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戒(3)

    南欢顿时瞪大眼睛,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坐在地上的男人。
    她以为自己的耳朵出问题,听错了他的话。
    “你……你说什么?”她惊恐且惧怕地又问了遍,一边问还一边往后退了一步,想确定刚才耳朵听的话没问题,并且随时准备着逃跑。
    一个修仙的道人,怎么会说出如此粗鄙下流之话?
    只见江予抬眼看了看她,淡淡道:“不是说要助我修行吗?那就把衣服脱了。”
    南欢和小青平日里在山脚下和那些路过的小书生们说说话,只是稍微用了些许软糯的语调,就能把那些书生逗得脸色发烫,心跳不止,说话支支吾吾,眼神闪避,似乎要找个地洞给钻进去,可见他们多么羞愧难当。
    可男人说这话时眼神没眨,脸色没红,甚至表情都没变过,仿佛得道升天的高雅仙人,七情六欲都无。
    可偏偏就是这样的人,又把那粗俗无比的下流话给说了一遍。
    “呸!你个下流的臭道士!”南欢骂了他一嘴,随后变回原身转身就想跑,可跑了没几步,身体就被一种不知名的力量的牵引着,天旋地转之间,又被拽回了男人怀里。
    她立马哭了起来,一改刚才嚣张的气焰,连忙道歉认错:“呜呜呜道长,我不是故意的要骂你的,求你放过我……或者直接给小妖一掌劈死吧,直接给我一个痛快。”
    男人摸着她光滑的皮毛,语气放轻了些:“别害怕,我只是想让你帮我一个忙。”
    “什么?”
    因温柔的安抚,怀中的小狐狸停下挣扎,但仍是不解。
    有什么忙是需要脱衣服才能帮助的吗?
    只听头顶的男人来了句:“我想让你帮我破戒。”
    南欢:“???”
    ……
    “所以……你要勾引去那个道士?”小青靠在树干上,眉宇间尽是虚弱之相,若不是刚才南欢赶来得及时,一直摇着她唤她的名字,她怕是刚才要昏死过去了。可听着欢欢讲述此事,她只觉得蹊跷:“他为什么要让你这么做?”
    “他说我是狐妖,狐妖有魅惑人的本领,只要能在两天之内帮他破了色戒,他就会放我走,不然的话就要收了我。”南欢扶着小青,解释间,一瘸一拐地往破庙走,“我看他就是个贪图女色的臭道士,什么破戒,就是他给自己找的一个冠冕堂皇的借口罢了,要不是他修为太厉害,我真想一口咬断他的脖子。”
    “那我们现在去哪?找树爷爷吗?”
    “去庙里,我答应了他,但是他得救我的伙伴们,我现在就扶着你去找他,让他帮你疗伤。”
    “他……会吗?”小青有些忐忑。
    之前她就被外面的道士伤过一次,那一次差点把她的根基给打碎,如果不是树爷爷耗费了百年的修为助她勉强化为人身,怕是早不知变成什么孤魂幽鬼去哪儿游荡了。
    像道士这种为了修仙炼丹无所不用其极的人,怎么会好心地给她疗伤。
    “会的,”南欢安慰道:“我刚才从山上滚下去的伤都被他治好了,他是个臭道士不假,但那么厉害的修为也是真的,肯定能帮你治伤的。”
    二人一瘸一拐,总算是来到了破庙。
    江予正在庙里静心打坐着,听到外面的动静,睁开了眼,只见小狐狸背了个奄奄一息的人回来。
    “说好的,你要救她。”小狐狸把人推到他身前。
    江予打量了那人一眼,只见女人脸色发青,身上遍布鳞片与古怪的青筋,皱了皱眉:“半妖?”
    “怎么?你不救?”南欢有些急了,“你说过会帮我救人的!”
    他道:“那是得等你让我破戒之后,并不是现在。”
    “小青要是再耗下去会死的!”小狐狸急得像是要哭出来了一般,又开始骂起了人:“臭道士!小青她也算半个人啊,你连人都不救?算什么怀济天下的修仙道士啊!就是个色胚子!还小心眼!现在救救人不行嘛.......”
    江予又看了那人一眼,心想现在都已经变成了这个鬼样子,哪里还算是个人。
    不过他还是动了动手指,将一部分真气渡给了那半妖。
    “她现在的命勉强能保住,只是毕竟是蛇妖,被雄黄酒伤过之后只能以本体的机能慢慢恢复,其余的我帮不了。”
    见小青脸上的气色稍微好转了些,身上的一部分鳞片也被压了下去,南欢才终于放下心来,松了一口气。
    可耳边又再次传来男人的声音:“我既帮你救治了她,你现在是否也要兑现你的承诺?”
    南欢心里咯噔一声,她颤颤颤巍巍地转头看着男人,又看了看旁边的小青,最后还是下定了决心,“好。”
    江予一挥袖子,小青便消失不见,南欢一时恐慌气愤,以为这臭道士收了小青,又想骂他,就听男人道:“我把她送进山里疗伤了,她现在也不适合待在这里。”
    小狐狸反应过来,脸上一阵爆红,她低着头不敢看向男人,最后小声道:“我,我要怎么勾引你?”
    江予没回答,反而再度闭上眼,开始打坐,只道:“后天的这个时候,你若是不能让我破戒,我会收了你。”
    明显是要她自己想办法,南欢咬了咬牙,心想豁出去了,反正这身上的衣服也是破破烂烂的,不穿也罢,再加上这臭道士长相俊美,比山脚下的那些男人可好看多了,就拿出平日里勾引人的法子施加在他身上就行。
    女人把身上的破烂衣服尽数脱下,身上一点遮蔽都没有,但她还是羞着慌,还是第一次脱光了衣服站在一个男人面前,好在面前的男人正闭眼打坐,没看她。
    南欢又觉得不对,她上前两步,在江予面前埋怨:“你都把眼睛闭上了,还怎么知道我在干什么啊?”
    江予闻言,睁开了眼,映入眼帘的便是女人光滑的胴体,他料想的果然没错,这小狐狸皮囊娇嫩美艳,白得发光,用来勾引人最合适不过。但有些也是他没有想到的,比如说女人胸前那对挺翘的乳,鲜红的乳珠在白嫩的两团乳肉上轻颤着,如同紧张时期的她一般,稍微受到一点刺激就要颤个半天。
    他是第一次见到女人的双乳,没有什么异样的感觉,也并未觉得有何不适,只是觉得那颤着的两团,与这小狐狸格外相配。
    “就算闭眼,也能知道你在干什么。”他道,“坐到我怀里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