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窥(10)

    孙菲菲不敢太过用力,只是在男人唇上印了一下就离开了。
    周正彦的个子很高,大约一米八几,她只是个一米五左右的小个个,要亲他还要费力踮一下脚。
    女人动作很快,只是稍微亲了一下随后退了一步,观察男生的反应。
    男生的面容有些呆滞,似乎是有些没反应过来。
    孙菲菲在心里叹了一口气,看来还是太快了。
    这孩子似乎有些太单纯,让她每次做这种事的时候总觉得有些心虚,有点不好太下得去手。
    “我……我只是想收一点利息,”孙菲菲磕磕巴巴地说出了借口:“做你女朋友已经有一个星期了,总要……履行一下咱们男女朋友之间的义务吧?”
    这话说到最后越说越小声,总觉得她像个坏人,一点一点地把这纯真的小孩拉入泥潭。
    女人抬头望去,面前的男孩眼瞳深深,他没说话,脸上也没多大的笑容,漆黑的眼瞳盯着她,女人一瞬间被他盯得有些发怵。
    该不会……真的冒犯他了吧?
    “那……那我先回去了,”孙菲菲下意识地侧着头想避开,男人终于有了些动作,在她躲闪之前手掐着她的脖子,不让女人躲闪,脸再度覆上来,咬住了她的唇。
    他的动作有些慌乱急切,看着没什么经验,像是之前没做过这种事,把她嘴唇都快给咬破了,竟还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做。
    他的力气有些大,孙菲菲感觉唇上泛起酥麻的疼,还有一股很淡很淡的铁锈味,似乎嘴唇要被他给咬破皮了。
    呼吸也很不畅,不知道是被他亲的还是他用手把脖子掐的,男人手上的力道有点重,孙菲菲感觉自己差点都要窒息而死了,稍微用手抵了抵胸前,带了一点点抗拒。
    脖子上的手掐得更紧了,她感觉眼前一阵发黑,似乎快要晕厥过去。
    好在男人及时收回了手,给了她一点呼吸,只是他仍不知道该如何做,只会茫然用嘴唇贴着她的,舔舐撕咬。
    她之前也没这方面的经验,不过毕竟是快30来岁的人了,看过不少片子,她学着之前影片里男女接吻时的动作,轻轻探出舌尖,抵开男人的齿钻进去,在湿热的口腔里来回摸索。
    好在周正彦很聪明,学得很快,只是片刻而已,他便模仿着她的动作,伸出滚烫的舌与她纠缠,啃咬厮磨,汲取她口里的蜜津。
    二人亲吻了许久,孙菲菲侧在男人怀里,大半个身子靠在他身上,软绵绵的,好在男人的力气大,把紧紧她箍在怀里。
    空气中莫名涌现出一股燥热。虽然现在的天差不多已经黑了,但这小区还是有些人。听着不远处穿来一两声街坊邻里的谈笑和说话,明明隔着有些距离,可孙菲菲总觉得那些人似乎正要往这边来,就要看见他们了。
    这种感觉……孙菲菲觉得自己像是回到了很多年前在高中的时候,像那些小情侣傍晚之后在小树林里偷偷摸摸亲吻时而产生的刺激和隐秘感。
    都多少年没有这种感觉了,单单只是一个亲吻,她都感觉自己差点都要高潮了,这样的快感比她每天晚上通过窗户偷窥对面的男人自慰还要刺激得多,裙子底下的内裤早就已经被流出的淫水给打湿了。
    不知亲了多久,男人终于舍得将她松开。
    此时孙菲菲整个身子已经完全瘫软下去没有站着的力气了,男人滚烫的手在腰间将她扶着,一双漆黑的眼睛紧紧盯着她,似乎要把面前的女人看出朵花来。
    孙菲菲此时脸色潮红、双眼含情,嘴边还有刚才二人纠缠亲昵时残留的淫液,她正大口大口地喘气。
    亲了太久,感觉呼吸都有些不畅了。
    “菲菲……”男人的手再度抚上女人的脖颈,修长的手指在女人那处白嫩的肌肤上摩挲着,声音难得低压了许多,“我很喜欢你。”
    孙菲菲没想到他会说这样的话,但这突如其来的情话有些人意外,也更让人觉得心动。
    她感觉有什么东西要失控了,原本不想这么急的,可现在突然就很想顾不得那么多,只想跟他来一场激烈的性爱。
    女人抬头,望着面前的周正彦,可能是刚开始亲吻时用力太大磕破嘴皮的原因,男人嘴唇上还残留着一点鲜红的血迹,被那白皙的皮肤映着格外摄人心魄。
    她道:“要不要……去我家里坐坐?”
    语气里邀请的意味很明显。
    几秒钟之后,她听见男人开口答应:“好。”
    事情发展得很自然,周正彦跟着孙菲菲上楼,因为之前帮忙装修过一次防盗门窗的缘故,周正彦很熟悉她房间里的布局,跟着孙菲菲进门换完拖鞋之后就乖乖坐在沙发上看着孙菲菲随意放在小桌子上的书。
    女人看着这般情景,又忍不住咽了咽口水,她走到周正彦旁边,轻轻坐在他的腿上,两只手揽着他的脖子,脸往前凑了凑,又亲亲他的唇,将他唇上的血给舔干净。
    “周正彦,”她低声呼喊着男人的名字,又问了一遍:“喜欢我吗?”
