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戒(7)H

    这一次的亲吻,与上一次相比,给人的感觉完全不同。
    小狐狸还沉浸在战胜了道士的喜悦中,猝不及防就被这道士用手按着脑袋往前,她还没反应过来,小嘴微微张开着,就给了男人可趁之机,滚烫的舌就此探入,毫无章法地在她口内胡搅蛮缠。
    二人嘴唇贴合,江予初尝情欲,根本不懂什么花样,只是用舌舔弄她口腔每一处,满满的都是渴望。
    小狐狸反应过来,挣扎着想躲,身体却被男人紧紧锢住,根本动弹不得,只觉得唇舌发麻,胸腔里的气息呼不出去也进不来,意识渐渐模糊。
    就在她觉得自己要被闷死的时候,男人终于松开了她的唇。
    南欢有如重获新生一般大口喘气,等到神志稍微清醒过来,就开始宣告胜利:“色胚!你输了!”
    话一出口,却是二人想不到的沙哑娇媚,带着勾人心魄的语调。
    尽管不想承认,可事实摆在面前,他的确是输了。
    江予大掌抚上小狐狸的脸,现在外面的天已经全部黑了,因今夜风雨交加,并无鲜明月色,可这小狐狸的身上犹如被披上一次银纱一般,在漆黑里冒着点点的光,勾得人欲望丛生。
    一股强烈的隐秘欲望在心里压抑许久,现在被南欢当面说破,他也不觉得尴尬,甚至想着若是以后日日都与这小狐狸此般贴合纠缠,倒也不算一件坏事。
    南欢没想到事情发展得竟如此容易,她还没按照那书上的姿势一一来实践呢,这道士这么快就露出了马脚,不过也好,现在赶忙去救小米他们也不迟。可男人依旧死死锢着她的肩,底下的那根阴茎已十分肿胀,他自己仿佛被置身于火炉之中饱受煎熬。
    一部分是他固执地想用法术压制却遭反噬伤及身体,另一部分,是他心底潜藏的欲望被完全勾出,无论是哪一种情况,现在都需要得到缓解。
    “还.....还不算。”半晌,小狐狸才听到男人缓缓开口,声音沙哑非常,已不再是刚开始时听到的那清冷的少年音,伴随着男人身上的灼热温度,他那低哑的嗓音似乎是在火中被煅烧了一般。
    江予想到什么,顿了顿,道:“我......还没射出来。”
    他之前从未说过这般露骨词语,但早已有所涉猎,他曾在藏经阁看到过有关男女双修的经书,只是草草略过几眼。但他记忆力向来很好,只是扫了几眼,就记了个大概。
    南欢一听男人这般说,又在心里骂了他句色胚,可转念一想,那修仙的道士大多自恃清高不愿承认错误,既然他说要让他射出来,那自己就满足他,好在最后再完完全全打他的脸,到时候就不信他不认账!
    他那处现在既已硬起来了,就在自己的私处底下冒着层层热气,她的花穴还时不时地略过他棒身上面的菇头,想着刚才在那画本子上看到的姿势,她纤手揽着男人的肩,头微垂,滚圆挺翘的小屁股微微撅起,然后慢慢地,慢慢地,一点一点往下,试图吞下那根滚烫的肉棍儿。
    南欢尝试着用手分开两片花瓣,托住那龟头就往里面挤压。
    “唔.......太大了,好痛!”女人小声惊呼。
    江予听她娇媚的呻吟,身子抖了一抖,肉棒因着这一刺激,龟头分泌出少量粘液。二人的下体堪堪贴合,就受了如此的刺激,更别说他那欲根正被紧致湿热的肉穴紧紧地咬住,就像无数张柔软的小嘴吮吸他的欲根。
    江予原本猩红的眼此刻变得愈发疯狂,像是着了魔一般,死盯着女人的娇媚的身躯,手不可控地攀上女人的腰,随后附在温润如玉的双乳上,这般黑暗的环境对于江予这样修仙的人根本就起不到阻碍作用,只见那嫣红的两点被夹在修长的两指间,男人用了点力气捻磨,竟将那两点捏得变大了些,又变硬了些。
    男人呼吸一窒,手上又加重了力气,那两团乳在手中肆意变换着形状。
    “啊......”小狐狸发出难捱的呻吟,不知道是上半身的双乳被男人捏得难受,还是下半身穴口含着那肉棒的艰难,她有些怕疼,下半身只是含了一点那棒子就有些疼痛了,还伴随着些许酥麻。
    轰隆!
    一声巨晌袭来,外面竟然打起了雷。
    南欢被那惊雷吓得两腿一软,原本跨坐在男人肉棒上的她突然间身体急速下滑,那硕大的鸡巴势如破竹地插入她娇弱的花穴,最后竟还有一半露在外面。
    一股鲜血伴随着淫液从花穴里淌了下来,随着肉棒缓缓流下,打湿了遍布在男人欲根周围浓密的毛发,肉穴在疼痛和紧张的双重刺激下,愈发用力地咬合那道士的欲根。
    两人同时发出呻吟:“唔……”
    小狐狸初尝情事,女上位确实为难,她此时只觉得身体犹如被一把利刃劈开一般,疼痛异常。
    原本红润的脸色顷刻间煞白,她有些害怕,不想再继续下去了,想逃离此处。
    轰隆!
    又是一声巨晌袭来,破庙外,闪亮晃人的雷电猛地劈下来,仿佛将天幕都撕裂成了两半。
    雷电闪动间,不断有刺眼银光照亮漆黑的屋子,小狐狸蜷缩在男人怀里,只觉得整个房子似乎都在这撼动天地的暴风雨中震颤。她是最怕雷电的了,现在虽然还不到她渡雷劫的时候,可这般骇人的天气她也没见过几回。
    下身又下意识紧了一些,紧紧含着男人的肉棒不松口。
    “嘶......”男人轻吟一声,随后轻轻揽着小狐狸的肩,哑声道:“欢欢,你咬得我太紧了,松一点......”
    可现在小狐狸完全沉浸在对雷电的恐惧里,根本没心思听他的话。
    男人伸手一挥,屋里复又明亮起来,原来是他又重新点了火堆。
    有了光,小狐狸也没那么紧张了,可这般明亮的环境,二人此刻的情形在闪烁的火光下看得清清楚楚。
    映入江予眼中的,是那女人那张动情的脸带了些许恐惧的脸。她双眼迷离,面颊泛着红晕,被难耐的情欲痒得直咬着嫩唇。
    美艳非常。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