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梯间的拥抱

    “我叫黎梨,以后就是同桌了!”夏软的思绪被同桌一道清朗的声音拉回。
    夏软看向对方,是个长相明媚的女生,正笑意吟吟的看着她。
    夏软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很高兴做你的同桌。”女生向她眨了眨眼睛,看着女生举止大方的在耳边给自己介绍这个新学校,夏软心里生起一丝羡慕。
    青春期以来父母的不断争吵让她变得自卑敏感,以前学校因为害怕同学知道家里的情况,而一直推脱邀请同学来家里,以及后来的一些事,最后落了个被孤立的结果。
    夏软开始害怕交际,害怕抬头,她很喜欢黎梨这样明媚大方的女生。
    黎梨的热情让夏软暂时忘记了身后之人,女生的友情是来的很快的,就像夏季雨一样,倾盆而下。
    到了中午吃饭的时候,在黎梨的性格渲染下,两人俨然一副知己重逢的样子,黎梨拉着她说带她去吃自己校外最爱的美食街,两个人嬉笑着走到校门口。
    前面站着一群人,都是附中的学生。
    最显眼的中间的一对男女,旁边的人在起哄,不难看出在把女生往男生身边推。
    男生身姿修长,把附中最简单的校服裤穿的笔直,上身一件简单的白T,一只手插在裤兜里,另一只手夹着附中的衬衫上衣。
    面前女生一脸害羞,应该是对他撒着娇,女生皮肤白皙,夏软离得不算远,能看见女生姣好的面容。
    ——以及
    男生漫不经心的表情,好像面前不是一个漂亮的女生,只是一个从未见过的陌生人。
    “陆肆和陈思思啊。”黎梨也看着前面的闹剧。
    “怎么了?”夏软看见的第一眼就认出男生是陆肆,他太显眼又让人印象深刻。
    “风云人物啊,陆肆,就你后桌,常年年级第一,长成那样再配又冷又拽的性格,学校女生恨不得都扑上去。旁边那个女生,陈思思,四班的班花,最近在追陆肆,搞得学校可热闹了。”
    “追到了吗?”
    夏软捏着钱包得手不由得紧了紧,莫名其妙。
    “不知道,以前追陆肆的都没成功,不过陈思思每天趾高气昂一副她必得手的样子,也说不准,漂亮是通行证嘛。。”
    说完黎梨拉着夏软的手往前面走,边走嘴里还念叨着。
    “以后这种热闹可多呢,吃饭要紧。”
    夏软走到那群人面前的时候,不由自主的低了低头,或许是因为自卑和社恐作祟,或许是不喜欢人多,又或许是因为人群中有那个人。
    她自然也不会发现后面男生停留在她背影的目光。
    “陆肆,陪我一起吃饭嘛。”陆肆收回目光看着面前几乎要贴在自己身上的女生,有些不适的往后退了退。
    他记得,前几天某人比今天贴的更紧,甚至还把眼泪抹在了他的衣服上,他却不觉得厌恶,只记得小姑娘身上的奶香味和腰腹上软绵绵的触感。
    这在最近叫什么来着,双标?
    *
    附中的课程很紧,夏软在原来学校的成绩还属于上游,但是在这里却还是感觉到吃力,上了一天的课又加上最后叁个自习,等下了自习天都黑了。
    刚准备收拾东西坐公交车回家,却被通知去班主任办公室填一个个人信息表。
    办公室在班级楼下,夏软到了办公室结果班主任还有事在忙,等夏软填完出来,学校都没剩几个人了,楼道也很安静只有叁两个学生在关门。
    夏软拐进楼梯间准备上楼拿了书包回家,在楼梯拐角的时候,听到有些让人难以启齿的呻吟声。
    “这里...真的...嗯...没人嘛?”
    一个娇媚的女声断断续续的说着,伴随着淫糜的水声和撞击声。
    “我看了,楼上早走光了,怕别人看到你这副骚样?”
    “老子艹的爽不爽?嗯?”
    “爽...摸摸这个奶子嘛...啊”
    夏软以前只见过班里的男生在后面看小黄片,亲眼看到这种事情还是第一次。
    她不知道现在这副场景该怎么办,是等着结束回去拿书包还是从另一个方向的楼梯间绕回去,但是她对这个学校不熟悉,不知道往哪里走,而且她现在有点走不动路。
    即使没有故意去偷窥这副场景,从楼梯的缝隙还是依稀能看到一些。
    一个女生趴在楼梯扶手上,校服裙被撩到腰间,上身的衬衫扣子大解,内衣都被丢在旁边。
    男生的衣着还算完整,只是下裤有些凌乱,随着身体的动作,腿间的东西在女生屁股进进出出,女生的胸被撞的一颤一颤的。
    女生的呻吟声和男生嘴里的荤话让夏软身上有些发软,夏软觉得害怕和羞耻还有些莫名的情绪几句让自己有些站不稳。
    又羞又急让她不由得落下几滴泪,却又不敢发出什么声音,撞破这种事情还是第一次。
    就在她身体一松要坐在楼梯台阶上时,一双有些温热的手从背后握住了自己的腰,他甚至用力往后带了带,夏软整个人像是陷入了后面那人的怀里。
    夏软被这样一吓嗓子险些就要喊出声音来,后面那人用另一只手捂住了她的嘴。
    “是我。”
    清冷的声音和薄荷味道像席卷一切的龙卷风一样侵入夏软的大脑。
    这样的感觉,不会再有第二个人。
    陆肆有力的手还留在自己的腰间支撑着她不会倒下,她觉得自己应该是产生了错觉,陆肆怎么会在这里。
    陆肆抱着怀里的人,看着她转过身来,一双哭的发红的眼睛委屈的看着自己,更像小兔子了,陆肆把人往怀里搂的更紧了些。
    拐角下的那两个人还在继续,陆肆感觉到怀里的女生身体甚至有些颤抖,抓着他腰间衣角的手也更用力了。
    夏软只觉得面前的男生的怀抱好温暖,腰间被他覆盖着的皮肤越来越热,有些酥麻,身体像水一样要软在男生的怀里。
    腿间好像有什么东西咯着自己,她不知道原来附中的校服裤还有裤带吗。
    正在大汗淋漓的那两个人不知道怎么了,呻吟声越来越大,就在夏软好奇想偏头看看的时候。
    温热的东西捂住了自己的耳朵,周边的声音开始消失。
    陆肆的手用力不让她偏头,夏软抬头对上了陆肆的眼睛,他眼睛一如既往的好看只是有些发红。
    怎么会有人长成这样。
    上挑的眼尾显出几分桀骜,配上高挺的鼻梁和薄削的嘴唇又有些生人勿近。
    现在。
    这样好看的人正看着自己,夏软能从他的眼睛里看见自己的样子。
    耳朵的嗡嗡声中她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声。
    砰、砰、砰。
    好快。
    好像要从胸口跳出来一样。
    无声的世界里,夏软看到陆肆的嘴型,是在对她说:
    看我。
    ——————————————————-————
    大家真的不和我说说话嘛~好孤单哇  求收藏求珠珠
    wb:应鸢_
    来找我玩啊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