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窥(一)

    凌晨,时间刚过六点。
    周正彦睁开了眼,昨天晚上睡得很早,但这并不是他如此早起的原因。
    虽然面上没什么表情,但是心里对今天即将要发生的事期待已久,连带着走路都觉得有些兴奋。
    他从床底下拿出一个黑色的皮箱,慢条斯理地打开。
    里面清一色的全是约是15厘米长、两厘米宽左右的匕首。
    视线一下一下扫过去,确定里面的匕首28把一个不少之后满意地关上了箱子。
    虽然确定第一个猎物要在今天捕获,但是今天其他的日常工作安排也不能少。
    他换了平时早上跑步时穿着运动服进了卫生间洗漱。看着镜子里自己英俊的面容,一瞬间眼底露出有些厌恶的神情。
    可他还是对着镜子里的那个人露出了一个笑容。
    双眼微眯,嘴角上扬,露出三四颗整齐的白牙。
    “刘叔早上好呀!”
    不对。
    他收敛了笑容,镜子里男人的表情一瞬间就冷了下来。
    今天门卫处不是刘平值班。
    他身体前倾,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适当调整了些笑容,又重新道:“张叔今天是你值班呀!早上好!”
    反复在镜中操练多次之后,男人这才稍微满意自己的言行举止,拿起MP3出了门。
    MP3里放着巴赫的《哥德堡变奏曲》,他调整着周身的肌肉与呼吸,顺着小区的道路开始跑了起来。
    每天早上他都会在小区楼下跑个两圈,再去外面的道路上跑个一公里以锻炼体魄。
    这一次在小区楼下跑步时,远远地就看见小公园那边坐了一个女人,她手里拿着面包,低着头,似乎跟什么东西说话。
    他稍微跑近了些,这才看清她喂的是猫,只是那猫一看见他,就立马钻进了草丛中。
    喂猫的女人脸上似乎有些局促,不安地看了他一眼,他也回报微笑,正好用早上刚训练出的表情。
    从女人身边跑过去,他脸上带着的笑容完全冷了下来。
    那只猫……他没有看错。
    是前段时间他把左腿和左耳用钳子砸碎的那一只。
    竟然还活着,还以那样一副可怜兮兮的姿态出现在人的面前祈求食物。
    真是可笑。
    不过也是,当时他也没想那么快结果了它,毕竟享受猎物在自己手上痛苦挣扎的表情才是他极其愿意看到的,又怎么舍得那么让它轻易去死。所以他当时也只是废了它的一只腿和一只耳朵。
    周正彦很快跑到小区后面的那一片大型垃圾场,他抬头往上看了一眼,幽深的瞳孔里满是冷漠。
    “算了,现在已经有了一个猎物,暂时放你们一马。”
    *
    “叮咚……”
    敲门声响起。
    “谁呀?”
    女人走上前,从门口的猫眼处往外看了一眼。
    只见一面向极其英俊、20岁左右的男孩子穿着快递派送员的蓝色服装,戴着一个黑色的鸭舌帽站在门前,脸上挂着淡淡的笑。
    他手上拿着一个很大的纸箱子。
    “您的快递我帮你送上来了,麻烦您出来签收一下。”
    “哦……好……”女人打开房门,从男人手中接过快递盒子,又忍不住瞟了他一眼。
    这么帅的男派送快递员之前怎么没见过?
    看着孩子的面容还很年轻,应该是大学生,最近刚找的兼职么?
