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窥(17)

    面前的男人穿着一件黑色的汗衫,下半身是一件深蓝色的短裤,脚上的白球鞋积了不少灰,想是走了很远的路,没怎么注意脚下。
    他背上背着一个行李包,鼓鼓的,装满了东西,看这样子不像是随意拜访,像是要在这里长住。
    “你怎么找到这的?”
    过了很久,孙菲菲才勉强找回自己的声音,只是那颤抖的话语早就出卖了她内心深处的恐惧与紧张。
    “前几天妈妈给你打电话,那时候我刚好在门外听了一两句,就听见你在江市。”
    孙菲菲冷笑一声:“她跟我打电话的时候可没说我的家庭住址。”
    “后面求了一下她,”往前走了一小步,将胳膊抬起,给孙菲菲看他胳膊上的几道血痕,脸上的神情得意洋洋,像是在向她炫耀什么战利品,“虽然磨了半天她都没肯说,但毕竟你也知道咱妈的性子,只要我一要死要活,她什么都招了。”
    是了,张梅不就是这样的人吗?
    如果她不是这样的人,她又何必这些年来到处换工作、换房子,像躲着瘟神一样躲着他们母子俩。
    只是没想到她竟然那么快就妥协,难道就不害怕孙冬偏执之下会做出什么事来吗?
    “你到底想干什么?”看着男人眼里闪过的一丝精光,孙菲菲只觉得害怕,但还是强撑着身体将刚才掉落在地上的笔盒捡起抱在怀里缓缓往后退,仿佛抱着她最后的救命稻草。
    “姐姐……咱们俩可是姐弟,这世界上谁都可以不爱我就你不能。我也是最爱你的人啊,知道你住在江市可能会遇到危险,我还大老远地从家里赶到这儿来。听说那变态杀人魔专门找独居女性下手,我跟你住一起了不就能保护你了?”
    “保护?”孙菲菲听到这话险些被气笑,虽然觉得光天化日之下孙冬可能不敢对她做那种事,但自从他脑子坏掉疯掉的那一天起,他还有什么事是不敢干出来的?
    看着男人步伐越来越近,眼里的猥琐此刻已完全凸显了出来,她下意识地想跑,可身体却不听使唤一直在战栗,根本就没力气。
    这些年来压在心底的那些阴暗记忆此刻尽数涌上脑海,压得她喘不过气来,更别妨说逃走。
    孙冬的时候此刻已经握住了她的手腕,嘴里说着调情的话:“姐姐,好几年没见,你又变漂亮了不少。”
    “滚!”
    不知是哪来的力气,孙菲菲用力将男人的手甩开,刚才那手碰上来时她只觉得手腕上缠了一条毒蛇,恶心得令人发抖。
    她下意识地拔腿想跑,可脚却不听使唤,还没走一两步身体就控制不住力道往前倒去。
    可想象中的疼痛并未传来,她摔在了一个男人的怀里。
    那人身上有一股淡淡的清香,还混合着一点汗的味道,不难闻,反而还带着一种隐秘的性吸引力。
    之前这个味道孙菲菲闻过很多次,可没有一次像现在这般让她觉得安心。
    周正彦轻轻拍了拍他的肩,柔声安慰道:“抱歉菲菲,我来晚了,放心,现在没事了。”
    孙菲菲看着眼前的人,终于按捺不住,趴在他的怀里,小声抽噎起来。
    而站在对面的孙冬看着眼前动作如此亲密的两人,眼睛一时间红了,手指着男人,尖酸刻薄地问:“你是谁?”
    男人的眼神从始至终都没落在他身上,他抱着怀里的女人,语气极其冷淡:“我是谁跟你有什么关系?”
    孙冬顿时吼了起来。“你他妈抱的是我姐怎么跟我没关系?”
    此时刚过早饭时间,小区内人员走动较多,听到小公园这边的吵闹动静,都侧着脖子往这边看。
    孙冬做事向来不顾后果,从小到大惹了祸天塌下来都有妈顶着,基本上就没受过什么苦。
    除了自己身体缺陷那件事,唯一碰了壁的,就是他的姐姐,孙菲菲。
    原本姐姐也是爱他的,只是发生了那种事之后,她看他的眼里就再也没有爱意了,有的只有恐惧与怨恨。
    他不服。
    凭什么?
