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跨年

    「所以,你元旦有空么?」
    一年的最后一周,陆宛对着又是好几天没有新的聊天记录的聊天框冥思苦想了一个小时,最终发出一句话。陆宛觉得头痛,就说谈恋爱很难受吧,就说搞暧昧很痛苦吧,发条微信都要想半天,所以不谈恋爱真的是对她太好了,她真的不想揣摩对方意思,这可比寻找垃圾文章的主旨意图还要难。
    「31号下午到1号上午有空」
    唐锋直到上午门诊结束才打开手机,首先弹出来的都是工作信息,一一回复完才看到陆宛稍早的消息。他再次确认了排班表才发了确定答案,不过发完唐锋突然犹豫要不要告诉陆宛,毕竟他的值班是到31号上午,但如果31号上午很忙,那必然会影响下午的休假。
    「那好,那我跟度假村说给我们约一个好的看表演的位置,十点半开始表演,十一点半放烟花。我们下午可以开车过去,吃顿饭」
    陆宛收到回复就立刻和早就加了微信的度假村管家发了确认的微信,实际上,陆宛早就打电话预定房间,她当然有赌的成分,赌唐锋还愿意再续前缘,不过她也害怕,他们本就虚无缥缈的联系,如今冬日冷风吹,该散的就会散。但幸好她赌成功了,唐锋没有拒绝这次约会,不过她无法确定,唐锋对这次约会会下一个什么定义。
    「你就不怕他趁着烟花跟你表白?」
    把忧虑说给郑祺,郑祺的回复简直说进陆宛心坎里,不过理智还是占了上风,陆宛虽还不是特别了解唐锋,但在这方面,她还是有点话语权。
    「我感觉他就算20岁也不会在烟花下跟女生表白」
    「那你约他的目的是什么?我感觉你这个度假村,还跨年,很容易让人想歪」
    「你不觉得这就只是做爱的好时间么?」陆宛睁着眼睛说瞎话。
    「这是好时间,但不只是好么?我感觉你会散播一个错误信息,让他觉得他可以表白了」
    「你别吓我了,我真的只是馋他的身子」
    陆宛回复完就把手机反扣在桌子上,但接下来的两个小时,她盯着电脑的文献,愣是一页没翻,以至于上完一节课回来的黄教授拍她肩膀把她吓了一跳。
    “我都上课回来了,你这页还没看完呢?心思不会都去过元旦了吧。”
    黄教授的调侃让陆宛尴尬,她只能找个理由说:“好不容易要放假,当然坐不住了。”
    “还以为你们年轻人喜欢过圣诞,而且你不是才从国外回来。”也在看文章的冯教授也加入了话题。
    “上回开会不是强调了么?不过圣诞,不过圣诞,展望春节,展望春节。”陆宛索性不看,把电脑合上专门开起玩笑。
    “嗯,今年过年早,节后就考试,我看今年圣诞,学生们朋友圈也都发什么背知识点。”黄教授点头,“学生们是过不好这个元旦了,但咱们倒是可以,小陆元旦怎么过?我儿子说带我去叁亚,过个暖和节。”
    “您儿子太孝顺了,倒显得我没想着让我妈享享福,不过我妈一向和她的老姐妹们有活动,跟我说是去澳门玩玩,如果我妈玩得可以,到时候也推荐给您和冯教授。”陆宛这时候自然是忙着夸,不过黄教授的眼神告诉她,显然她躲不过坦白,“谢谢您的度假村的券,我和朋友去度假一下,回来就投身到监考事业当中。”
    “是朋友么?”没想到冯教授比黄教授更八卦,问得陆宛一愣。
    “当然是朋友,是朋友,我先搞事业,事业第一,等我把非升即走的指标完成一半再考虑终身大事。”陆宛双手合十对着两位教授讨饶,或许是真诚,或许是本就开玩笑,两位教授相视一笑没再追问陆宛,不过陆宛也突然意识到自己好像方才澄清的心思远远大于该有的羞涩,下意识的反应让陆宛明白自己的心,她的确并未想要再进一步,朋友就只是朋友。
    但会如此期待和朋友的一场跨年么?
    12月30日晚上,唐锋坐在办公室吃泡面,同事下了手术顺便从休息室拿了一盒水果果切给他,他打开盖子,第一眼就看到了芒果。而唐锋抬头的同时,看到了同事同样痛苦的表情,紧接着就听到同事痛苦地说:“谁补的水果啊?不知道医院里不能存在芒果么?”
