够软

    九月的南城夜晚,燥热不止。
    自父母离婚后,夏软就和母亲回到了外婆生活的城市,现在还是暑假,再过几天她就要在这个地方继续自己的高中生活。
    此时夏软看着便利店前面几个染着夸张发色的不良少年有些踌躇,捏紧了口袋里面的手机,外婆还在家里等着她买酱油回去。
    做了几分钟心理建设,夏软终于鼓起勇气往前走去,低着头顶着旁边有些不适的目光和哄笑声快步进了便利店。
    买了酱油出去,结果门口那几个人还没走,夏软快走到巷子拐角的时候,被拉住了衣服后领。
    全身的毛孔炸开,叫嚣着。
    “妹妹,留个联系方式出来玩啊。”一个男生拉住了她,夏软还没敢回头看,却闻到了一股劣质烟草味和两元店香水混合的味道。
    令人做呕。
    “放开我,我要回家!”
    夏软被熏的有些恶心,努力的挣扎想把衣服从那人手上扯开,可惜男女的力量悬殊,夏软的努力在那人眼里看来就像挠痒痒一样。
    尤其在有些恶心趣味的人看来,反而增添了趣味。
    “呦,还挺会扭啊。”
    那人不仅没有松开领子反而一只手还搭上了她的肩膀,夏软又是害怕又是恶心,她想偷偷拿出口袋里的手机报警,手却颤的有些过分,她也怕那人发现她的小动作变本加厉。
    巷子昏暗,没有行人,连呼救都做不到。
    趁着那人回头和他的狐朋狗友们调笑,夏软一个用力摆脱掉那人略有松力的手往前跑。
    她知道后面的人可能很快就会追上来,人的本能就是往前跑,跑到巷口外面就安全了!
    “还敢跑?看老子抓住不弄死你!”
    听着后面的污言秽语,夏软感觉自己的泪忍不住往出涌,后面的脚步好像越来越近。
    那只手马上就要拽住她的头发,她有些绝望的想实在不行就把酱油砸他头上。
    夏软准备举起手里的瓶子回头时,她撞到了一堵肉墙,面前人的胸口和肩膀撞的她鼻子疼,自己的泪也沾到了他的衣服上。
    还没来得及看这个人的脸。
    夏软就好像抓到了救命稻草一样,揪住了面前少年的衣角。
    “救救我!”
    她抬头想看清男生的表情,鸭舌帽盖着头发和眼睛,身高差却只能看到他锋利的下颌线和抿着的薄唇。
    “别他妈多管闲事啊。”那个人追了上来。
    陆肆低头看了眼拽着他衣服还颤抖的小姑娘,泪水糊了一脸,还打着哭嗝,哭的让人心疼。
    陆肆自诩没有什么怜香惜玉的爱好,但是看到这种事情不救下来不是男生所为,何况这个女生太过可怜。
    “滚。”陆肆抬起胳膊把小姑娘往怀里搂紧了些,把鸭舌帽摘下来扣在了她头上,不耐烦的抬眼看了看对面的小混混。
    “你谁啊,敢这么说话?”小混混看着这男生身上生人勿近的气势有些发怵却还是不甘认怂,梗着脖子继续耍威风。
    “陆肆,附中陆肆。”夏软听见男生清冷的声音,鸭舌帽遮住视线看不见前面情况,被他搂在怀里,夏软微微找回些安全感,男生身上有股淡淡的烟草味和薄荷香。
    不同于刚刚那人身上劣质的烟味,男生身上有些好闻,尼古丁和薄荷的奇妙反应,有些清冽。
    后面夏软也没听清那小混混说了什么,脸藏在男生的怀里,只模模糊糊知道小混混道了歉跑了,男生也没有松开搂她的胳膊。
    一直走出有些昏暗的巷子,到了有路灯的地方,男生才放开她。
    “回去吧。”
    男生轻轻拍了拍夏软的后背,夏软感觉被他拍过的地方有些发麻,自脊梁到后颈。
    “谢谢你。”经过刚才那一趟,夏软现在只想快点跑回家,连忙和男生道了谢就往外婆家的小区门口跑。
    鸭舌帽遮住了她狼狈的脸,还算正常的走进小区,
    路灯下,陆肆看着前面跑着的女生,摸了摸刚被贴着的腰腹,似乎还有些柔软东西覆上来的触感,他觉得下腹有些发紧。
    那么软,就是忘记问名字了。
    *
    附中一班,直到班主任带着一个女生走上讲台,班里的吵闹声才渐渐收敛,每个学期的新转学生是开学的必备节目。
    “大家欢迎新同学,做个自我介绍吧。”讲台上一个中年女性一脸慈爱的向旁边女生点了点头。
    “大家好,我叫夏软,盛夏的夏,软糯的软。”
    讲台上的女生微微抬头,声音如名,软糯糯的,夏软没有扫视整个教室,只是尽力自然的看着讲台下面某一处。
    “这转学生可以啊,胸大腰细,软就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了。”靠近后门最后几排几个男生看着讲台上的女生肆意评价。
    荷尔蒙爆发的高中生,对异性和性总是充满了猎奇。
    “肆哥,和四班追你那个陈思思比起来怎么样?”
    一群男生其中的一个点了点前面低头看手机的男生,他从刚刚一直没有抬头,不像其他人充满了好奇心。
    男生有些懒散的掀了掀眸,细碎的黑发垂在额前,狭长的眼睛扫了一眼讲台上的人眼神突然顿住。
    淡淡的笑了一下,找到了。
    “软。”
    男生勾了勾嘴角,有些清冷的声线说的却是极具暗示的字,说完也没有理睬后面的起哄声又低下头去。
    霍校听完这两个字,不解的挠了挠了头,肆哥以往都不参与这种话题的,今天这两个字也莫名其妙的,他怎么知道人家软的。
    “夏软,你的位置在倒数第叁排,陆肆前面。”
    陆肆?好耳熟,是前几天巷子那个男生?不会这么巧合吧?
    女生听见陆肆猛的往班主任指的那个方向看,正好和听见自己名字从手机里面掀眸抬头的男生对视。
    夏软那天没有看到的眼睛,今天却在对视。
    她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眼睛,漂亮又危险,看人的时候带着霜意却又让人忍不住沉入眼底。
    漫不经心又引人注意,注定要成为目光归集的人。
    陆肆没再看手机,而是紧盯着女生走下讲台向自己这个方向过来。
    附中的夏季校服是白色衬衫搭深蓝色百褶裙,女生鼓鼓囊囊的胸口把衬衫撑起一个诱人的弧度,显得小腰格外的细,裙下是修长又笔直的长腿。
    走到陆肆座位前时,女生对他浅浅的笑了一下,眼睛像含着水一样,笑起来还有两个小酒窝。
    陆肆觉得她白的晃眼,像小时候在外公家看到的小兔子一样,如果红着眼睛哭起来就更像了。
    女生坐在了他前面,撑平衬衫的布料遮不住里面衣服的轮廓,白色的内衣上面点缀着粉色的点点草莓。
    夏软有些紧张,陌生的环境,陌生的人,还有背后有些灼人的视线。
    那天的事只说了一句谢谢,要不要再感谢他一下,他还记得吗?或者他还能认出自己吗?那天哭的太惨估计都没法看吧?
    纠结症又犯了。
    ——————————————————
    日更  很甜  求个收藏~。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