    凭什么跟他交往过的那些女朋友因为他的身体缺陷要跟他分手,不止分手,还要在背后嘲笑他,散播他的谣言导致全校都看他的笑话。
    凭什么爱他的姐姐到最后要跟他分道扬镳,连他这个血浓于水的亲弟弟都不认,数十年不回家一次。
    每次好不容易有了她的一点动向,她都会搬家、换工作。
    这一次要不是注意到张梅在看新闻的时候格外注意江市的那几起凶杀案,还有半夜偷偷躲在房间给别人打电话。他一时间还想不到他的好姐姐竟然会在这个地方工作。
    这地方没有一个认识他的人,就算跟姐姐再怎么闹也不会有人会怀疑他们俩之间的关系。
    他只要把脏水全泼在这个男人的身上就可以了。
    这男人看起来也就20出头,身体也看着精瘦,他虽然没怎么练过,但对付一个小毛孩子绰绰有余。
    “哦,是吗?”刺耳的吵闹过后,对面的男人这才抬起头来,稍微看了他一眼,那眼神里一丝波澜都无,看着他就像看别的什么路边的东西,只听他冷声道:“那既然这么说的话,你应该喊我一声姐夫,毕竟我现在是你姐的男朋友不过我好像从来没听她说过她有个弟弟,就算有,怕也是个智障。”
    “智障”这两个字一说出口,仿佛触犯了孙冬的逆鳞,他顿时哇哇乱叫起来,冲上前来想把姐姐和这个男人拉开然后狠狠揍他一顿。
    妈的,不知道哪里来的毛头小子敢这么说他,怕是不知道天高地厚吧?
    “你他妈再叫我一句‘智障’试试?”
    双手早已紧握成拳,他要用最狠的力道把这个男人俊俏的脸给打废。
    姐姐说不定就是因为这男的长得像个小白脸而喜欢他的,艹……真是不懂为什么那个男人长得那么好看,单单只是穿了件白T恤、黑裤子就能让人移不开眼。
    凭什么?
    理智已经在崩溃的边缘,他这人从小就爱冲动,做事不考虑后果,现在又被面前这个男人嘲讽得如此体无完肤,自然是想给男人一些厉害瞧瞧。
    还未等那人开口,他就已经捏着拳头大步向前,准备想出其不意把他的脸给打歪。
    可还没走几步,孙菲菲突然从周正彦怀里挣脱出来,红着眼睛望向他,厉声道:“孙冬你给我滚!不想让我把警察喊过来抓你就赶紧给我滚!张梅现在不在这,没有人会保你了。你以为我还会像当年那样放过你吗!”
    孙菲菲已经拿出了手机准备拨号,他只觉得这女人无情,现在不只连弟弟都不喊了,连生他养她的母亲都不认。
    不过对于女人的威胁他倒并不是很害怕,那些事都是十几年前的了,就算把警察喊来也毫无证据可言。
    只是他总觉得有哪里不太对劲,一时间有些不敢上前。
    孙冬抬起头,视线与对面的男人对上,那漆黑的眼瞳里仿佛沉着一湖死水,但又隐藏着潜在的危险。
    那双眼睛,他仅仅只是盯了两三秒,就从心里产生出一种莫名的恐惧。
    直觉告诉他,尽管他表面上看起来没什么危险,可如果真的要干起架来,说不定自己会被他揍得很惨也说不定。
    眼看围观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他突然不知道一时该怎么办才好,原本是要冲上去把这个人揍一顿的。可现在被那人黑漆漆冰冷的眼盯着,又有些不敢。
    “那姐姐等我改天再来找你,反正我会在江市找个地方住下,咱们有的是时间叙旧。”孙冬不敢动手,由于不服气,口头上还是做了一些威胁。
    孙菲菲要搬家也不是一会儿半会的事,这男人又不会时时刻刻守在她身边,总会有那么一丝空隙的。
    孙冬已经走了许久,孙菲菲好像还是被困在过去黑暗的回忆里,一直没能清醒过来,她躲在男人怀里小声抽泣,在此期间周正彦没说过一句话。
    大约过了几分钟女人才慢慢缓过神来,可能是因为刚才哭了太久,她还是一抽一抽的,不能正常呼吸,好不容易憋出来一句话也说的断断续续:“对……对不起,今天……本来是要出去的,都怪我。”
    周正彦轻抚了一下他的头发,柔声道:“怎么能说怪你呢?如果不是这个人凭空出现,也不会扰了你今天的好兴致,要怪就怪他。”
    孙菲菲很感激刚才他的出现,如果不是他,可能刚才自己就会被恐惧给挟持住,也做不出那么勇敢的事。
    更感激现在他的不进一步询问。
    现在她还没有勇气跟他说那些过去的回忆。
    周正彦牵着女人的手在小公园一旁的阶梯旁坐下,随后从口袋里拿出一条手帕来给女人擦干净脸上的眼泪,他的动作很轻,眼底是无限的温柔。
    “不哭了不哭了,别多想,等下你稍微好一点了我带你去个好地方。”
    孙菲菲没想到周正彦竟然还会继续跟她约会,发生了这档子事,把今天一天的好心情都给搅和没了,连她自己都想一个人静一会儿不想牵扯到他。
    他竟然还要带自己出去玩。
    “我期待这一天期待了这么久,可别为了个烦人的苍蝇就打扰了咱们愉快的周末,”周正彦轻轻捏着女人的手,道:“就当是一起出去散散心也好啊。”
    “好”
    他说得对,事情已经到这个地步了,再躲也没用,还不如珍惜这久违的放假时间。
    周正彦看了一眼女人怀里抱着的东西,疑惑问了句:“这是什么?”
