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窥(1)

    “叮铃铃……”
    安静的房间内,手机吵闹的铃声突然响起,把正在睡觉的孙菲菲给惊了个机灵,身子猛然一抖,可眼睛还是睁不开,困意一股一股袭来,昨晚入睡得晚,过了很久才睡着。
    在床上磨了五分钟,在下一个手机铃声再次响起时,女人终于慢蹭蹭地从床上爬起来。
    此时窗外才刚刚亮,露出一点些许的霞光。
    她眯着眼睛走到卫生间洗漱,把披肩的长发用一根皮筋挽起来,弄了个丸子头,随后在衣橱选了个淡绿色的长裙穿上,又打了个粉底,画了个口红。
    她长得不是很漂亮,肤色也不白,但长相很有亲和力,一张娃娃脸很容易吸引顾客,她也没那么多心思花在化妆上面,毕竟再过一会儿就要上班了。
    等把一切收拾好已是半小时之后,她拿着包,看着柜台上昨晚带回来的小半袋面包,拿在手里出了门。
    此时外面的天已经亮起,看着离上班还有一小点时间,孙菲菲往小区的右侧方的小花坛里走了几步,在阶梯边停下脚步,往阶梯上半米高的花叶中仔细瞅了瞅,没看见它的身影。
    孙菲菲不死心,往草丛里轻轻唤了一两声,“咪咪?”“咪咪?”
    不一会儿,草丛里传来动静,一颗如拳头一般的小脑袋从草里探出头来,是一只黑灰相间的狸花猫。
    那狸花猫的模样不太好看,它头顶左侧的耳朵残缺了一半,左后腿也是瘸的,身上的毛不知蹭到了哪一片的污水,浑身上下都脏兮兮的。
    孙菲菲却半点都不嫌弃,看见狸花猫的出现,脸上带了些笑容,把拿在手里的面包倒在一边,轻轻放在小家伙的面前。
    “吃吧。”
    这猫是她之前一次下班后路过花园时看见的,当时正在和不知道哪里跑来的一条狗打架,那时它的腿和耳朵就已经变成这样了,孙菲菲想应该是被那狗欺负的。
    这小区并没有禁止要养宠物,狗的脖子上还挂着主人的牌子,但这猫……应该是流浪猫,没有人搭理,也没有人喂食,只能和别的动物抢吃的。
    但猫终究是体型娇小敌不过大自己体积几倍的犬,且它的身体有缺陷,当时如果不是她拦了一把,怕是这可怜的小猫要被那狗给咬死了。
    那猫在外面流浪久了,一见到人就会跑,也就是最近几天孙菲菲每天下班时都会带一点店里剩的面包回来在这里轻轻唤几声,运气好的话,能见到它。
    那猫似乎还是有点怕她,不过可能是这几天自己都给它带食物的原因,这一次并没有躲,只是探着头把那面包闻了一闻,随后小口吃了起来。
    如果不是自己一个人独居又时常在外工作,照顾不好这小家伙,孙菲菲还想把它带回家养着。
    女人叹了口气,坐在一旁的花坛边上,看着小猫吃面包。
    随后又往南面看了一眼,那是她所住房间对面的一栋楼,她起得早,这时候没几户房间亮着。
    今天他没有来吗?
    女人有些失落。
    谁知下一秒,一直期待的男人就出现在了她的视线之中。
    那人穿着一身黑色的运动服,带着一个鸭舌帽,隔着老远的距离,帽沿把脸遮住了大半,根本就看不清。
    但孙菲菲之前看过很多次,那张帽子下的脸,很帅。
    是那种白净的帅,不参任何杂质的帅,满满的都是少年气,像是20岁刚出头的大学生,到处都散发着青春洋溢的味道。
    此刻他正在晨跑,绕着小区里面的路往这边跑来。
    孙菲菲连忙收回视线,低头看向一旁吃着面包的猫,不敢再多瞅一眼。可那个小狸猫还是有些怕生,看见前面来了个生人,立马转头跑进草丛里,瞬间就没了影子。
    孙菲菲:“……”
    她看着地上那半块没吃完的面包,视线不知道该落在何处,慌乱之际,一抬头,正好对上男人的眼。
    此刻,那人已经跑到了她的身边,大概有个一米多的距离。
    隔着帽沿,孙菲菲看见那男人眼睛微眯,对她笑了一下。
    孙菲菲也笑着点了点头,当作回应。
    今日也是这样呢……他每次跑步遇见同小区的人都会打招呼,要么点头示意一下,要么问声好。
    虽然目前为止还没跟他说过一句话,但孙菲菲感觉自己都快要被他那双好看的眼睛给陷进去了。
    等到自己回过神来时,都不知道此刻的男人已经跑到哪处了。
    一看手机,还有十几分钟就要到上班时间了,立马收拾好东西起身准备离开。
    *
    孙菲菲急慌慢赶跑到蛋糕店时,还差那么一两分钟就要到上班时间。
    “快点来呀菲菲,今天怎么回事?差点又要迟到了?”李悦把墙上挂着的工作服扔给孙菲菲,道:“又睡过头了?”
