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窥(11)H

    女人眯着眼睛,看着面前有些模糊不清的男人,身子难耐地扭动,娇声祈求:“周正彦,我想要......”
    女人腿根处湿滑黏腻,随着她的话语,穴口微微分开,随着男人的冲击一下一下吸吮着灼热的肉棒顶端,可他就是不进来,每一次只是在小口撞击了一小下带出些许黏液后又再次退开,把她骨子里的痒意勾得更甚。
    她在情欲的支配下已经不能想得太多,满脑子就是想着怎么摆脱这股勾人的痒,竟开始不知羞地求起了面前的人:“操我......唔......操进来......”
    身上的男人却没说话,卧室没开灯,仅有一点光从外面的窗户折射进来,正好打在男人身上。可现在男人的面部处于阴影中,孙菲菲一时间看不清他的表情,只能在那模糊的面容中看到一双漆黑黝亮的眼。
    女人一时心慌,不知怎么地想起来之前做的那个梦:趴在她身上的男人肏她的男人在黑暗中猛然消失,床上只剩下她一个人。
    “周正彦?”她试探性地叫了一声,声音很轻,还带着颤抖。
    “我在。”
    男人突然俯下身,头伏在她肩头,重重的喘息声落在她耳畔。这个时候孙菲菲终于看清了他的脸,男人俊秀的脸涨得通红,微凉的唇掠过她脸颊,细细舔吻着女人的肌肤,下身的撞击一下接着一下,没停过。
    “菲菲......等等……明.....明天好不好……”他的呼吸也乱了,一开口哑得要命。
    孙菲菲不知道现在她自己都已经送上门了,他竟然说还要等,到底要等什么?
    李悦不是说二十多岁的男孩子血气方刚正是纵欲的时候吗?她腿心处那根来回摩擦的棒子现在烫得跟个烧火棍一般了,他竟然还有毅力说出这样的话,难不成还是现在他们进展太快了?
    只见男人脸上有不少汗珠往下滴,有几颗落在自己身上,在刚才进卧室的时候她开了空调,房间里不算很热,他应该也憋得很难受,可还是没有下一步的动作。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听到男人的干哑生涩的声音:“没......没有避孕措施。”
    此话一出,孙菲菲身上的情欲登时下降了不少,迷糊的大脑也逐渐清醒过来。
    跟周正彦在一起之后她不是没想过这种事,可一直觉得他年纪小,还是个孩子,平时牵个手都要害羞半天,突然做这种事也是怕吓到他,今天晚上纯属意外,家里的确没有安全套。
    男人轻哼一声,头埋在她颈窝印下绵密的吻,“菲菲,我有些难受,让我亲一亲好不好......我只亲亲......”
    孙菲菲没拒绝,做不了爱被他亲也行,现在身上泛起来的情欲还没完全消下去,需要一个发泄的口子,就任由他去了。
    男人吻得缱绻缠绵,在女人脖颈间流连许久,随后又回到唇上,舌头伸进她嘴里,学着刚才在楼下接吻时的动作,笨拙而色情。
    勃起的性器高高顶起顶起,马眼渗出的液体将周围氲出一圈深色,她湿得厉害,身体滑腻得如同抹了蜜,周正彦扶着阴茎在她的穴口处来回磨动着,他似乎有极好的耐力,真就没进来。
    夜深灯暗,唇齿纠缠的水声被无限放大,伴随着身体间碰撞的沉闷声,孙菲菲逐渐沉溺于他的吻中。
    身上到处都是湿腻,她已经分不清是她现在由于燥热出了汗,还是因为他吻遍了她全身而留下的津液。
    周正彦的手也没闲着,在她身上流连、摸索,最后停留在了身下腿心处,那里早已湿透,甚至还有不少氤氲在床单上。
    孙菲菲有感觉有些空虚起来,眼神迷离地看着念着男人的名字:“周正彦……”
    男生好像真没什么经验,只晓得把女人抱在怀里亲吻,除了这就不知道再做些别的,腿心那根棍子越来越烫了,也变得肿胀许多,显然是憋得太狠了没处发泄。
    她回过些许神,叹了口气,稍微将身上的男人推开了些许,道:“周正彦,你也难受,我帮帮你。”