    孙菲菲难得脸一红,顿时内疚的心理全部抛在了脑后,此刻剩下的满是被男人抓包的羞怯与窘迫。
    她有些不好意思地将盒子往前递了一递,“这个……是……给你的礼物,本来……本来是想当做上次你送给我肖像画的回礼,可……可没想到……刚才出了那种事……”
    不知道是刚才抽噎了太久她的身体没有缓过来、还是因为此刻的局促不安,她说的话断断续续的,带着一点刚哭过的软糯,迷糊不清,听着像是个小孩子在低声软语。
    她低着头,看不到男人脸上的表情。
    现在把礼物送到她面前了,他会是什么感想呢?
    高兴?喜悦?还是厌恶、嫌弃?
    毕竟他是画家,画笔见多不怪,就怕自己买的笔不太好他可能用着不大顺手。
    她想知道周正彦收到礼物时脸上的表情,可又不敢面对男人的眼。
    谁知下一秒,她的下巴就被男人用手指勾起,强迫性的令她抬头与他直视。
    周正彦的眼里亮闪闪的,似乎有笑意涌出。
    “我很喜欢,谢谢菲菲。”
    等到孙菲菲情绪稍微好转了点之后,周正彦便带着她坐上了自己的自行车后座。
    “孙小姐,我这小车可比不上你平时上班的交通工具要快,咱们要到的目的地可有些远,在路上你可不要觉得无聊呀。”
    男人还是如之前一般活泼,此刻听着他欢快的语气,孙菲菲笑了一下,心里暖暖的,但还是故意撇嘴道:“要是我觉得无聊了,你会补偿我吗?”
    周正彦眼睛微眯,露出一点笑意:“你想怎么补偿?”
    孙菲菲本来就没想要什么补偿,只是现在兴致被周正彦勾起来了,就想逗逗他玩而已。看着男人腰间斜挎着的相机,她便指着那物什娇声道:“给我拍几张好看的照片我就放过你。”
    话音刚落,孙菲菲就看见男人脸上的表情有些奇怪,如果刚才自己没有看错,他好像是轻蹙了一下眉,似乎是有些不大情愿。
    之前跟周正彦相处时他脸上的表情大多都是阳光活泼脸上永远带着笑的,很少有像现在这样面容看着有些许犹豫踌躇的情况。
    ……不行吗?
    周正彦似乎看出了她的想法,对她解释道:“菲菲,不是我不想拍你,是我之前一直拍的都是风景,基本上没拍过人,我怕给你找的角度不太好看……到时候你看了照片怕是要打我。”
    要是一般的男人这么说,孙菲菲下意识地会觉得是那人不想拍。但是现在是周正彦开了这个口,想着之前他把相机呈现在自己面前给她看的那些风景,里面是很少有人物的。
    而且那一次自己不小心误入他的画室,他那画室里摆放的也都全是跟风景有关的画作,就没见过一个人物肖像画。
    想来是真的不太会拍人、不太会画人吧……
    但他之前送给自己的那张肖像画,画的真的挺不错的
    既然他不太情愿,她也不强求,想了想,换了个要求:“那我这一路上都紧紧抱着你的腰,就算你觉得痒了也不能让我松开。”
    周正彦笑了笑,“就算不提这样的补偿这也是应该的呀,你可以再想想别的。”
    说到此处,他身躯微微前倾,在女人耳边低语了一句,“不如我在床上好好补偿补偿你……”
    孙菲菲小脸一红,一掌将男人推开,偏着脸轻声骂了一句:“这大白天的也不害臊。”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