    孙菲菲拿过工作服左看右看,确定店长还没出现后才勉强松了口气,她把柜子里的蛋糕一份一份拿出来,道:“没睡过头,只是看帅哥去了。”
    李悦反应过来,用手指戳了她一下,“好家伙,是你之前说的那个跟你同小区住你对面的那个小帅哥?”
    “嗯,”孙菲菲的脸红了红,不过还是装作若无其事,开始打奶油。
    女生间无非就是八卦那点事,再加上工作繁琐,老板此时又没来,两个人只要稍微一说说话,提到男人,自然就聊开了。孙菲菲从老早开始就说她小区对面住着一个男生,长相极好,人也热情,深得小区住户们的喜爱。
    李悦问:“你知道他名字吗?”
    “不知道。”孙菲菲摇头。
    “不知道你就问呐,都是一个小区的怕什么?”李悦帮孙菲菲把打好的奶油倒在裱花袋里面,又道:“长的真的有那么好看吗?天天看,天天看,差点连班都不上了。”
    孙菲菲把之前未开封的面包从柜台里拿出来递给李悦,轻轻说了一句:“有点好看的。”
    那人可能不太符合李悦的口味,但是她本人觉得就是很可爱,很帅气的一个少年。
    只是那少年有些太活力了,对小区的每一个人都是那么友善,有时候自己下班早了回家去,还能看见他给同一小区的人帮忙,路过的每一个人都会打招呼。
    就像今天早上一样。
    所有人都是统一的,连她也是。
    她虽然喜欢,但也不敢向前,毕竟万一他有女朋友呢?或者……所谓的那些问好只是一番客气的话呢?
    还想再说些什么,店长此时进门帮忙做蛋糕,她们二人也不好说话,便埋头忙于自己的工作了。
    孙菲菲是高中一毕业就出来找的工作,她学历低,在大城市吃力不讨好。工作总是一个换一个,在蛋糕店当销售员的工作也差不多有个小半年。
    毕竟在这种地方工作不需要什么学历,只需要一份手艺。
    她长相甜美,说话好听,每次卖出去的面包也是最多的,所以深得店长喜爱,给的工资也比其他的员工稍微多一点,每日在蛋糕店也就是招呼顾客,顺便做些蛋糕,下班了还能带点小零食回去,所以到现在她虽然有点想离开,却一直没向店长提出离职申请。
    忙碌的一天过后,好不容易熬到下午五点,孙菲菲把工作服脱下,拿起一袋柜台上快要过期的小面包,朝李悦挥了挥手。
    “先走啦!”
    只要下班时间一到就不会在这里多呆一秒,李悦叹了口气,跟前台上夜班的人对接,也脱下工作服准备回家。
    孙菲菲到小区的时候,正好遇见那个男生骑着自行车从外面回来,他身上穿着的不是早上时看见的那一身运动服,上身是简净的白衬衫,下身则是休闲裤,腰间斜挎着一个相机,在路过自己旁边的时候轻轻按了下车铃,冲她笑了笑。
    孙菲菲脸有些红,想着白天李悦跟自己说的话,还是小声说了句:“你好”。
    只是这简单的两个字还没说完,车子一闪而过,人直接从面前传过去,不带一丝停留。
    也不知道刚才的这一句招呼他听见没有。
    孙菲菲在那处愣了几秒,随后无奈地笑了笑,慢慢走回家。
    可能也就每晚睡觉前的那一会儿才算是她与这个人的“亲密”时刻吧。
    .......
    晚上九点半,孙菲菲洗完澡吹了头发,把所有的事情忙完之后,走到卧室的床边,看着对面比自己这边高一楼层的窗户。
    那里的窗户亮着,但此时并没有人。
    大概又等了几分钟,窗户旁出现了个人影,他似乎也洗了澡,换了身黑色的长衫睡衣。手上拿着画笔在窗边的椅子上坐下,修长的手摆正了面前的画板,开始在画板上作画。
    距离隔得远,孙菲菲看不清那人画的内容是什么,但单单看着那样一幅情景,她身上就起了反应,刚洗完澡换的内裤现在已经微微湿润。
    她快28了,现在男朋友没有谈一个,也没什么性生活,每天唯一的刺激与快乐怕也就是这时偷窥那个人自慰的时候。
    左手不由自主地伸进内裤里,拨开阴唇,去玩弄藏在里面的阴蒂。
    毕竟不是与男人做这种事,她身下出的水不多,她也没什么章法,只能用手指磨着那片地方,带出一小点水。面前的景象渐渐开始变得模糊,孙菲菲眼睛湿润,小声喘着气,幻想着那男人笔下画着的人正是一身赤裸的自己.......
    大约过了半小时,那人似乎完成了自己的画作,把画笔收了起来,亮着的窗户暗下去,男人的身影也消失在黑暗中。
    孙菲菲浑身脱力地坐在床边,手上全是湿漉漉的水液,但她身上的情欲没有并没有消下去,反而越来越空虚,只是手......不够,她还想要更多。
    女人抬头看着对面暗下去的窗户,想着这一个月来自从对这个人感兴趣并每天观察他的动向而在睡前做的自慰的事......
    她觉得自己像个变态。
    可这种变态的刺激感由让她无法抗拒。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