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原点

    “往年这时候路上也这么堵么?”
    陆宛扭头看了一眼手搭在方向盘上盯着前方并不怎么动的车流的唐锋,然后将座椅靠背往后调了调,换了个更加舒服的方式靠着椅背,并顺便伸伸腿,她是真没想到出城的路可以堵成这样,毕竟她很少回国,回国还一般是夏天。
    “往年?”唐锋看一眼陆宛,回身伸手拿了后座一个靠枕递给陆宛,“往年这时候我都在医院,不过从骨科接诊量来看,应该是堵车的。”
    “你们医生开玩笑还真是百无禁忌。”陆宛把音乐声调低,决定和司机多聊聊天,避免司机因为太无聊而把目的地被迫改为医院。
    “你在德国的时候怎么跨年?”
    “去南欧晒太阳,去北欧看极光,和朋友聚会。”陆宛说出欧洲人大部分的固定活动,刻意省略了比如和sex  partner做一整夜这种活动。但人都是双标的,她不说,但她想听唐锋说实话,“你呢?你读研估计忙着准备期末考试吧,那本科呢?工作以后不会每年都在医院度过吧,你们医院不会这么欺负年轻医生吧?”
    “本科陪女朋友,工作以后陪急诊科。”
    唐锋踩下油门决定在这个路口换条道,在转向灯闪烁和导航机械女声说您已偏航的时候,十分自然地回答陆宛的问题。
    “这条道可以去度假村么?”
    女朋友显然不如偏航更让陆宛心情波动,她打开手机导航程序,发现这条道是完全背离度假村的,而唐锋显然也没有想在一些可以拯救这场完全偏航的旅行的路口转弯回到正确轨道。但陆宛不知道为何有一种莫名的安心和激动,哪怕唐锋没有回答她这条未知的道路通向何方。
    是从什么时候建立起这样的信任的?陆宛不知道,但她很享受。
    “到了。”
    车平稳行驶了约一个半小时,距离烟花燃放还有不到十分钟,唐锋叫醒在副驾驶座上睡得很好的陆宛。陆宛睁眼醒来,从侧窗看出去,附近还停着一些车,并且地域开阔,不过这是个陌生的地方,她以前完全没来过。
    “这是哪儿?”
    陆宛想拿出手机看地图,但唐锋抓住了她的手,顺便收走她的手机,然后说:“下车看看。”
    陆宛不解,开门下车,跟着唐锋或者说是同样行进的人群向前。紧接着,她看到了一片宽阔的观景台,这是在一座山上,黑夜里她分辨不太清是哪座山,不过山顶风景的确独好,可以看远处灯光点点,还能看到第一朵烟花在天空绽放,虽然有点远。
    “喔!”
    第二朵烟花升空的时候,陆宛忍不住随人群一起惊呼,不过她也在烟火下坠时转头看一眼唐锋。唐锋没有在看烟花,而是在看她,所以他们能在此时四目相对,她仿佛能从他的眼睛里看到正在接受惊喜的快乐的自己。
    但这不是一个好预兆。
    陆宛重新认真看起烟花,烟火变换着造型和颜色绽放在空中,只是美则美矣,转瞬即逝,而本该是一瞬的心动,却让她在整个烟花燃放的时间里持续不停。但这样的心动并不纯粹,因为她在每一朵烟花绽放的时候都在重复回想刚才的对视,她害怕闺蜜与她的担心一语成谶,她害怕唐锋会当众向她表白,而她根本毫无准备,她并不知道怎么回答,她根本看不透现在她乱成一团麻的内心。
    “山上太冷,我们现在下山去度假村。”
    烟花燃尽,陆宛只能看到黑夜里的零星星光,唐锋终于开口,开口却是说他们可以去度假村了,仿佛这场浪漫的原因只是单纯为了避开堵车高峰期。或者说,这么急着回车里,也要为了避开山上排队下山的车。
    “新年快乐。”
    做第一个下山的车,出了停半个小时收费80的停车场,手机时间显示23点59,陆宛盯着手机屏幕看时间变成00点00,盯着下山的路说往年会说得大声又欢快的话。
    “新年快乐。”
    唐锋话落就把车载导航打开,重新规划前往度假村的路线,他在心底十分感谢周徐给他的Plan  B,果然泡妞达人知道的地方就是多,不过他并没有采纳周徐的建议,比如在烟花燃到高潮的时候表白,那时候实在是人声嘈杂,而且他并不认为陆宛这样的人会喜欢在公众场合听并没有准备好的表白。是的,唐锋有感觉到陆宛的这次邀请并没有代表着想要和他更进一步关系,相反,他们是后退了一步之后又准备重新回到原来的平衡点。
    所以他们的关系只能止步于和彼此说新年快乐。
    当然,这并不影响他们接吻。
    等客房引导介绍完房间阳台的温泉使用方式,关上门的下一秒,唐锋的手指穿过陆宛的头发,由后向前触碰陆宛颈线上的跳动。就靠在门口的衣柜上,激吻让陆宛的脉搏急速飙升,也加快了手上脱掉唐锋外套的速度。但毛衣上依然还有消毒水的味道,陆宛不喜欢,便松开与唐锋紧缠的舌,用眼神示意唐锋脱掉毛衣。
    “不洗澡么?”
