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宝你湿了微h(百收加更)

    夏软从来没去过顶楼,她刚转学过来对这个学校基本是陌生的程度。
    黎梨带着书去了英语老师办公室,她是英语课代表,除了她,这个班里别人也不会注意到自己的消失。
    夏软拿了本物理课本和同步习题册,走到六楼顶楼的时候,才看见陆肆靠在天台门上,看见她来,从口袋掏出一把钥匙转身开门。
    夏软记得黎梨说,天台门常年锁着没什么人去,有些好奇的问道,“你怎么有钥匙?”
    “和学校拿的。”
    对哦,听说他家里给学校投资,拿把钥匙不是难事。
    开了门,便是广阔的天台,往下俯看能看见后面的操场和体育馆,夏软拐到墙壁后面的空间,有几桌废弃的桌椅,说是废弃却干干净净。
    “你经常来?”夏软回头问正在反锁门的男生,找了个椅子坐下。
    “还好,偶尔来。”
    “物理差?”
    陆肆从她怀里丑走刚刚一直抱着的书,翻了几下上面的笔记,坐在她旁边。
    “理科都差…”夏软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头,她也不想的,但是可能人就是差了点天赋?
    “没事。”陆肆揉了揉她头发,翻到她开始没有笔记的地方准备讲。
    夏软以前不知道陆肆的第一是什么程度,但是经过这半小时的讲课,她懂了。
    陆肆思路清晰,讲课也不死板,还一眼能看出她原来哪里的知识薄弱,如果一定要找缺点的话,那就是声音太好听了,离她太近了!
    温热的呼吸偶尔会喷洒在她的耳边,痒痒的,总是想转头看他。
    “做这道题。”把知识点讲完,陆肆从练习册里面找出一道综合题,检测一下学习成果。
    有陆肆前面的讲课,加上夏软本身也不笨,做的不算多轻松也是顺顺利利。
    夏软照着最后一个推导公式,写上最终的计算结果,还没放下笔就被一双手提起来抱到了陆肆的腿上。
    “对了吗?”陆肆看着腿上的女生抬头,眼睛亮晶晶的盯着自己。
    “嗯,现在奖励你。”低头便吻住了从刚刚讲题开始就想亲的软唇,夏软被他的舌头缠的舌根发麻。
    陆肆的手也从夏软的腰间探了进去,一只手在柔软的小腹上打着圈往上抚,另一只手撩起了她的裙摆。
    夏软被他吻得头昏昏沉沉的,直到天台的风吹上皮肤,打了个冷颤才清醒。
    衬衫被他解了个大半,裙子也掀起在腰间,陆肆的大手往上一提胸衣的中间,两个饱满的奶团子就挣脱束缚跳了出来,两个奶尖颤颤巍巍得战栗在空气中。
    夏软被他的动作吓了一跳,挣扎着把前胸往他怀里藏,屁股下面那种熟悉的感觉又开始了。
    她记得上次陆肆说这说明他硬了。
    “陆肆…不要…”,女生带着哭腔的声音把流连在颈边的陆肆拉了回来,可他并不准备停止,把人往上颠了颠,两个奶团子几乎要抖到他嘴边。
    “宝宝,让我亲亲?嗯?”夏软还没回应,陆肆就张嘴把蜜桃一样的奶尖含进了嘴里,手揉着另一边,把白嫩的乳肉捏成各种形状。
    “陆肆…嗯…”夏软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刺激,奶子又是疼又是酥麻,陆肆吮吸着乳尖的快感让她忍不住想要叫出声来,下面有什么东西控制不住往出流,风吹在湿透的内裤上凉的难受。
    夏软觉得全身都好痒,尤其下面。
    陆肆一路向下摸上了已经湿透的内裤,手指的骨节隔着薄薄的布料往里顶了顶。
    “湿了,宝宝。”陆肆吐出满是水光的奶尖,好像用气音伏在夏软的耳边说着淫糜的情话。
    “你别…说…陆肆…呜呜”听见他的话,夏软难堪的揪紧了男生的衣服,上半身起伏着往他怀里钻。
    ————————————————
    真正的肉在表白以后啦!
    阿肆说的等他是真的要等的那种嘿嘿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