    接过快递盒子,女人用手掂了掂,有些重。
    好像她买的东西没这么重吧……
    还未等她仔细细想,一股强大的力道突然袭上她的脖子,掐着她往房间里带。
    女人惊恐地瞪大双眼,还没反应过来,房间门就被男人猛地关上。
    强大的力道钳制她的脖子,她从未感受过如此强硬的力气,像是一股巨山压在胸口,很快就两眼发黑喘不过气。
    求生的本能迫使她身体开始挣扎,手上刚接过的盒子也拿不稳直接摔在了地上。
    纸盒子里面的皮箱掉了出来。
    那不是她要买的快递。
    箱子砸在地下时发出沉闷的声响,伴随着里面叮叮当当的响声,在安静的房间里有些突兀。
    “嘘……”男人一只手掐着她的脖子,另一只手伸出食指放在耳边示意她噤声,他眼睛微眯,嘴角稍微上扬了一个弧度。
    “不要说话哦。”他笑着道,带着完美弧度的虚假笑容伴随着那双毫无温度的幽深的眼,仿佛丛林里蓄势待发的野兽,换上了柔顺的羊皮。
    单单是这么看着,就让人觉得不寒而栗。
    “呜呜呜……”
    剧烈的痛苦从身上各处传来,疼得女人想挣扎,可双手双脚都被束缚住,根本无法动弹。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面容英俊的男人从刚才掉落的箱子里掏出一把又一把的小刀往自己身上插。大腿、小腹侧边、腰际、胳膊……自己身上几乎每隔一处都要被那锋利的刀刃而摧残。
    一下又一下,强烈的刺痛从伤口处贯穿大脑,疼得她眼前发黑,额头直冒冷汗,可竟然还没昏过去。
    “你放心,”他笑着道:“我专门研究过人体的,在这些地方把刀插进去不会让你立即死。”
    话音刚落,男人就拿着刀,直接当着女人的面把她的十根手指全部切了下来。
    “不!呜……”剧烈的痛让她想大叫,可嘴巴被衣服给堵住了,只能发出模糊不清的声音,生理眼泪被迫流出,和嘴中流出来的涎水糊了满脸。
    现在的她仿佛刀板上任人宰割的鱼肉,承受着非人的虐待,根本无处可逃。
    男人站起身,从腰间取下相机摆在眼前,镜头对准女人已经没有多少生气面色惨白的脸。
    “来,笑一个。”
    *
    周正彦今天很高兴。
    连带着骑着自行车在路上走小腿都蹬得飞快,他先去了老地方换回衣服,毁灭证据之后看还有时间,又去浔阳区大桥那边拍了些照片。
    细心谋划了半个多月,今天的猎物终于捕捉到手。
    看着那女人死前挣扎痛苦绝望的心情,他就觉得心情格外舒畅,浑身上下都是放松的,连嘴角都不自觉地上扬了起来。
    杀人可真爽。
    当那尖利的刀刃插在女人身体里听着她发出的痛苦呻吟,仿佛是世上最美的歌谣。而从她身体里迸射出来的鲜血,则是他见过的最美的景象。
    情不自禁地,他拿相机拍了下来。
    连喜欢的音乐都没听,男人一路哼着小曲回到小区。
    骑车走到小区门口时正好跟早上喂猫的女人撞上,他甚至连平时早上训练好的表情都没做,稍微按了一下车铃,直接就着杀人的高兴对她笑了一下。
    自行车从她身边快速略过,那女人似乎对他说了一句什么话,他也没认真听,满脑子想的都是刚才那杀人的快感。
    这不是他第一次杀人,但是他第一次觉得如此兴奋,单纯用相机记录下来远远不够。
    要画下来。
    要把那个女人死前的悲惨样子完美地画下来才行,让她成为自己的第一张杰作。
    这般想着,回家便拿起画板开始画了起来。
    他不大喜欢画室,那里摆放着他的很多“杰作”,都是用来吸引别人眼球挣钱的玩意儿,唯一自己喜欢的也就是最近刚画出来的那两张猫的画还有些亮点。
    不过那猫再有亮点,又怎么抵得过人。今日份的猎物他可是在暗中期待了很久,待到最后捕获在手时那般自豪成就感,仅仅是杀几只猫无法比拟的。
    他走进卧室,把洗好的照片一张一张平铺在地上,摆成猎物死之前的姿势。
    他的记忆力很好,那猎物最后失血过多而死的时候尸体的姿势他都记得一清二楚。
    将照片摆完之后,他拿起画板架在窗边回想着经历杀人脑中闪过的丝丝快感,拿着画笔开始描绘自己的杰作。
    刚用画笔简单勾勒出那猎物死之前身体的姿势,他就注意到一道若有若无的视线。
    身为在暗中偷窥猎物的猎人,他对这一道视线再熟悉不过。
    有人在偷窥他。
    周正彦稍微侧了一下身子,用画笔沾染了一下红色的颜墨,幽深的眼眸往上抬了抬,视线落在窗户前对面的那一栋楼。
    对面比他楼层还低一层的窗户,一个披着长发的女人站在窗口处正偷偷望着他。
    他其实不太喜欢这种被人偷窥的感觉,以往都是他从暗中偷窥别人,不过此时他在画画,正是灵感来源爆棚的时候,不想为了这个女人把自己的“杰作”给毁了。
    不再想其他,他安心作画。不过半个小时就将今天猎物垂死挣扎时的表情和身躯完美地画了下来。
    当然也没忘记那猎物身上插着的28刀,每一刀身处的位置,每一刀插进去的深浅,伴随着红色染料的运用,甚至连刀尖上沾着的鲜血都极其考究。
    周正彦看着自己的画作,觉得格外满意。
    在此期间对面女人对他的偷窥一直没停过,那道若有若无的视线在他身上停留了半个多小时。
    他将画收起来放进画室,进了卧室之后便关了灯。
    他的视力很好,即便身处一片黑暗当中也能看清楚刚才放在地上的大部分照片。
    不过他没先去欣赏,反而行走在黑暗中,慢慢走向窗边,观察着对面的窗户。
    那女人竟然还在,她脸色有些红,湿漉漉的眼往他这一处窗户四处张望,似乎要把身处于黑暗中的他给望出来。
    她是谁?
