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慰(微

    一路上,周清都努力地减少自己的存在感,实在是害怕沉间与她搭话,幸好沉间没有再主动与她说话。
    车子驶入一个分叉口,路上的车辆明显变少了,转个弯进了另一条路,路上两侧路灯亮晃,行人叁两,除了他们便没有其他的车了。
    门口“江颐园”叁个字牌又大又亮,小区入口的建筑很简约低调,周清是知道这里的,H市最贵的小区,小区里都是独栋别墅,住在这里的人都非富即贵,她没想到,沉间也是其中之一。
    她之前来这里上过一次家教客,雇佣她的女主人不太满意她的教学,后面听说雇了一个会说四国语言的家教专职老师教她的孩子。
    这里的生活与她云泥之别,是她努力一辈子也达不到的生活。
    周清以为沉间的家也是那种富人家庭一样,父母在侧,几个仆人,她还在想如果见了沉间的家人,她应该怎么介绍自己。
    而沉间又会怎么介绍自己?
    但是很快她就知道自己多虑了,沉间是一个人住的,空荡偌大的别墅,陈竹离开之后,便只剩下沉间和周清两个人。
    周清站在客厅里,一只手抓着行李箱拉杆,十分局促。
    沉间走过来,随意地和他介绍了一下一楼各个方位房间是做什么地,然后伸手就从她手中拉过了行李箱,周清想要拒绝的时候,沉间已经提着走了。
    沉间说房间在二楼,然后让她跟上。
    到了二楼,沉间打开一扇门,说:“这是你的房间。”说完,将行李箱放在了门口,周清赶紧走了上去,微点了一下头,说谢谢。
    “你不用总是对我说谢谢。”沉间说。
    周清抬头看他,正想回复他,却看见他的脸在自己眼前不断的放大,然后赶紧把脸撇向一边,沉间便附在她耳边,继续说着:“以后,你还会接受我更多的...给予。”
    说完,沉间很快站直身体,不再与她靠近。可是因为他刚才的贴近,周清的脸又红了。
    她怎么这么容易脸红,明明他都还没有欺负她,沉间想。
    周清哪里知道他在想坏事情,耳边沉间说话的温热还留着余温,蕴得她脑子一阵慌乱,他不想她说谢谢,可是她却觉得此刻她也只会说谢谢。
    “我...”周清又要说谢谢了,但是及时地吞了回去,然后逃似地说:“我进房间了。”
    说罢转身进房,沉间在身后说:“我房间就在旁边,有什么事可以过来找我。”
    能有什么事!?周清思想一歪,想到了一些少儿不宜的事情,脚步更快地进了房间。
    进了房间,周清将行李箱一推,看到床整个人就直接扑了上去,脸埋下被子里,露出的两只耳朵,红得滴血。
    她这只送上门的羊羔,她蠢死了。周清在心里骂了自己一声。
    自己送上门给别人当情妇,她的真,蠢死了。
    周清双手握拳捶了两下床,然后转身,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想到身为情妇的某些事情,脸又发烫,只能再次双手捂脸。
    躺了一会儿,周清觉得床好舒服,都快要将她哄睡了,余光撇到行李箱,又清醒了,起身的时候觉得头有点晕,大概是站得太猛了,随即又感到一阵暖流从自己下腹涌出。
    周清一征,然后打开行李箱随意拿了换洗衣服和卫生巾进了浴室。
    这一两个月情绪不好生活也不规律,周清已经好久没有来例假了,她都快忘记这回事了,从浴室出来第一刻,周清去检查了一下刚才躺过的地方,看到灰白的被子上没有任何血迹,才放心的坐在床边。
    敲门声响起,周清心里一惊。
    周清看着门好一会儿,才从床上起来,将门打开。
    沉间太高了,开门,周清的视线就落在他胸膛上,沉间洗过澡了,换了一身居家服,衣服扣子没有系好,在她开门的时候振松了,于是拉了一条深V,周清看见里面的肌肉线条,还泛着水渍。
    “你——”沉间开口,却被周清打断了。沉间看见周清伸了一只手拉了拉他的衣角,低着头,身体微微晃动了一下,说:“我来那个了...今晚...今晚不能做那些事。”眼前都是沉间扣子开处若隐若现的肌肉颜色,绯红很快就爬到了她的耳朵上。
    她话里的意思他很快就明白了,沉间笑了一下,看着她的发顶,她的头发被剪短了,遮不住肩和脖子,留出一块嫩白。
    他根本也没想那个事,他只是来问一下她有什么需要,可是此刻看着她嫩白的后颈,随着吞咽的动作喉结动了动,沉间倒是有点被勾起了欲念。
    但是想到她刚才的话,只能压下,带着笑意回答她,说:“好。”
    沉间离开,周清关上门背靠着门顺势就慢慢蹲下,她捂着发红的脸,想到刚才沉间的回复。
    他真的,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来找自己做那些事情吗?周清只觉得脸更烫了。
    怎么能满脑子那些事情,周清在心里评价着沉间。
    回到房的沉间,脑海中只剩下那后颈的白色,不由自主地就去想起那晚她在他身下时,那脆弱嫩白的脖颈,绯红沿着下巴烧至耳后,还有她咬着唇情难自抑地表情。
    下身早已经肿起鼓起帐篷顶着裤子,沉间仰着头笑了一声,睁眼之间,眼角微红,他自认不是个重欲的人,可是遇到她,好似一点都不成立。
    他现在脑子里,就只有她赤身裸体被他进入肏哭的模样。
    但又想到她刚才说的不适,于是直接进了浴室,看着镜子里自己带着欲念的眼睛,无奈一笑,将手伸进裤子里,握住那个灼热。
    自青春期过后,他从未自慰过了。
    好在手法依旧娴熟。
    沉间抓着自己的硬物,快速的撸动,看着镜子想象着镜子里映照出周清的脸,她被他从后面制住,疯狂插入,脸上全是情欲高潮的潮红,想着她的声音,那软儒动听地声音,叫着他的名字,哭着求他不要。
    就像那晚一般。
    沉溺于自己对她的欲望,沉间幻听都变得真实,好似周清真的在他耳边叫着。
    就这样撸了十几分钟,沉间在自己情动的喘息声中射了出来,满手黏腻,精液在射精的余韵中还不断喷射出。
    一切结束之后,沉间只得又洗了个澡,冷水澡。
    ——————————
    再过一章我必搞黄色,请沉间和周清速速准备好!!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