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窥(20)

    孙菲菲早上起得很早,由于生物钟的原因,六点半就已经醒了,只是她脑子里的意识还没完全回笼,迷迷糊糊睁眼,就看见床边的男人已经起身换好了平时跑步的黑色运动服。
    周正彦看见女人坐在床上一脸迷茫地看着他,笑着轻抚了一下她的头发,未曾想却换来女人下意识的躲闪。
    孙菲菲现在脑海中的意识还没完全回笼,身体却先她一步感应到了各处的酸痛,很快就把她带入了昨晚激烈做爱的回忆中。她一双湿气的大眼惊恐地盯着男人,以为周正彦还要操她,连忙拿起被子把自己给盖得严严实实。
    男人又难得皱了一下眉头,不过很快就恢复了正常,他稍微俯下身,温柔地亲了一下女人的额头,“别怕……现在不欺负你了,现在时间还早,你再睡一会儿。我去跑步,等下回来给你买早餐,想吃什么?”
    “粥……”过了两秒,女人才开口,一开口,嗓子干哑得要命,像是烧着一团火。
    “好。”周正彦笑了笑,扶着女人躺下,“你再睡会儿。”
    孙菲菲接下来的觉睡得其实并不是很安稳,身上哪哪都是疼的,又酸又麻,尤其是胸口那处,昨天晚上奶子似乎是被他咬得狠了,乳尖稍微一碰到被子,摩擦一下就是一阵痛。
    她迷迷糊糊又睡了半个多小时,听见门口传来了动静,是周正彦回来了。
    “菲菲,起来吃早饭了。”男人打开房门唤她吃饭。
    他买的不只有粥,还有小笼包以及发糕其他早上吃的食物。
    孙菲菲原本没有特别多的胃口,可现在也睡不着了,就着男人递过来的粥喝了几口。
    周正彦去一旁的柜子里拿了一件白色T恤出来放在床边:“你的衣服我帮你洗了,可能要等到中午才能干,先穿这件吧,是干净的。”
    孙菲菲脸有些红,原本奶尖的痛提醒着她要好好跟男人说道说道的,可现在话到了嘴边,看着面前男人真挚的眼神,又突然觉得说不出口。
    反倒是男人先开了口:“对不起菲菲,昨天晚上……我有点失控了。”
    他这话一说就像是掌握了话语权,女人哪里还能再说些重话,不过她的气还没消,稍微偏了一下头不再看他,撇嘴道:“你还知道呢,昨天晚上真是跟不要命了一样往死里肏我,一点都不知道怜香惜玉是吧……唔……”
    话音刚落,她的嘴就被男人的手捂上,周正彦的呼吸加重,嗓子变得有些哑:“……别说了菲菲,再说……我恐怕又要忍不住了。”
    女人垂眸往下瞟了一眼,看见男人下腹的运动裤那处已经鼓起了好大一块,怕他再精虫上脑,也不敢再说下去了。整个脑袋都捂进被子里,不管男人怎么说她都不出来。
    周正彦也不急,把剩下的包子和蒸饺给吃完,随后去画室画了一会画。
    孙菲菲稍微收拾好自己去找他的时候,男人的一幅画刚好完成,画的是昨天在中央公园的喷泉。
    “好美。”
    女人望着那画中景色,觉得男人画得比昨天自己双眼见到的还要美上很多,他对色彩的运用与搭配已经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孙菲菲没想到一个才20多岁的孩子竟然这么有画画的天赋。
    “喜欢吗?”周正彦转过头来问她。
    “嗯。”女人点头,眼里满是赞叹和惊喜,“好漂亮。”
    周正彦腼腆地笑了一下,“谢谢菲菲夸奖,我很开心。”
    因为衣服晾在阳台外面还没干,孙菲菲身上穿的只有一件男人的T恤,这样子也不大好出门,只能待在房间里玩了会手机,顺便关注最近的新闻。
    周正彦把刚画好的画拍了张照发布在网上,孙菲菲好奇地看了一眼,道:“你画的画都会发布在网上吗?”
