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礼物

    “不对,我生日礼物呢?不会今年就三句生日快乐吧?”陆宛嘴唇碰上唐锋的时候就突然回过神来,手也放开,看着唐锋,但唐锋没说话,就盯着陆宛看,看得陆宛只能给自己找个台阶下,“行了,本人也可以是生日礼物,知道你肯定忘了买,连我自己都忘了今天生日。”
    可陆宛话刚说完,唐锋就捏她的下巴重新吻下。吻得猛烈,陆宛感觉嘴唇一瞬发麻,但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唐锋的舌头撬开紧闭的牙齿。舌尖扫过她的上颚,她颤栗一下,便被他大手一揽,整个人贴到他怀里。
    唐锋的身上还是医院的消毒水味道,五月的天依然穿了衬衣和西装外套。但没打领带,领口也没有系扣子,陆宛摸到第二颗扣子就开始解,但她只穿了单薄的睡衣,唐锋的手直接从衣服下摆伸进去,去摸她的腰,也摸她只是一番舌吻便挺立的乳头。
    “商量一下,能不能快点,唐锋,我明天早上还有课。”
    两人先倒在沙发上,外套被陆宛脱掉扔到地上,衬衣解开露出上身被她手来回摸,但唐锋还在耐心抓捏一侧乳肉,吻脸颊,也吻耳垂,不急不缓。陆宛觉得身上哪里都痒,只好开口求人加速,不过说的时候非常小心,毕竟这话说不好感觉她明天是没办法好好站着上课的。
    “嗯,明天送你去上班。”
    但唐锋点头了,还把人从沙发上捞起来抱着走去卧室。陆宛搂着唐锋的脖子,被他捏一把臀肉,然后扔到床上。落到床上的时候,睡裤便被扒下,昏暗的床头灯依然可以展现内裤上的湿痕,如果用拇指摁压,湿痕将不断扩大。陆宛被唐锋手指撩拨得拱了拱腰,趁唐锋暂时放手脱自己裤子的时候,用脚趾隔着他的内裤触碰他的性器,看前液从内裤渗透而出。
    “为什么这么关心我啊,唐锋?”
    被抓住脚踝但没挪位置,陆宛还在用脚趾踩硬得上挺的阴茎。她躺着看唐锋站在床边,问他。
    “相亲黄了,我觉得人家没你长得好,也没你挣得多。”
    唐锋没说话,陆宛接着自顾自地说。她也没说错,虽然她没有什么实在的相亲,但也不乏人给她介绍。领导介绍的男的是挺优秀,别的学院的青年才俊,就是感觉有秃顶的风险。同事介绍的男的长得还行,就是没有本地户口,没房也没车。姨妈给母亲强烈推荐的男的本地户口,长得也不错,就是三十了还是个拿千把块工资的科员,虽然是事业单位。
    “拿你做比较,你不会生气吧。”陆宛看唐锋拉床头柜的抽屉找安全套,她侧身支了头看他。
    “荣幸之至。”
    终于说话了,就是这话说得还不如不说。陆宛撇撇嘴重新搂上唐锋脖子吻他,吸吮嘴唇的时刻,唐锋已经戴好安全套拿前端蹭她外阴。内裤被他脱了一半,还挂在小腿,此时倒像是个天然捆绑。她被掰开腿,任水液亮晶晶得外涌,向唐锋发出召唤。
    “为什么你都这岁数了还没人介绍你相亲?”
    被浅浅顶弄,陆宛知道唐锋是在照顾她的感受,可她顶了腰吸他,根本不管这种绅士礼仪,甚至还有空和他聊天。
    “专心点。”
    果然还是上了床会说人话。陆宛笑着被唐锋拍了一下腿,听他不满的语气和愈发快狠的动作,也不再折磨他,捧着他的脸吻了又吻,就是被拨弄乳尖时,她还是羞红了脸,她实在对这个地方有些敏感,敏感到交合处的水声愈发明显,浊液逐渐洇湿床单,她开始觉得挑逗唐锋果然是痛苦的,床单明天又得洗掉,但好像明天是个阴天。
    “买个烘干机给你。”
    “生日礼物么?”
    仿佛唐锋能听到陆宛心里说什么,顶撞到深处时唐锋还能喘口气和她说她心中所想。就是她脱口而出的回应好像不合时宜,她被连撞三回,想说的话只能变成长短不一的单音节,还有狠狠咬一口唐锋的嘴唇。
    “你怎么这人睚眦必报啊,不知道我明早有课么?还咬我?”
