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戒(17)

    石门缓缓打开,洞穴内虽然点了灯,但还是有些昏暗,再加上隔的距离有些远,根本看不清那人的面容。
    江予只听那人的脚步声,就知道不是清风,此人呼吸紧促,步伐凌乱,不像清风那般让人看不清,也琢磨不透,似乎是误入此地的什么人。
    但在这种地方,又怎么可能会误入。
    “小米?”只听那人轻轻唤了一声,带着紧张颤抖的声线,只刚开口,就消逝在空中。
    那人慢慢走近,只见是一个清秀少年的模样,穿着道袍,身上有些灰,头发也有些凌乱,不像一个道士的样子。
    见来的人没有什么威胁,江予和南欢双双松了口气,但小米却神色紧张了起来:“郑彦湫?你怎么这个时候来了?”
    听到小米唤他,连忙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嘘……”
    他慌慌张张地跑到关押着小米的笼子前,手里不知道从哪拿来的一把钥匙,哆哆嗦嗦地开锁。
    因为紧张,小道士的额头和手心不断冒出汗来,但是手上动作没停,还磕磕巴巴道:“我现在放你走,赶紧……赶紧……”
    南欢看着面前的景象有一瞬间的懵,心想小米是什么时候与这小道士认识的,她竟然不知道,这分明是个生面孔啊……
    “你这是做什么?”小米看着郑彦湫所举有些激动,“别管我,我的内丹早就被那贼人拿去了,你要是被他们发现了,肯定也没好果子吃。”
    郑彦湫却置若罔闻,只是道:“我听他们说……再过几个时辰掌门就要把你给炼化了,我舍不得……内丹没了可以再修。趁掌门此时正在打坐,现在是放你出去的唯一机会……”
    “道友可否也将关押着我的笼子打开?”江予突然说话。
    郑彦湫吓了一跳,原本这里关押着的妖怪这两夜之间基本上已经被屠戮大半,昨夜半夜来给小米送水时就只有几个还勉强活着了,怎么今日又抓来了两个?
    且刚才只顾着小米没顾及周围,现在仔细一看,那人竟然也穿着道袍,蓝色道袍上花纹样式繁复,却又透露着一丝令人不敢靠近的威严。
    他前几日才在远处瞧见过。
    是那位掌门特地请来的法力高深的道友,当时他站在远处,只是抱着木柴稍微看了一眼,就觉得以后想要成为的道士就是莫过于如此吧。
    听闻其他吃饭的道友所说,掌门请来的道友只是一掌就把那身上的结界给破开,甚至都没用五成的功力,定是一个修为极高的人。
    想不到现在他也被关押在此。
    掌门竟然做绝到这种地步?
    郑彦湫一阵手忙脚乱帮小米把笼子打开之后,又拿着钥匙过来给江予开锁。
    “南门那边没有人看守,你们赶紧走!”
    除了从大殿中央前入这个密道,还有另一条小径是通往后山的,郑彦湫带着几人悄悄绕过假山,“这两天道观里的人都被掌门给……看管得就松了些。”说到这里,郑彦湫有些害怕,不再接着说下去,反而回过头对江予与南欢道:“赶紧跑,跑的远远的,不要再回来了,你们不是掌门的对手。”
    小米因为被关押多日,身上早就没了力气,法力也尽失,此时被郑彦湫背着,有气无力道:“我们去哪?”
    “先回山上吧,”南欢焦急道:“毕竟你现在的伤太重了,得让树爷爷看看。”
    江予却回头望了眼大殿的方向,幽深的瞳孔中带着复杂的情绪,不过很快就沉寂下来,似乎是有了应对之策。
    “道士?”南欢扯了扯他的衣袖,看他神色有异,轻声问:“怎么了?”