    “好的,我们下去。”
    同事哭丧的话还没结束,唐锋就接到了电话,急诊接了连环车祸。唐锋挂了电话就摇头,他这种不信玄学的人也在这几年越来越相信,千万别在医院吃芒果,因为就会莫名其妙变得很忙,而且会莫名其妙忙一个晚上,直到日出时才能在天台点一支烟,喝一罐冰可乐。
    「下午加了一场手术,我看了一下度假村有免费接驳车,刚才我打了电话,他们下午四点半还有位置,你先去,我做完手术开车过去」
    唐锋等同事抽完烟先下楼去补觉之后才拿出手机给度假村打电话,定好位置之后再给陆宛发了消息。时间刚过早晨八点,唐锋等了几分钟没等到回复就决定先扔了易拉罐,回去补补觉,准备上午十点半的手术,也准备养精蓄锐,毕竟要赴约,是场体力活。
    「收到短信,好的」
    陆宛有早课,又起晚,打了辆车赶到教室就先上课,直到一上午两堂课结束才有时间看一眼手机。她其实很想说要不去医院等他,但想了想他们这种关系最好不要涉入对方的社交生活圈,解释起来总归是个麻烦事。但陆宛也没想到元旦前一天学校还要开一个大会,而且是最无聊的诚信大会。
    “往年不都是辅导员开班会么?而且让我们老师也去算什么回事?”
    陆宛在群里收到通知的时候刚进办公室,见她进屋,黄教授嘴上也没停,继续和冯教授说话。陆宛放了包到桌子上,痛苦地坐到椅子上,她看着黑屏的手机也不知道该怎么和唐锋说,她可能到的会更晚,毕竟要等学生都上完课才开会。通知说六点开会,等系里学生稀稀拉拉都到齐都不知道几点了,学校整人真是形式多。
    “小陆是不是要去度假村啊?”和冯教授吐槽完的黄教授立刻回头关心陆宛。
    “是啊。”陆宛愁眉苦脸地点了点头,叹了口气。
    “往年老师都是不参加的,给咱们排的监考表就够多了,这过节前还不安生。”
    陆宛听着冯教授附和,皱着眉打开微信,决定告诉唐锋这个噩耗。
    「好消息,我可能到的比你还晚,我们临时要开学院大会,6点开始,不知道几点结束」
    「没事,开车过去也就两个小时,赶得上烟花」
    唐锋的回复很快,但陆宛却想到了和郑祺的聊天,她立刻截图聊天记录发给郑祺,然后附加一句「不会真被你说中了吧!」
    「什么?」郑祺直到陆宛吃完午饭回办公室才回复。
    「他为什么非要强调烟花?」陆宛觉得不可思议,郑祺居然没理解她的意思。
    「陆宛,我觉得现在重点已经不是他是否会跟你表白了,而是你潜意识里在期待表白」
    看到郑祺的回复,陆宛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回复了,她并不想在办公室剖析自己的内心,并且是在摄入碳水之后的头脑困怠期,不过她觉得郑祺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但她总觉得哪里不对,不过她并不能确定是哪里不对。
    「我结束了,你在北门还是南门」
    陆宛专门坐到阶梯教室的最后一排,一结束就和也坐在最后一排的学生先溜。天早已黑透,学校的路灯并非很亮,陆宛站在路灯下给唐锋发微信,因为她在开会中途收到了唐锋的微信,说他结束工作,可以接她。
    「在你前面的路口」
    陆宛看到消息就抬头,果然下一个路灯下站着一个男人,正拿着手机朝她招手。
    “你怎么进学校了,外面还挺冷的。”
    “校门口不让久停,我把车停校内小停车场了,位置有点偏,怕你找不到。”
    理由合适,陆宛无法说什么。她只希望天黑让大家辨不出人,以免有些需要解释的麻烦。
    “那我们快走吧,快九点了。”
    “烤红薯和热豆浆。”
    陆宛说要走,但唐锋从兜里掏出一个油纸包着的红薯,还有一个瓶装热豆浆。陆宛接过,还是很暖和的温度,这在校园里做这种事,倒是还挺浪漫,不过这两个东西难道不是约炮大忌么?陆宛想想就觉得自己仿佛是对浪漫过敏。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