    单方面报复变成互相啃咬,陆宛当然知道咬一口没事,但得饶人处不饶人,嘴上反驳,手指也去掐唐锋的肩膀,不过肩膀很硬,跟陷在她身体里的那处一样硬。但那处更热一点,每进一点也会点燃她心中的火。她想,烘干机这个事一定要落实了,也算是一起装点小家了。
    可能这就是恋爱脑吧,陆宛在心中笑,与唐锋吻也突然觉得甜蜜,她突然想到了老教授的话。老教授和老伴也很少说爱,也没机会先表白再走婚姻程序,但很多爱都在行动里,她和唐锋,就当她自作多情吧,她真的觉得,可能就差捅破那个窗户纸了。
    虽然脑子里的另一个陆宛也在给她泼冷水,说男人在床上的话不可信。但这个家,其实不知不觉已经是两个人的了。卫生间有双人的牙刷和杯子,也有一整套唐锋用的毛巾。包括衣柜里,专门辟出一个小隔间给唐锋放了两套衣服备用。还有鞋柜里,有唐锋的一双运动鞋,用来她情绪上来拉他去打羽毛球。更不用说厨房,都是他用的顺手的东西。
    她又想起郑祺说,如果他俩成了,那就是难得一见的炮友转正。但其实也不是,虽然他们是从炮友开始的,是从固定床伴为起点的,但让陆宛动摇的真的不是唐锋作为炮友有多好,她喜欢他认真做饭的背影,也喜欢他每次替她拉开车门的绅士礼仪,当然还有他认真给她讲该如何更好地发表国内期刊,她很喜欢他认真的样子,这个样子不止出现在床上。
    但唐锋认真地吻她颈窝,吻她肩头,又一路吻到她胸前,她忍不住抓他头发时,也在想,唐锋会喜欢她什么呢?漂亮么?她哪里比得上医院里正拥抱青春的小护士,她看到周徐的朋友圈了,周徐的新女友长得是真的好看。而且她也不温柔,更不文静。传统东亚男人喜欢的优点,她好像都不具备,虽然她也不为此焦虑,但她也想弄明白,唐锋这些日子对她这么好,到底是她什么优点对他下了蛊。
    “那个,明天,不对,今天,你要门诊么?”
    于是陆宛再次试探性地问唐锋,哪怕唐锋做得太凶,她感觉浑身要散架了,只有力气躲开一片水印,夹着被子侧躺看去卫生间扔了安全套,又拿了条被热水浸过拧干的毛巾来给她擦身体的唐锋。
    “膝盖不舒服么?”
    唐锋直接坐到床沿摸陆宛的小腿,拉她放平腿,又再去摸膝盖。
    “我发誓,我以后再也不骗你,不瞒着你了,”陆宛伸出三根手指头放到耳边,郑重其事地盯着唐锋,看他眼神好像没有变化,但紧张的肩膀又很明显地放松,才接着说,“我的意思是说,要不要一起吃个饭,你不是那天说想吃墨西哥taco。”
    陆宛的话让唐锋想起上回他们去超市购物,唐锋看陆宛拿了洋葱和彩椒,就问她要不要买几个牛油果,她问为什么,他就说可以做莎莎酱,说着就拿了一包煎饼。于是陆宛问他是不是喜欢吃墨西哥taco,一边问他一边开始精挑细选牛油果,还说起之前做田野还真去过一趟墨西哥,当地的莎莎酱好像更好吃一点。不过最后,买的牛油果拌了鸡蛋沙拉,彩椒洋葱炒了牛柳,因为逛到鲜肉冷柜的时候,陆宛心血来潮问他会不会炒牛柳,她每回炒都炒老了。
    “想什么呢?想吃么?”
    陆宛见唐锋没回应,便抓他手往上摸。肿胀的阴唇好像还没消退,手指触碰仍然敏感,唐锋回神想抽回手但却被抓得很紧,他只能用另一只拿着毛巾的手来阻止陆宛的撩拨。刚才的确是他有点不管不顾,只觉得她湿得够快便没做足够前戏,虽然汩汩水流不止,但潮浪退去,很明显还是受不足够的润滑影响,碰一下她便皱眉,虽然也更显得敏感,黏腻水液又沾了他手指。但他还是拿热毛巾直接敷在她的外阴,反抓着她手离开是非之地。
    “你明天不是有课?“唐锋握着陆宛的手问她。
    “我还是去洗个澡,不然早上起来肯定没功夫。”
    陆宛放弃撩拨,掀开被子就去浴室,留唐锋一个人在卧室收拾床。不过又是拆下床单和被罩扔进洗衣机,然后换上一套新的。他还没洗澡,就先重新套了裤子、披上衬衣到阳台抽烟,顺便打开手机的购物软件搜索烘干机。
    阳台给他专门留了一个烟灰缸,唐锋点着烟灰,听到浴室水声没了便掐了烟散味,刚巧看到一款型号合适的烘干机,听着吹风机的声音他下了单,然后走回卧室,看到陆宛打开浴室门。两人侧身一进一出,是这两年的默契,等他洗完出来看到陆宛留了床头灯给他,床一侧也留了足够的位置,也是默契。
    “你是能送我吧。”
    唐锋刚掀开被子躺下,就听陆宛问,没想到她还没睡,唐锋立刻说嗯,但说完陆宛就翻身抱他,倒让他措手不及。往常她抱他总是无意识的,像是人总会贴近热源,但清醒状态下,唐锋有些愣住,但惯性,他的胳膊同样已经揽她后背。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