    “你们先走,我殿后。”他道。
    小狐狸一脸担忧地看着他,却也知道他们现在这个样子根本就帮不了多少忙,纠结半天,只说了句:“道士,你小心。”
    “嗯,”江予对她笑了笑,轻声道:“去庙里藏好,等我回来。”
    ……
    南欢没想到这么容易就跟着郑彦湫混出了道观,他方才所说的那条路就是早些时小青带她来的那一条,所以刚出道观不久,就看见远处的一直焦急等待着的小青。
    “你们可算出来了……”小青一直守在外面,脸上满是担忧,都快要等的没希望的时候才看见不远处几人慌张过来,为首的人正是南欢。复又看见郑彦湫背上背着的浑身是伤奄奄一息的小米,又觉得心突突的疼:“小米!你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
    小米轻轻扯了扯嘴角,原本想对小青笑笑不让她那么担心的,可她实在是有些没力气了,只能虚弱道:“还不是被那些臭道士弄的……先走吧,这地方不能久留。”
    “好。”
    南欢又回头看了眼那幽深的道观,不待她怎么担忧那道士,便转头慌忙下山。
    *
    江予进入大殿时里面空无一人,但那股浓郁的诡异气息仍是环绕在此,甚至抬头仔细看时,头上的琉璃灯中似有黑气浮动。
    他伸手用法力取回自己原本遗落在此的剑,紧握手中,已是起势备战的姿势。
    “大胆魔物,还不快速速现身!”
    只听他冷呵一声,挥舞两下手中剑,几道剑气直接向前劈去。
    那空气中悬浮着的黑气竟然快速闪开,随后又拥作一团,凝聚成一个看不清人脸的模糊实体。
    “呵呵呵呵……”黑气里传来一阵令人瘆寒作呕的冷笑,伴随着那冷笑声,那浓浓黑气里缓缓走出一个白发老人,他面目苍白,脸上皱纹繁多,眼白发黑,冒着骇人的红光:“想不到竟然被一区区凡人看了出来,可见短短二十几载,修为真是不一般……”
    江予见此情形,只觉自己料想的果然不错。
    清风哪里修炼的是什么妖道,分明就是坠了魔窟。
    之前与他打斗时他身上散发出来的黑气以及中央大殿那股能够助他增长修为的浓郁的气息,是魔气。
    自从千年前的神魔大战之后,魔物不知道被封闭在叁界之外有多少年了,众神也因为此次大战而损失力量逐渐神隐。这千百年来人间安泰祥和,除却有些大妖作恶,基本上都看不到魔的影子。
    偏偏在此地,这一个较为偏远、没多少人的山落,竟然让他遇见了魔。
    南欢所居住的那座山中存在的根本就不是什么瘴气,而是魔气。只是那里曾被他门派先祖用强大的法阵镇压过,魔气也渐渐得到净化,才慢慢成为南欢口中所谓的“瘴气”。
    而清风想方设法地来让他破除结界,怕是想把那镇压已久的魔气给放出来,至于他们所抓的隔壁山上的妖,体内都是有魔气残留的。将那些妖物炼化吸收之后,既能得到修为,又能恢复原本的魔气。
    江予沉下心来,脑袋放空,仔细思考该如何清除眼前的魔物。
    他是一介凡人,不过修仙炼道二十余年,修为终究比不过那强大的魔物。不过好就好在这魔气被镇压了那么多年,早就被这山间的林木以及妖物吸收转化,想要在短时间内快速融合没那么容易。
    他只能趁这个时间点使出全力,说不定还能与那魔物一战。
    “江予道友……”清风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身后,脸上的表情仍是十分扭曲狰狞,“我可真是粗心大意,竟让你逃了出来,这次决计不会放过你了。“说话间,男人从背后剑匣里抽出一把长剑来。
    “清风,你身为修道之人,竟然与魔物同流合污,就不怕天下的修仙门派知道了遭耻笑吗?“江予冷声发问。
    只听清风冷哼一声:“只要你死了,就没人知道。”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