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戒(13)H

    滚烫的肉棒捅进深处,严丝缝合,不留一点缝隙,剧烈的胀痛感一股一股涌上大脑,南欢只觉得眼前发黑,原本祈求的呻吟现在根本发不出来,眼前更是一阵头晕目眩。
    胀……太胀了。
    但那极度饱胀之中,又似乎有一股教人崩溃的极乐,她原本还觉得羞耻不忍大叫,毕竟此时是白天,又是天晴的好时候,说不定会有什么小伙伴来破庙歇脚晒太阳,这要是被人看见了可如何是好。
    她顾忌着这样的可能性,一直不敢叫得太大声,怕把小青或是其他的妖怪朋友给引来了。
    可现在她却是什么都顾不得了,下意识地又哭又喊:
    “不要!……唔……好奇怪,呜呜,你在做什么……好深,插得太深了……臭道士……好涨呜呜呜……”
    只听江予哑声低笑:“自然是在双修啊我的小狐狸,现在我的肉棒已经操进了你的子宫之内,只要等下给你灌入了精液,你的修为就会大增。”
    一脸不染凡尘的谪仙面孔,嘴里竟冒出这般淫言秽语,偏偏江予本人还不觉得有什么。
    他今日在那画本子上得知,男女行事也是需要些许情趣的,有时候说些淫话更会令女人情动非常,虽然说出口时有些感觉难以启齿,不过想着左右无外人,小狐狸听闻此话也会将他那欲根吸得更紧,何乐而不为?他现在既已破了戒,又何必在意那些戒律清规。
    只见小狐狸又羞又气,拼命扭动身子:“我不要……不要跟你双修了……好胀!”
    “不想与我双修?你想与谁双修?”江予将女人揽腰扶起,有力的胳膊将她紧紧锢在怀中,南欢只觉得身体里的那根棍子转了个面,又往里使劲戳了戳,抵在花心深处的软肉上,惹得她娇喘连连。
    她被男人抱在空中,又是背对着他,看不清身后男人是何表情,但这姿势格外淫荡,她在那图册上看到过,当时就觉脸颊发烫不敢多看,竟没想到不久之后她就如那画中的淫荡女子一般被男人以此姿势挨操。
    因为紧张,再加上女人子宫口紧窄逼仄的原因,江予只觉得自己的欲根被无数张柔软湿热的小嘴使劲吮吸,快要将他的精气神儿都给吸出来了。
    “嘶……”江予眯着眼睛下意识地朝女人白嫩挺翘的屁股上拍了一巴掌,“骚货,轻点吸。”
    男人开始扶着小狐狸的腰开始在庙中走动。来回走动间,肉棒就在小子宫里撞击起来。
    她那宫腔比起花径来不知紧窄了多少倍。此时江予只感觉那无数湿热小嘴死死箍在他的欲根上,欲根的下半截浸泡在一团蜜水之中,被湿热的媚肉夹弄着又暖又软,上半截却是崎岖难言,寸步难行,更有一种隐隐的酥麻疼痛,从尾椎骨直直窜入大脑。
    这般极致的快感教男人血脉喷张,双眼猩红,最后,脑海里的最后一根弦崩裂,他凭着本能,一面走,一面提跨狠操,带着极其沙哑的粗喘。
    现在的他不再是之前高冷的道士了,像一头凭着本能进行性事的兽。
    “双修自然是要找修为高深之人,不止修为,那人还要有能耐能将欲根插进你的子宫里,把你的小子宫全部都灌满精液,你想找哪个男人来肏你?有我还不够吗?看看现在你这副骚浪样子,是不是就想勾引男人来肏你?”
    “不……不是…….不是呜呜呜…….”小狐狸被操得神志不清,但还是下意识地想反驳。
    “不是?骚货,看看你的淫荡样,特别是这里,吸得好紧,还说不是?”
    抬手之间,男人竟用法力变换出了个水镜来,呈现在二人身前,把二人此刻的淫靡景象尽数映入镜中。
    水镜中的女人一身雪肤布满了吻痕和牙印,浑身瘫软在江予怀中,大开的腿心间,娇嫩的花穴被男性的巨根撑开到极点。
    男人修长的手指在她湿亮的毛发间扫了扫,就摸到了两人相连接的地方,可怜的阴唇都被紫红色的硕大肉棒塞得都有些发肿了,白皙的腿儿上全是淫水和精液。
    “看见了吗,你的这处骚穴儿还在缩个不停,还说不骚?刚刚不是还说要双修吗?这可是让你承受性爱的极好姿势,你可得好好受着。”
    男人低着头,在小狐狸耳边轻笑,沉重的呼吸有些紊乱,牙齿轻轻咬着女人的耳垂,带着一团炙热的火,要把女人脑海里仅存的理智都要烧灭殆尽。
    南欢不敢再看,只能闭眼。
    看着这小狐狸有意闭眼闪避,他冷哼一声,伸手抓住她胸前的嫩乳,在掌中重重揉压。
    “骚狐狸,把眼睛睁开,看看我是怎么肏你、与你双修的。”
    雪白的乳肉被男人肆意地蹂躏,两粒艳红的如花生粒一般的乳头被男人夹在指缝中来回拉扯着。南欢被逼得不得不睁开了眼睛,看着面前镜中的自己,迷离的眼止不住地落泪。
    江予眯了眯眼,炙热的精裸胸膛紧贴着小狐狸的后背,开始挺动胯部,插在子宫里原本渐缓的肉棒又再度捣弄起来。
    “啊!不要动了…….好涨!”南欢眼前一阵发白,下意识地尖叫出声,已经没有清醒的神志了,只能凭着本能向男人求饶:“不要……慢点……道士求你慢点……太快了呜呜呜……”
