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夜揉着奶尖(h)

    陆肆还没从她刚刚的哪句“从来不过生日”反应过来,夏软就抬头勾住他的脖子吻了上去。
    夏软仅有的接吻经验都是和陆肆,不会伸舌头,只是乖乖地和他嘴唇贴着。
    从女生的主动中反应过来的陆肆,立马反客为主,吮吸着软嫩的唇瓣,舌尖强势的探入口中缠绕。
    夏软被他吻的眼神迷离,浑身发软,只能倚在他的臂弯里喘着气。
    “陆肆,我们做吧。”夏软在陆肆怀里蹭着他的颈间,试探的啄在陆肆的下颌线上。
    说完一把被人摁在了天桥的栏杆上面,陆肆放肆的揉着她的腰,声音是前所未有的低沉,“你说的?”
    陆肆被她今天一晚上的举动惊到,平常小东西哪有这么热情,虽然他自己本来也没想让她晚上回去。
    “嗯。”夏软没有犹豫,一把搂住了他的脖子贴了上去,把自己送入男生的怀里。
    \
    听着浴室的水流声,坐在卧室床上的夏软开始打退堂鼓。
    卧室的浴室玻璃是半磨砂材料的,依稀能看到一点里面的情况,男生修长的身材和不容忽视的腿间挺起。
    车上和妈妈说了一句今晚聚会在同学家,顺便把黎梨的家庭住址发过去,妈妈才没有心思去查她,然后就跟着陆肆来到了这个公寓。
    她才知道,原来陆肆一直一个人住在附中旁边,他自己说是为了上学方便,夏软坐在床上打量了一下卧室。
    整洁干净,简单的黑白灰,床单上还有陆肆身上的薄荷气,实在紧张又没事干的夏软看到了刚刚放在桌子上的花束。
    拿起手机拍了几张照片,开始查里面的花种名字,好几种她都没见过。
    看着百度百科跳出来的词条,夏软认真的翻着。
    【桔梗花  真诚不变的爱】
    【洛神玫瑰  一见倾心】
    【薄荷  期待再次与你相见】
    “在干什么?”正看着花语的夏软被后面出声的人吓了一跳,陆肆全身上下只围了一件浴巾,四肢纤长,头发还湿着,滴下的水滴顺着腰间腹肌滑向浴巾深处。
    “没干嘛!”夏软被眼前活色生香的场面弄的脸红,低着头不好意思瞎看。
    陆肆看着刚刚还气势汹汹说要做的人,现在像个被欺负的小兔子一样缩在沙发里。
    坐在夏软旁边,搂着纤细的腰就亲了上去,“现在有的干了”。
    把人推在沙发上,陆肆的身体就覆了上来,裙子领口是松紧的,轻松就从肩膀拽了下来。
    柔嫩的肌肤暴露在空气里,陆肆摸到背后解开内衣,没了衣服的束缚,两个雪团子便蹦了出来,奶尖因为接触到空气挺立起来。
    陆肆的大手覆上去,狠狠揉捏着。
    “陆肆…呜”暴露在空气里,又被摸着的夏软带着哭腔想往他怀里藏。
    陆肆并没有给她这个机会,把小姑娘按在沙发上,嘴唇贴着颈边亲向了乳肉,满是荷尔蒙和动情的男性气息包裹住夏软。
    随着大手不断往下褪着裙子,陆肆的舌尖舔弄着女生粉色的奶尖,在乳晕上面打着圈。
    酥麻的感觉从乳尖顺道头顶,“好难受…痒”夏软的双手在空气中抓了几下最后搂上了陆肆埋在她胸前的头。
    动作摩擦中,陆肆的浴巾不知道什么时候滑落,一览无余的身材暴露在眼前,还有那根挺立的巨物。
    泪眼蒙蒙的夏软睁开眼,看到男生凶狠的性器,更吓蒙了。
    挺起身就想跑,被陆肆抓住反扣在怀里,那根灼热的东西正顶在她的腿间。
    “我不要…好大,会疼死。”浑身赤裸只剩了一件白色内裤的夏软被紧紧扣在后面男生的怀里。
    陆肆听着哭腔连连的女生,身下已经硬的发疼,只能轻轻揉捏着女生滑腻的奶团,边亲边哄,“我会慢点,宝宝。”
    手摸向女生腿间,揪下最后一件衣服,手指揉着探向蜜缝。
    —————————————————
    肾虚(  ???  ?  ???  )
    下午有个加更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