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戒(14)

    天气正好,艳阳高照。
    南欢双手叉腰站在道观门前,眼神里满是坚定与愤怒,今天她定要踏破这山门,把小米给救出来。
    身旁的小青面带犹豫地看着她,小声道:“欢欢,就咱们两个人贸然前来对抗那些道士应该有些不妥吧?他们毕竟也修道多年,就咱们两个人怕是敌不过,尤其……我还是个拖后腿的。”
    “别怕。”南欢轻轻拍了拍小青的肩,安慰道:“今非昔比,我现在的修为可比以往强得多了,对付几个乳臭未干的小道士根本不在话下。”
    小青刚才是见识过南欢的本事的,只见她伸手一挥,树叶迎风而起,那风力强劲,似乎能将那碗口粗的树枝都给折断,有几分那天那道士掌法的凌厉之相,只是可能还是她自己的根基有些落后了,那强大的力量只持续了几秒,随后便消灭殆尽。
    “是这样没错,可那老观主还是有些本领的,要不还是等那道士来吧……”小青向来谨慎,对南欢小心劝慰道,“毕竟那老观主说不定已经吸收了一定的修为……恐怕我们敌不过。”
    小青不说这个还好,一说,南欢只觉得更气。这也是她带着小青单枪匹马杀上山来的原因。
    自昨夜欢淫过度之后,南欢似乎真的吸收了那臭道士射入她体内的精液,修为大增,甚至早上醒得都比那男人早。
    原本她也打算与今日那道士一起去道观救人,但看着道士的那衣服上沾了她的淫液,想着当时被他抱在怀里是闻到的那味道,小狐狸脸上就一阵潮红,说什么也要让道士穿了干净的衣服才能走。
    她是在山脚下的河边给那臭道士洗衣服时遇见小青的,原本二人也只是聊聊普通的家常,结果没想到正好碰见那道观里的两个弟子在一旁的林中说话。
    二人偷听了片刻,便明白了大概的情况。
    原来那隔壁山上的道士大肆捉拿妖怪并不是所谓的除妖惩恶,而是借着这个由头给那观主炼化妖丹吸取修为,他们已捉捕了附近山上的大多数妖,现已准备提取妖丹进行炼化。
    南欢本就觉得那对面山上的道士不是些什么好鸟,只是没想到竟然令人作呕到如此程度,她实在是心系小米的安全,若是小米的内丹被那观主给毁了,怕是现在她的性命已岌岌可危。
    原本给那臭道士洗的衣服就直接扔在了一边,一掌把那两个道士给拍晕之后,南欢带着小青上了隔壁的山。
    小青虽然不会多少法力,也没有内丹辅助修为,但她在林中有天生一股敏锐的直觉,且能与山上的蛇类说话。这道观在山的背阴之处,山上蛇类众多,尽管那群臭道士在道观周围布满了法阵与硫磺,还是有些蛇类能够躲过这些并带领她们走向道观深处。
    南欢虽然莽,但也知小青说得有理,若是在那道观门口贸然将弟子打伤,说不定会惊动里面的人。她现在连小米的具体位置在哪里都不知道,最好还是先打探一下情况,观察地形。
    二人跟着一条红黑相间的小花蛇从道观大门口往左边绕去,穿过一条林荫的小路和一段山路,大概走了有一柱香的时间,只见那小花蛇停在一处有些破碎的墙边。
    它双眼漆黑,一下一下地吐着蛇信子,示意她们可以通过这面裂缝到道观里去。
    小青低头朝它道谢:“有劳了。”
    小花蛇挥动着尾巴,随后转头往墙壁缝里一钻,一瞬间就没了影子。
    南欢顺着那墙壁的裂缝往里面看了一眼,随后转头对小青道:“里面不知是何情景,小青,你之前被雄黄酒落下的伤还没有好完全,最好还是不要跟我一起进去,就在附近找个地方先等我就好,不要被他们给发现了。”
    小青启唇微张,想说些什么,可想着就她现在这个样子根本就没什么能帮得上忙的,唯一的用处也就是只能帮好友指指路了。若是留在此处被那些道士发现了,说不定还会给南欢带来麻烦。
    “好,我就在附近等你。”
    “嗯嗯,”南欢坚定地对小青点了点头,“我一定会把小米带回来的。”
    ……
    事情进展得很顺利。
    南欢原本以为进入道观之后会被那些道士发现自己身上的妖气,可她在这道观道观中游荡许久,还是安全的。
    而且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这里有一股特别诡异的安静氛围。
    南欢还记得那日那群道士上山捉妖的情形,黑压压的一大片人,看着还挺骇人,其实修为也就那样。如果不是守护山的屏障被江予那个臭道士给打碎,恐怕也轮不到那些人能把小米给抓过去。
    一想到这,南欢恶狠狠的咬了咬牙,又开始骂了起来:“臭道士!色胚!王八蛋!”
    如果不是他,她现在至于费这么大的劲要来救小米吗?
    逐渐地,南欢觉得有些不对劲。
    潜入这诺大的观中许久,除却原本在道馆门口守卫的那四人,在这一路上碰到的巡回检查的人,竟然连十个人都没有。
    太少了。
    少得南欢觉得心里一阵害怕,是不是那群臭道士知道自己要来这,偷偷弄了埋伏。
    也不对,他们怎么可能知道自己会来?且她刚才观察了许久,这不像是有埋伏的样子,只是透露着一股诡异的安静,似乎没有多少人的气息。
    之前见的那些遍地的道士现在人都去哪儿了?