    “嗯,我会发在博客上,当博客的浏览量到达一定的人数之后就会带来一定的人气,这样我就能通过画的画挣到钱。”
    孙菲菲不大懂那些,不过也大概知道从网上挣的钱不大好赚,看着这画室里这么多的画,想必也是为了那人气。
    “要是没人看怎么办啊……”她有些担心,毕竟不是所有人都会有那个闲心耐着性子好好欣赏画作的。
    “不用担心,”周正彦跟她解释道:“有时候我会发在一些特定的生活频道,现在的人不都喜欢在网上发布作品分享生活经验嘛,总会有人看的。你看我这作品才刚发布了没一会儿,就有200多浏览量了。”
    “好多……”
    她店里一天来买面包的客人恐怕都没200多。
    看来周正彦还是有些水准的,她的男朋友还是有些优秀的嘛!
    女人眼眸中带着笑,前一秒还洋洋自得,后一秒就看见男人漆黑幽深的眼瞳直直瞅着自己,她下意识地抱住胸口后退了一两步,“你别想!”
    这一周她都不会让他碰了。
    孙菲菲说到做到,这一周不管周正彦怎么勾引诱哄,她就是不让他碰一下,除了稍微亲一下小嘴,再有更进一步的动作就会被她用手给打开。
    周正彦被她这样的动作弄得哭笑不得,但好歹是稍微放过了她,给了女人休息的机会。
    后面几天下了雨,刚开始还是稀稀沥沥的小雨,到昨天开始就下得大了些。到了今天,简直就像是有人拿着盆在天上泼一般,孙菲菲上班的时候专门拿了一把很大的伞,下班回来时裤脚还是已经湿了大半。
    这几天因为下雨,周正彦也不好出去采景,除了接她上下班,其余的时间一直待在家里画画。
    孙菲菲打着伞,站在B栋楼前,犹豫着要不要上楼去看看他。
    尽管周正彦没说,孙菲菲也知道一般人认真工作的时候不喜欢被别人打扰,更何况是画画。
    还是暂时先不打扰他了。
    她转过身刚想走,结果就看见不远处的草丛里全缩着一个小小的黑色毛团。
    “咪咪?”
    她有些不确定,稍微走上前去看了一眼。
    雨如同倾盆大雨一般直接从天上泼下来,打在伞面上发出低沉的声响,也把那黑色的毛团淋湿了个透彻。
    孙菲菲在水雾弥漫中费力看了好一会,才发现那小小的一团真的是咪咪。
    “你怎么到这儿来了?”她把伞往前撑了一点,给小猫挡雨。
    被雨淋过的小猫没多少生气,如果不是刚才这小狸花猫听见自己的声音虚弱地叫了一声,她差点以为这小家伙都要没气了。
    可惜今天下班的时候没带面包,她现在包里也没什么吃的,不过还是抽出了一些卫生纸想把小猫身上的水擦干一些。
    可小猫突然起身,黑漆漆的猫眼睛看着她,又低低地叫了一声,随后慢慢往前走。
    女人给它打着伞,勉强跟在它后面。
    今天的咪咪有点奇怪。
    它好像没有问自己要吃的,而且也没有像平时一样快速跑开,反而是慢慢地往前走。像是知道自己要给它打伞,故意这样慢慢走,想带她去什么地方。
    事实证明她内心的猜想没有错。
    咪咪的确是想带她去什么地方,她跟着这小猫弯弯绕绕地走了几分钟,竟然跟着它一起到了小区后面。
    “你是有小猫崽了吗?”她想了想,好像也就这个可能。
    最近咪咪身形瘦削了很多,经常不见影子。她前两天才刷到了网上的一个博主拍了个视频跟着一只流浪猫拯救了一窝小猫的故事,此刻看着走在前面的咪咪时不时地停下来等她,心里的这种可能性又加重了几分。
    孙菲菲一路上没停,一直跟在咪咪后面,直到它带着她到小区后门那边停下,才暂时停住脚步。
    江市三环外大多山区较多,他们小区后面是一个大型的垃圾处理堆,再后面就是一百米左右的小山丘。
    那山坡并不是很陡,但因为杂草丛生,加上乱七八糟的林子太多,除了小区楼下的环卫工人,一般没什么人会到这边来。
    她在这边住了半年,还是第一次来到这种地方。
    女人左右环顾了一眼,一脸疑惑:“带我来这干什么?”
