旦放假么?”陆宛放下勺子试探性地问,问完像是太害怕听到她得不到的答案,忙继续解释,“就是,那个,我这儿有两张温泉度假村的票,同事给的,就在郊区,好像是今年新开的,据说还不错,而且跨年还有烟花看……”
    “暂时还不确定。”
    陆宛还想接着描述,像是一个尽职尽责的温泉度假村推销员,但她被唐锋打断,但幸好不是她害怕的拒绝,她在心里安慰自己,应该是值班表还没出来,而且医生甚至都不知道自己下一分钟会不会有事。不过她在嘴上,只说一个字:“好。”
    “嗯。”
    唐锋看着陆宛的眼睛点了点头,在心里盘算起手术排期。元旦已经临近,其实对医院而言,每一个大型节日都要严阵以待,值班对于他们年轻一辈而言必然是逃不掉的,不过这两年也比他刚入职的时候强一些,好歹手底下也有更年轻的医生在,他已经不是值班首选。但想要跨年赴约,手术还是要改排,要和家属周旋,要和手术室周旋,还要让理由听起来冠冕堂皇,不会被洞悉世事的主任发现他的真实意图。
    “跨年有安排么你?”
    唐锋周旋了几天给自己挪了12月31日到1月1日上午无事,但他倒是忘了还有一个人。他才坐在食堂吃饭,就看到周徐端着餐盘坐到他对面,开口就是跨年。不过唐锋还以为周徐早已续上新人,必然不会来问他的安排。
    “什么事?”唐锋不说有没有,直接问周徐真实意图,他觉得周徐此时找他必然没有好事。
    “我们有个跨年单身派对,好几个医院的年轻医生护士都来,刚好你也找找新人,别留恋过去了,过去的都不值得。”
    果然没好事。
    “不去,有约了。”唐锋低头吃饭,直截了当得拒绝。
    “不是吧?你又约到了?你的艳福真的不浅啊,这才几天又找到下家了?”周徐显然很震惊唐锋真是不露山水,手段居然如此厉害,但观察唐锋神情,周徐突然悟了,“不会还是那个姑娘吧,怎么她又约你了?她这是海钓呢吧。”
    “得,我闭嘴,万一成弟妹了,我可不能说弟妹的不好,是吧。”
    周徐见唐锋没回应他,心下知道大概,便也自己给自己找了个台阶下。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