    南欢心里有些慌,但还是耐着性子去找小米他们被关押的地方。
    道观不大,因是建在山上的缘故,道观内部树木众多,枝叶繁茂,她变回原形藏匿于树叶之间,很容易就能躲过巡逻的道士的搜查,只是找了半天仍然找不到目的地。
    南欢的视线落在道观的正中央处,那是一个有些大的阁楼,外面摆放着整齐的剑阵,里面似乎焚烧着檀木香,隔着有一段距离她都能闻到。
    是在那吗?
    她有些不确定。
    可这周围都找遍了,她连小米的丝毫妖气都查觉不到……
    排除掉最令她担心的那一种可能性,恐怕她也只能被关押在那种地方了。
    小狐狸咽了咽口水,趁周围没有人,四只爪子飞快挥动,从树上一跃而下,快步跑到大殿旁的一座雕像后面,随后又绕过大殿,从侧边的窗户悄悄地钻了进去。
    殿内焚烧的香更加浓烈,不只是檀木,还有一种更奇怪的味道,闻起来有些熟悉,却也有些让人觉得头晕恶心。
    察觉到房间里似乎有人走动细微声响,小狐狸立马躲在一旁的幕布后面。
    “师尊,新一批的妖丹已经被炼化完毕,是否现在进行修炼?”
    隔着帘子,小狐狸看不到来人是谁,只能听到一个有些模糊的声音,但内容却听得格外清楚。
    果然!这些臭道士好好的修仙正道不走,竟然干起了这般邪恶的勾当!
    只是现在她还不能轻举妄动,这大殿里似乎被一股强大的力量给笼罩住了,压抑得很,自她从那窗户钻进来起就觉得有些呼吸不畅,眼睛发昏。
    原本那老道就有些修为,此刻要是再露出些马脚,怕是营救小米不成,自己反而也会被他们给轻易抓住。
    “咳咳……”只听一苍老浑厚的老者轻咳一两声,道:“咱们前几天捉来的妖,此刻还剩下多少?”
    南欢知道这个声音的主人是谁——这个山上的老观主,因为修炼法术活了挺久。听树爷爷说,它原本还是个小树精的时候,那道士就已经在这山上开始修炼了。
    这道士活得竟然比树爷爷都还长。
    “只剩下最后一批了。按师尊的吩咐,弟子们特意把那些修为较为高深的妖留在了最后,他们体内的内丹已经被我取出,此刻正在丹炉里炼化,想必再过一日就可出炉了。”
    听到此处,幕布后的小狐狸狠狠地握紧了爪子。
    小米的内丹已经被他们取出炼化了……
    他们竟然真的敢……
    “还不够……”苍老浑厚的声音又咳了两声,缓缓道:“不过是些蝼蚁,那些修为才百年,更何况人与妖习性相斥,他们那些修为与我而言融合极为缓慢。……我见前几日那位助你们破山的那位年轻道友修为倒是不错,小小年纪就有如此修为……只是可惜年纪还是太小,无法驾驭那股力量,若是把那修为全部都给老夫……”
    小狐狸听得心里大吃一惊,这老道捉他们这些小妖还不够,竟然还把念头打在了江予头上!
    “谁?!”凌厉的强风突然袭来,幕布“撕拉”一声突然裂开。
    南欢虽然率先一步意识到危险往旁边躲闪,还是被那掌风所创,撞在了身后的门上。
    小狐狸只觉得胸腔内被一股烈火灼烧,烧得她钻心得疼,一时间连逃跑的力气都没了。
    刚才仅仅是一个呼吸不稳就被那老道看出了端倪,他修为竟然如此高深?!
    只见眼前一面容较为年轻的道长面容狰狞,拔剑上前而来,应该是那老道的弟子,他冷笑道:“想不到竟然窜进来一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狐狸……”
    南欢咬了咬牙,后腿一蹬,从侧面的窗户往外跳去。
    “想跑?”身后穿来男人的声音,伴随着一股极冷的寒意:“剑来!”
    一时间,原本在殿外徘徊的剑阵突然开始剧烈震动,像是有了灵性一般,追随小狐狸而去。
    南欢原本是想用法力将那些剑打碎的,可那老道的掌风凌厉,竟让她一时间使不出来。他那弟子修为似乎也颇为高升,仅仅是吐出一两个词,漫天剑雨就朝她袭来。带着压倒性的气息,让人根本无处可逃。
    她还是大意了。
    应该与江予一起来的,她怎么就会觉得她自己一人有这个能力可以救小米呢?
    现在好了,被万剑穿心,最惨的死法也不过如此了。
    逃不过了。
    小狐狸认命地闭上了眼,既然救不出小米,与她一并死在这……也不错。
    想象中钻心刺骨的痛并没有到来,身体反而是轻飘飘的,南欢有些疑惑,难不成那弟子修为竟如此高深,杀人不见血、不感疼痛,直接就如此断送了性命?
    直到她落入一个温暖的怀中,闻着那熟悉的冷杉气息,小狐狸才睁开了眼。
    将她抱在怀中的男人,赫然就是姗姗来迟的江予。
    而朝她射来的万千剑雨,也在一瞬间,“砰”的一声,全部裂成了碎片。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