    那粗壮的肉棒插得实在是太深了,只是稍微一动,女人的小腹就绞紧抽搐着发麻,更别提江予的繁重抽插了,女人哽咽着半弓着腰,娇喘着看向镜中的两人交迭的性器处,那根巨物狰狞得可怕。
    “骚货,你那浪逼夹得那么紧,我只是稍微一肏,淫水全部都被带进子宫里去了,精液全射在里面了……”此刻道士也完全放开了,对着图册里的淫话,一句一句,全部输进女人耳朵里。
    肉棒前端的龟头抵在娇软的嫩肉中,那处几乎都是泡在淫液中的,捏揉着手中的白嫩奶乳,将小狐狸环住,男人的操动渐渐快了起来。
    “唔啊!慢点慢点!入的太深了,求求你…….道士……别顶了,不要……不要……呜呜呜……”
    那可怕的深度肏弄将南欢弄得浑身绷紧,香汗淋漓的娇躯无意识地颤栗着,只听那二人交合的地方噗嗤噗嗤水声不断,快感如同水中涟漪般,在花心处圈圈荡开,随后蔓延至大脑。
    “啊!唔……别弄了……呜呜呜……道士……道士……”
    此刻南欢整个人都套坐在大鸡巴上,被男人的肉棒顶得身体上下剧烈晃动,一低头,就能看见那硕大肉根肏进自己穴中的奸淫情形,被刺激得大脑一片空白。
    男人的呼吸也逐渐急促,被湿热的穴肉和子宫夹紧的欲根爽到了极点,看着被肏得只知道哭的小狐狸,他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些满意的笑意。
    “欢欢,你那骚穴缩得好生厉害,是不是要到了?”只听江予在耳边哑声道:“等我把精液射给你,再来欣赏你那骚穴儿喷水的美景。”
    南欢此时已经被肏得两眼发白了,从那花穴深处散出的快感刺激得她不自主地尖声哭叫。再加上男人最后的百来下猛烈抽插,更是差点让她喘不过气来。
    痉挛的花穴几乎快要濒临至极限时,男人的手竟然捏上了她充血的阴蒂,一股可怕的电流瞬间炸开,从穴口蔓延至四肢百骸,再直直冲上大脑。
    “啊啊啊!!!”
    男人滚烫的精液再次滚滚射入子宫中,在南欢尖叫着差点要昏厥时,堵塞在骚穴中多时的大鸡巴终于快速拔了出去,肉冠在刮过穴内的敏感处时,被掐着阴蒂的南欢,终于浑身抽搐着潮喷了。
    只见小狐狸那大大分开的双腿间,被操得肿胀闭合不上的穴里,喷出一股透明的液体来,尽数射在了二人身前的水镜镜面上,随之还有大量的白浊精水从穴口往外涌出,淌到了两人交迭的身下。
    ……
    时间不知过去了多久,南欢脑子里面一直都是昏昏沉沉的,不算多清醒,也没完全昏过去,只是感觉身上的男人一直在折腾她,就没个休息的时候。
    原本正头顶的太阳此刻已经偏向西方山头,落下淡淡的霞光,整个山在这红霞的照耀之下都像披上了一层朦胧的纱。
    只听那位于半山腰的破庙里,噗嗤噗嗤的淫声响成一片,只见那地上,一道水渍曲曲折折,从蒲团到破旧佛像前,又从佛像前绵延至门口处。
    江予抱着怀里的小狐狸,操到哪,她穴里的淫水就流到哪。忽然间,他停下来,将女人重重抵在佛像前,只见又是一大股晶莹汁液落在地上,随之混杂的还有一缕一缕浓稠粘腻的白浊,正是男人刚才浇灌进去的阳精。
    江予捏着女人的下巴,道:“骚狐狸,方才射得你爽不爽,嗯?都吃下去,一滴不许漏出来……这可是祝你修行的大好精元。”
    一面说,刚疲软下去的欲根又开始硬涨起来,南欢的穴儿只漏了几滴精液出去,立刻就被那肉棒堵得牢牢的,她腹中酸涨,呻吟不止,江予还抱着她朝外间走:
    “这庙里我也走腻了,不如现在就去外头逛逛,呼吸林中新鲜空气?对了,你不是想让那青蛇也一并一起吗?不如我们现在就去找她,在那青蛇面前,让她亲眼悄悄她的好友是如何被我操身下直冒淫水的。恐怕她见了你这般淫荡的样子,怕是以后就知道你是一个淫荡的小骚货了,只会被男人干的小骚货,只会求男人双修,把精液射进你的小肚子里”
    话音未落,怀里的小狐狸仿佛是感觉到又被浓浆浇灌冲刷的沸热,仅仅只是听男人一番言语形容,竟然又到了高潮。
    此刻她已被男人操得浑身疲软,眼中含泪,那地上一大滩的水渍都不能看了,那地上大片的糜白,只是一眼望去就能让人想象出这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再说她人,原本昨晚被男人欢爱之后留下的红肿印子还没消除,现在大腿上又印上了方才肉体拍打时的红痕,还有一道接一道青青紫紫的指印,可男人仍是不停歇,欲根一直停在女人的花穴内,在她高潮的余韵中感受着被花腔紧紧吸吮的极致快感,一下一下,肉棒再次挺动,更狠地再次把她肏上巅峰。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