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戒(1)

    雨势渐大,明明是白天,太阳却被乌云压得有如黑夜一般,单单只是看着就让人觉得喘不过气。
    树林里面弥漫着一股极其重的血腥味,还有一些微苦的药的味道,伴随着阵阵雨水袭来,气氛格外压抑。
    南欢用尽全力往树林深处跑,一路上都是荆棘丛林,她跑时一直神色紧张地往后看,生怕那人追上来,回过头时,胳膊上被划出一道血痕,脚下的裙摆也被树枝拽破了好几个口子。
    “欢欢快点走,”跑在她前面的小青喊了一声,“我们快到树爷爷那了。”
    南欢都已经不知道自己跑了有多久了,自从前两天知道这座山上来了个法力高强专门捕捉妖怪的道士起,她跟小青、小米以及其他的妖怪就一直在逃跑。
    只是可惜她法力低微,这山上与她一起的小妖怪法力大多都是这般,只能稍微戏耍一下平时在山脚路过的人类玩玩。至于面对那修炼仙法的道士,他们根本就敌不过,只能去找这座山上年龄最大最有见识、平时也护着他们的妖怪——树爷爷寻求帮助了。
    南欢没见过那个道士,只是听山上其他的小妖慌里忙张的过来警告说赶紧跑,不然会被那道士收进乾坤袋里,这辈子都不想出来了。更有甚者还会抽去内丹,废掉法力,尽数给那些道士提供法力去了。
    这边附近就有一个道观,里面那些修炼的臭道士就是这么做的,把妖怪抓起来后扔进炼丹炉里炼化法力给自己提供法术根基。好在树爷爷法术比他们高深,这山上又有瘴气与幻术庇护,平时那群臭道士也不敢轻易进来。
    可没想到,这两天不知道那群臭道士们从哪请来的一位修士大能,如此轻易地就把山上的屏障给破了。
    不到半天的时间,山上的妖就损失了大半。
    小米甚至为了保护她,故意留下来想用藤蔓制造的迷宫拖延,竟被远在一里之外的那人一掌打碎,她眼睁睁地看着小米被其他陪同的道士收进乾坤袋里,想要冲上去跟那群臭道士同归于尽的时候,还是小青把她给拉了回来。
    “你现在去就是送死!我们去找树爷爷,他肯定会有办法的。”
    见过那般具有威慑力的场面之后,就算还没见到那人,南欢也还是被吓到了,一路逃跑的时候腿脚都是软的。
    可即便是这样,她也不敢停下来。
    她怕一停下来,就会被那个可怕的人给追上。
    空气中血的味道越来越浓了,还伴随着一股浓烈的药酒味道,南欢在奔跑时只觉得身体无力,呼吸不畅,一看前面的小青,她竟不知何时倒在了地上。
    “小青!小青你没事吧?”
    南欢焦急地跑过去想把小青给扶起来,却见她身体瘫软无力,脸色发青,双眼发白,眼角旁有些许暗青色状的鳞片,不只脸上,手臂和小腿上竟也开始显露大量鳞片。
    “是雄黄酒。”小青有气无力道:“我动不了了,你快走。”
    小青是青蛇和人类诞下的后代,因一出生就因身上遍布极其吓人的青蛇鳞片的缘故,被母亲遗弃在山里,是树爷爷发现她并将她养大的。她的法术根基比南欢还要弱,甚至还不能化成原型,不然南欢还能带着她一起逃跑。
    “快去找树爷爷我会找附近的一个洞躲着的。”
    南欢心里怕得很,身边的朋友一个一个都被那群道士给抓了,现在小青也被迫留在这,就她一个人去找树爷爷,这一路上就算不会碰到那群道士,她恐怕也会被心里那种无端的恐惧给折磨死。
    “不不行,我不能把你留在这。”南欢咬了咬牙,上前拖着小青疲软的身体把她往一边丛林深处的山洞里带,一边拖着小青一边还在自言自语地安慰道:“我们俩的法术都很低微,你又是半妖,我们好好躲着应该不会被他们发现的应该不会应该不会”
    只是南欢原本就因长时间的奔跑导致现在身体没多少力气,现在又拖着小青,树林里道路泥泞难行,雨水模糊了视线,她没看清楚脚下,只是稍微拖着走了几步,就不小心踩到路上被落叶遮盖的石头,脚下一滑,竟从斜坡上滚了下去。
    耳边只听得小青嘶哑的呼喊声,天旋地转间,便是一阵阵的剧痛从身上传来,胳膊、后背、腰部、大腿、以及脚踝她感觉身体的各个部位犹如在尖刀山滚过一般,因为身体无力,她甚至连抓住旁边树枝停下来的力气都没有。
    最后还是身体装在一棵枝干较为柔软的树上,她的翻滚才停下来。
    大概过了半盏茶的时间,南欢才呻吟着动弹了一下,白色的纱衣早就被尖石割得不成样子,到处都遍布着血迹,身上密密麻麻地全是伤口,如果不是有身后的树做缓冲,她怕是要从半山腰滚到山脚下。
    不用被那群道士给炼化死,她自己怕是都要被那些石子给戳死了。
    刚用胳膊支撑着想起身,她就觉得一股巨大的压迫感从头顶上压下来。
    她极其熟悉这种压迫感,就在不久前,那股力量把小米制造的迷宫一掌打碎的时候,她就被这种压迫感逼得身体动弹不得,不知道是过了多久,要不是小青及时赶过来把她拉走,她怕是会一直被钉在原地,等着那群道士来给她收尸。
    女人身体颤抖地跟个筛子一般,不知道是哪来的勇气,她慢慢地转过头。
    背后哪里是棵树,分明就是个高大的人。
    那人一袭蓝色道袍加身,手里拿着一把晶莹剔透的宝剑,头上挽着道髻,额前一缕碎发因雨水的关系搭在脸上,有些怪异,但那人面容白皙,脸色清冷,长得很好看,那碎发看着看着竟还有些美感。只是他的眼神太冷了,那双漆黑的眼瞳不带任何情绪。
    男人就那么站在她身后,淡淡地看着她。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