    只见咪咪突然从伞里走出,从垃圾堆旁边的一条小道爬上山坡,站在距她头顶一米多高的石头上看着她,在雨中哀哀直叫着,听着像是低低的呜咽。
    之前孙菲菲从未听过它如此叫唤,下意识地觉得这小猫似乎发生了什么不大好的事,便跟着它一起上了坡。
    山坡上的树林子太多,又是杂乱丛生,女人打着伞根本就不好爬,最后她咬了咬牙,将伞收起来当做拐杖抵着上了山。
    跟着咪咪往山上爬了一会儿,她身上的衣服就已经被雨给淋湿了,湿腻腻地沾在皮肤上很不舒服,雨水模糊了双眼,女人摸了一把眼睛,继续跟着咪咪往上爬。
    小狸花猫由于断了一条腿的原因,走路不是很敏捷,往上爬的时候还有些费力,但还是每走一小段路都会停下来稍微等孙菲菲一会儿,等女人稍微走近了一些,就接着继续往前走。
    可能是下雨的原因,孙菲菲总觉得林子里有一股压抑的感觉,伴随着一股雨水打湿在泥土间的味道,她只觉得喘不过气。
    越往上爬,那股泥土间的味道就越重,这种味道跟她平时闻到的似乎有些不大一样,应该是山脚下的垃圾箱味道传上来了。那垃圾堆的味道很重,隔着十几米都能闻到。
    她捂着鼻子,跟着小猫又往上爬了十米左右,终于到达了目的地。
    小狸花猫就在她前方一米处的矮草丛里停下,它眼睛盯着孙菲菲,前肢却有气无力地搭在那草堆上哀哀叫唤着。
    这里大约位于山丘的半山腰,可能是地势原因,这一片长了很多约半米高的杂草。
    孙菲菲看着小猫守着的那一片草丛,心里猜测那里面肯定有一窝它下的崽儿。
    她看着咪咪,小声道:“放心咪咪,我会照顾好你的小崽子们的。”
    小猫又哀哀叫了两声,前肢又拍了拍草丛,似乎是示意女人上前查看。
    她咽了口口水,走上前一两步,随后俯身将草丛扒开。
    起初女人的眼里是忐忑和希望,扒开草丛往里看到里面的景象时,尽数变成了不解和疑惑,待到突然心里升起的某个念头钻入脑海中,与面前的景象重合时,所有的疑惑一瞬间又变成了惊恐。
    手中的伞不知什么时候被扔在一边,女人双手摁在地上,胃里一阵翻江倒海,一阵阵恶心眩晕接踵而至,她再也抑制不住张开嘴巴呕吐,中午吃的饭就那么吐了出来。
    只见那草丛里哪里有一群可怜又可爱的小猫崽子,分明是是大片的猫的尸体,大大小小十几只,全部被开膛破肚,甚至有的猫头身被分成了两半,有的猫四肢全部都没了,死状极其悲惨。
    这些猫不知是什么时候遇的害,有的尸体早已腐烂,有的尸体还保留较好,可皮肉被这大雨冲刷着已经泛白。
    孙菲菲只觉得眼前发黑,空气中那股压抑的味道越来越重了,她捂着鼻子,突然反应过来。
    那味道不是山下那垃圾堆里发出的,而是这些猫的,尸体腐烂的味道。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