    “喜欢,”这一次男人回答地很快,有力手将女人的腰揽在自己怀里,再次亲了上来。
    这一次的拥吻要比刚才的那次好很多,两人彼此相拥,水乳交融。
    攀附在女人腰间的两只手来回摩挲,勾出酥麻的痒意,似乎是在探索,修长的手指顺着女人的腰际线慢慢向下滑,在衣服下摆处找到缝隙,钻进去。
    男人翻了个身,把女人压在狭小的沙发里,滚烫的手指在内衣上来回摸索着。他不会解内衣,摸了半天都没找到扣子,最后只能在她耳边低低喘息,像是孤独的小兽哀哀祈求低鸣:“菲菲,我该怎么做?”
    女人身下的内裤已经全湿透了,那一块细小布料包裹着泛着水的阴唇,潮湿腻热,让人非常不适。
    沙发狭小逼仄,这个姿势有些不大舒服,孙菲菲忍不住挪了下屁股,男人下半身此时正紧紧抵着她,隔着两人的衣服都能感觉那物的炙热滚烫。
    孙菲菲想到之前梦中她被男人按在床上跪趴着操干的景象,小穴里似乎又吐出了一口淫水。
    周正彦有些忙乱地将她上衣脱了,低头趴在她胸前,手指顺着内衣带子勾进去,试图把她那白嫩的奶子从内衣里拨弄出来。
    孙菲菲觉得有些难受,尤其奶子被他伸进去的手握住、弹出,修剪整齐的指甲一下一下在奶头上刮弄着,刺激得女人奶头瞬间硬得跟小石子一般。
    一阵阵酥麻感从奶头传向大脑,孙菲菲按捺不住发出一声低吟:“唔……”
    一出声,才发现自己嗓子早就哑了,发出的呻吟倒像是赤裸裸的勾引。
    她双手绕到后面摸到暗扣将内衣给解开,上身完全没了遮蔽。
    男人看着女人胸前白嫩的两团,眼瞳深深,情不自禁地将手覆上去,将那柔软的两团按在手中揉捏成各种各样的形状。
    他的力道有些大,只是稍微捏了几下胸口上就有了深红的印记。
    男人看着那印记呼吸变得更重了,他忍不住感叹道:“好美……”手上力度不轻反重。
    孙菲菲受不住,身体哆嗦两下,轻哼出声。腿缝间不断溢出淫水,那地儿早已泛滥成灾,她悄悄地分开了腿,正好给男人活动的空间,她感觉他那胯间那东西又往里靠近了几分。
    似乎想到了什么,孙菲菲下意识地把自己双腿夹得紧紧的,脸上的表情有些痛苦。
    不过转念一想之前周正彦对自己说的话:“有我在,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
    突然之间又觉得好像什么都不怕了。
    此刻男人还趴在自己身上,沙发太小了,他整个人都被迫弓着,施展不开。
    孙菲菲用手揽着他的脖颈,在他耳边喘息道:“去床上……”
    男人抱着她去了卧室。
    孙菲菲一上床,炙热的身躯就已经完全扑上来。她稍微把男人推开了些,将下半身的裙子和内裤给脱了甩在一边。
    这下她全身上下完全没遮蔽了。
    周正彦一愣,也快速将自己身上的衣服给脱了个干净。
    孙菲菲慌张地偏过头不敢看,可又忍不住好奇,悄咪咪地睁开眼睛瞅了一眼。
    男人跨间那根东西长得有些骇人,粗长的阴茎此刻已抬起头。黝黑黝黑的,看着与他这个人不太相符,他的皮肤偏小麦色,可那一处的颜色要深得多,根部蜷着许多黑色耻毛,像是匍匐在丛林中的野兽,蓄势待发。
    男人俯下身去,盯着孙菲菲的花户处看了许久,才伸出指试探性地碰了她的泛着水阴唇,随后用手指捏了捏。
    孙菲菲脸色涨红,发出一两声呜咽,只是被他这么稍微捏了一下,就忍不住打了个寒颤,狭窄的洞口忽然猛烈哆嗦一下,止不住地往外流水。
    “菲菲,你这里湿了。”周正彦哑着声音道。
    “嗯,”孙菲菲羞红着脸道:“因为喜欢你。”
    话音刚落,男人整个身躯都压下来,粗壮的肉棒则是沿着她腿缝插了进去,挤在她双腿间,耻毛在腿内侧来回拨弄着,有些痒。
    顶在腿边的阴茎滚烫炙热,她刚被那棍子烫得张开些腿,这东西就顺势往前倾了倾,撞到她的阴唇,沾上大片的湿腻淫水。
    男人闷哼了声,双手掐着腰不让她动,随着本能在两片阴唇间来回摩擦,他在她身上来回耸动着,动情地喊她的名字:“菲菲……”
    孙菲菲小声低吟。
    痒……好痒……
    那股被男人勾起的、从她小穴深处泛起的空虚,就像是一把熊熊烈火,快要把她的理智给烧没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