    唐锋脱掉毛衣之后便问正解他衬衫的陆宛,但吻和一步一步后退回答了他的问题。他们在洗手台前重新接吻,肾上腺素跟随嘴唇的丰盈逐渐升高,进浴室时便打开的喷头已经让整个浴室满布热气,衬衣和bra挂在旁边的毛巾架上,两人光脚踩在地上的毛巾上,唐锋还穿着外裤,而陆宛已经只剩下一条随时能解下丝带的内裤。
    “半夜心率过速会影响健康么?唐医生。”
    热水淋在身上,两人一丝不挂,陆宛仰头接受水的洗礼,也看向唐锋,看他隐忍的表情。手上的动作没停,陆宛单手用指腹描摹茎身上的青筋,涌出来的前列腺液被水冲掉。当然,唐锋的手也从陆宛胸前茱萸离开,手中的泡沫顺着水流滑向陆宛的翘臀,唐锋顺手捏了一把,手感极佳,很适合把眼前人压到阳台的磨砂玻璃门上,手揉一把臀肉,再摸一手穴口蜜液,从后顶入。
    房间只开了床头的暗灯,从窗向外看只有零星的灯光和大片的黑,陆宛贴着透心凉的玻璃门,被男性力量绝对压制。硬挺的阴茎方才被陆宛撩拨得十分有力,顶深一下,陆宛胸前两团软肉就被深压向玻璃一次。但玻璃的冰浇不灭心口的火,陆宛忍不住呻吟,一阵又一阵婉转,配合着撞击声,像是浪打浪。
    “你几点回去上班?”
    靠完全后入的姿势,陆宛看着倒映在玻璃上模糊的自己高潮,她颤抖着被射完的唐锋托搂着。玻璃上也隐约有唐锋的倒影,陆宛就对着倒影问,她开口的声音还带着喘息,但唐锋听着却像是又一次邀请。不过首先是把人横抱到床上,他先把套摘下来打结。
    “下午两点。”
    陆宛听了个时间,累得懒得应和,只拿遥控器给电视换台,重播的跨年晚会已经播完,电视机上的时间显示快凌晨四点,陆宛累得犯困,闭眼算时间,再做一次倒是来得及,就是实在是太不健康了,要承认自己开始衰老了,从不能熬夜开始。
    “我3号休息。”
    唐锋把两个人的衣服收拾妥当放到桌上,回到床上躺下,顺手把陆宛搂向自己,再推算休息的时间。
    “所以你要从今天下午两点上到2号么?on  call  36小时?”
    “嗯。”
    唐锋没有继续话题,专心把手从陆宛的腰窝往上摸。乳尖被技法高超的手指拨弄得再次挺立,陆宛心跳加速,但眼皮打架,她只想用手指拨开见色起意的不轨之徒。不过紧抓唐锋手指时,陆宛突然觉得,唐锋在床上的确和穿上衣服的时候不太一样,可能每个内敛的人心里都仍然住着一个狂野的小人,在欲念陡升时占领彬彬有礼做起山大王。
    “医生,我觉得如果再做一次的话,我可能会猝死。”
    陆宛转身搂上唐锋的腰,双乳紧贴唐锋的胸口,抬头刚好能亲到唐锋长了小胡茬的下巴颏,她吻了吻,想就这样睡觉。
    “还是叫我唐锋吧。”
    唐锋把手从被子里拿出来,隔着被子顺陆宛的后背。可能是职业习惯,他对这个称呼有些敏感,此时他突然多了一层负罪感。
    “我以为这是一种情趣,唐医生,”陆宛顺口又叫了一句,看唐锋皱眉,觉得好笑,“好吧,唐锋,我可是有完整假期的,你走的时候声音小点,不要打扰我一觉睡到自然醒。”
    陆宛说完便重新背向唐锋睡觉,她实在太困,睡得很快,当然也有可能是因为她很踏实,所以这一觉她能睡得很好,睡到自然醒的时候已经下午叁点,严实的窗帘没有透进一丝光。手机放在床头柜上充电,免打扰的灯应该也是唐锋摁开的,又恢复床伴关系,陆宛实在是有些开心,一个得体的床伴真是打着灯笼都找不着,但让她碰到了,她这一次绝不会让满分男人从她床上逃跑。
    所以,他们更不能在一起了,因为恋爱就会有可能分手。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