    她偷窥自慰过那么多次,每晚的情欲都是那么不上不下的,现在都已习以为常,可这孩子毕竟年纪小,若是不缓解,怕是以后会得出病来。
    说罢手便覆了上去,握着那个滚烫的巨大肉棒,学着之前在片子里看的那样,上下滑动着。她的动作也很生疏,往上抽的时候手指时不时地会擦过菇头,引得那本就有些湿腻的顶端涌出更多的前精。
    男人猛地呼吸一窒,放在女人光滑腰际的手猛然收紧,额头上汗滴直冒,呼吸变得沉重,像凶猛的巨兽一般,可现在,这头巨兽则是温顺地待在她的手里,任她所为。
    可撸了有十来分钟,孙菲菲手都酸了,这棒子没一点软下来的迹象。
    抬头一看男人,他的脸上满是诡异的涨红,不知是情至深处还是久久得不到舒缓憋的,眼睛瞪得犹如铜铃,原本漆黑的眼瞳现在布满了大量的血丝,看着有些骇人。
    她心一软,稍微俯下身,红唇微张,把硬胀无匹的肉棒含进口中。
    男人的鸡巴很大,原本给他撸只用一只手都险些握不住,更何况是嘴。只是刚含住了叁分之一,她就感觉那玩意儿撑得她口中酸胀不已。
    但她没放弃,又费力地吃下去半截棒身,刚吞咽了一半,就已经感觉到那圆硕的龟头顶上了自己的喉咙口。
    因为没办法阖上嘴,不断有口津顺着肉棒往下淌,尽数落进了男人胯间乌黑浓密的耻毛丛里。她微微轻喘着,开始吞咽起来,凭着自己对于口交的理解,舌尖不断在棒身上刮蹭,舔着那粗糙不平的表面吸吮。
    这样的爱抚显然让周正彦受不住,他粗重地喘息着,喉中发出野兽一般的低吟和闷哼,大腿处紧绷的肌肉发硬。孙菲菲感觉到自己的脑袋被男人用手掌用力按住,似乎是想让她更深地往里吞咽。
    “唔……嗯唔......”孙菲菲被头顶的力气按得一时不察,被这棒子猛然一抵,噎得差点喘不过气,鼻端里全是浓烈的雄性气息,整张脸几乎都埋进了粗硬的耻毛丛里,她有些害怕,毕竟之前没做过这种事,下意识地挣扎扭动起来,可男人此刻变得有些强势,按在头上的手不但没松反而更加用力,甚至挺着腰在她口中抽插起来。
    女人被插得感觉有些干呕,下意识地收紧喉咙口。
    “唔……”男人闷哼一声,身躯骤然绷紧,大股大股的精液不断从马眼里喷射出来,乳白色的粘稠液体一波又一波喷溅至她的口中、他的大腿以及身下的床单上。
    孙菲菲看着眼前糜乱的景象,心满意足地去床侧边拿了卫生纸将嘴角边的精液擦干净,随后又抽出几张纸来递给周正彦,道:“要擦一下吗?还是说想去洗个澡?”
    她家里没男人的衣服,洗了澡怕是也穿不了什么,可他若是不洗,这场景着实有些凌乱了些。
    谁曾想周正彦却道:“你的嘴巴......对不起,刚才我控制不住自己,力道大了些。”
    “没事,”孙菲菲完全没在意,她是第一次给人口,也不是多熟练,可能男人还是个雏儿,只稍微受了些刺激就射出来了,不过多少带给了她些许成就感,看着这床上凌乱的景象,孙菲菲有些看不下去,“要不你还是去洗洗吧?”
    这几日与周正彦较为亲密的相处,孙菲菲知道他是爱干净的,就这么不干不净地睡觉怕是不大好。
    “我......我还是回家吧。”周正彦下床去找衣服,动作有些凌乱,说话也比平时听着慌张不少,“我......我想起来还有幅画没画完......”
    这借口听着未免也太勉强了,可孙菲菲并未觉得有什么不悦,她帮男人捡起扔在一边的衣服递给他,道:“楼道间的声控灯有些不大灵,你下楼时小心些。”
    “嗯.......”
    看着男人床上衣服落荒而逃,孙菲菲陷入沉思,心想自己在他心里好姐姐的形象是不是崩塌了,不然他为什么看着那么害怕?
    这明天见了面他会不会躲着自己?
    不过想着今晚跟周正彦如此亲密的接触,她又忍不住高兴,这几天过得就想做梦一样,尤其是今天,又是亲吻又是拥抱又是帮他口。
    活了28年,她终于品尝到了一点恋爱的甜头。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