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爱(4)H

    “啊……不要……不要……”
    南欢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埋在她身体里的那物就猛烈抽动起来,突如其来被这么对待有些不太适应,她一时间控制不住尖叫起来。
    江予握着她的腰,挺身抽送,一下一下,尽根没入,粗长的坚硬性器与那处柔软湿润的花穴猛烈冲撞,不止是女人,二人下身的交合处也传来一阵一阵噗叽声,听着让人面红耳赤。
    南欢没想到怎么会变成这样。
    她只是亲了一下江予的喉结而已,反应有这么大吗?
    只见男人掐着她的腰,慢慢将她抬起,二人性器的交合处不断有透明水液流出,花穴慢慢抽离男人的肉棒,最后卡在了头顶圆硕的龟头处,道:“欢欢你个小骚货,就知道勾引我,活该你被操,看看你这骚浪的样子,哪个男人见了不想操死你?”
    南欢听着江予的话,红着脸低头向下望去,此时江予正背靠着身后的床板,中间二人留下的缝隙很大,以至于女人一低头就能看见底下二人性器正在交合,尤其是她的花穴,正一张一翕地吞咽着男人的肉棒。
    她之前都是在手机上隔着屏幕看着那东西,现在好不容易到了近前能亲眼看一看,竟直接上演这般刺激的画面。
    江予皮肤不是很白,呈较为健康的小麦色,脸长得也还算不错,虽然有时候看着冰冷让人感觉生人勿近,可就有人喜欢他这样,比如说乔小米,虽然江予的分照样扣,可还是抵挡不了她对高冷人设的花痴程度。
    可他身下那根棒子乍一眼望去却蛮丑,粗硕的棒身伴随着青筋环绕,硕大卵蛋底部的毛发却极其旺盛,像一片浓密的黑色丛林,看着与他本人给人的感觉完全不符,差异实在是太大了。
    似乎因为自己悬空的紧张导致花穴一直紧含着不松口,那棒子又变得大了些,由于抽动而沁出的淫液顺着棒身流下,没入那片茂密的丛林中。
    这景象......未免也太色情了些。
    南欢偏过头,不敢再看。
    谁知男人突然松手,女人的身体由于重力原因直直往下落,都不用男人怎么挺动了,肉棒直直戳进最深处。
    刹那间,南欢只觉无法言喻的感觉直冲上那处。再从那处涌上四肢百骸,涌向身体里的每一个角落。
    女人只觉得眼前发黑,神智模糊,在疯狂的极乐与压迫而来的巅峰下,她连叫都没有叫出来,便喷出了一大股淫水,淫水被凶狠撞出,洒落得四处都是。
    还没等她说些什么求饶的话,男人又开始挺动起来。
    淫靡的拍击声随之响起,江予这一次操干得比刚才还要急些快些,他将南欢揉进怀里,毫无间隙地抽插,如同马达一般快速大力肏干。
    花穴克制不住地将那肉棒越绞越紧,“噗叽.....噗叽.....”在黏腻的抽送溅水声中大卵蛋一次次撞在她的臀瓣上,南欢屁股紧贴着男人正挺立的肌肉,股缝摩擦着男人胯间粗硬浓密的耻毛,一下一下,扫在她毫无遮蔽的花户上,勾得人心直痒。
    南欢被这样猛烈的操弄折腾得受不了了,开始求饶:“慢点......呜呜呜予哥求你......慢一点,啊......太快了.....”
    听着女人的如此娇媚的求饶,江予低头咒骂一声,伸手往南欢的屁股上拍了一巴掌,“啪”的清脆一声,就听男人道:“个骚货,让我慢点还夹我夹得那么紧!”
    南欢此时原本就被肏得身体敏感得不行,被江予这么一巴掌拍上来,花穴一阵抽搐,大股的淫水直直浇在肉棒顶端。
    江予闷哼一声,又是抱着女人抽插了几十下才抵着柔软处射了出来。
    带着灼热温度的浓精送入女人体内,江予抵着她几乎射了一分钟,南欢被那射进来的灼热精液烫得身体一哆嗦,连带着花穴也在不断颤抖。
    江予带着南欢侧身躺下,虽然射了精之后肉棒疲软了不少,但他并未抽出,任凭它留在女人体内体验那被柔软穴肉包裹的快感。
    男人将南欢刚才因为剧烈运动而汗湿散落在额前的碎发撩在耳后,柔声问:“欢欢,刚才我的技术你满意吗?”
    南欢脸上情欲未退,脸上还是红得烫人,听到男人这话更是红得更甚。刚才实在是太刺激了,刺激到她根本就没时间想太多,可又不得不否认,江予的技术确实好。
    “满.....满意。”她别扭张口,如蚊蝇一般小声哼哼,可江予还是听见了,轻笑一声,将害羞的小女人抱在怀里。
    高潮的余韵还未散去,南欢腿间正在吐着淫水的花穴快速翁张着,含着未抽出来的肉棒,热情难耐地吞咽起来,甚至又吐出了一口晶莹的水液。
    女人羞涩地将脸埋入男人怀里,可没曾想,那疲软的肉棒正再次慢慢变得硕大,推挤戳刺着女人的穴肉。南欢吓得瞪大眼睛.......这么快?
    不行,她才刚缓过来,要是再来刚才那么猛烈,她会被这个男人干死在床上的。
    南欢连忙从男人怀里脱身出来想跑,花穴脱离鸡巴时大股的水,还有些江予的精液,可还没往床边跑几步就被他抓住了腿。
    男人从床上坐起,双手推高女人白嫩的屁股,将她绵软无力的双腿架在了肩头。
    这样的姿势让那张勾人的粉嫩骚逼完全袒露在了他眼前,挺翘的屁股高高撅着,躺在床上的女人胸脯还在急促地起伏,她一脸惊恐地看着江予,这下是逃不掉了。
    江予伸出手指,拨弄了一下包裹着花穴的唇瓣,那处的骚洞一张一翕,正往外吐着水。
    江予眸光深黯,扶着再次勃起的滚烫性器蹭着女人的穴,哑声道:“这才刚开始呢,欢欢。”
    ----------------------
    于是今天又是先更新了合欢......
    明天有点事,应该不更新,就算更新肯定也是隔壁了
    我确定以及肯定!!!!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