    为什么要盯着自己?
    难不成……她已经发现了自己的身份?
    不可能。
    这女人她之前见过,虽然自己前段时间才刚搬过来,她在这也没住多久。平时就是早上自己去跑步时能跟上班的她碰见一两面。
    他不相信那一两面就能让这个女人怀疑自己。
    大约过了三四分钟,那边的女人终于离开了窗户。
    可他并没有走。
    周正彦在思考。
    他幽暗深沉的眼紧盯着对面那一扇已经关了灯的窗户,半天未动。
    这个女人为什么要偷窥他?
    --------------------------------
    是的没错,本文采用双视角叙事,现在视角转到男主这边了。
    写到这里也就不害怕剧透了,这个文章主要内容就是标题:《偷窥》
    女主偷窥男主,男主偷窥女主,猎人偷窥猎物,猎物偷窥猎人。
    大概就是这么一个故事。
    因为前段时间跟朋友大致商量了一下男主视角的情节,偷窥上半部分女主视角卡得很好,我承认有点吊胃口。
    我的朋友建议我是先把结局写出来,但根据我自己的想法,类似于悬疑的剧情,最主要的看点就是前面的伏笔和铺垫环节,等到最后真相揭开的时候就只剩下一个结果,也没什么好写的了。
    大家想看的结果无非是周正彦回来之后会对孙菲菲如何,这个结果其实一章就能搞定。但对于我来说,周正彦要对孙菲菲怎么样其实要看他自己的想法,要看他自己的想法就要先走男主叙事这一条线更有代入感。
    只是我平时三次元的事情太多了,再加上写得也比较慢。(其实我觉得我写得还算比较快的了,虽然基本上一天一更,但是字数都稳在3000左右,有的甚至过了4000,差不多别人的三四更了。说到底可能是剧情的铺垫不太好写,感觉写得有点慢。)偷窥上半部分就差不多花了一个月的时间,下半部分是以男主的视角来写,包括男主的身世以及案件的详细介绍还有些对女主感情的小细节等等,恐怕要写的时间不比写女主少。(再加上12月份快到了期末,我大概12月中旬的时候会稍微停下笔备考期末,到时候可能更没时间。)我就害怕把男主视角走完之后再写结局,你们可能有点就不太想看了。
    可我就想把每个人物的身份细节都好好写出来,尤其是男女主,不能没有排面。在我看来一个好的人物形象就是多面性的,需要多方面的描写。但我就是有那样的问题,什么都想写,可是什么都写不好。你们看我的文章大概都能知道我写作的特点,只要稍微写一点剧情就会飘,这一篇《偷窥》早就列好了大纲,按照大纲走可能还稍微好一点。(其实已经删掉不少情节了,感觉还是有一点)隔壁《嗜她成瘾》早就已经飘得不成样子了。(有时间尽力再圆回来)
    所以大概还是想看看宝子们的意见啦,想知道是想看男主视角的人多一些,还是直接想看结局的人多一些。
    如果是想看结局的话那就先把我的书加入收藏放一阵子吧,如果想继续看男主变态视角的话,可以稍微每天等一下更新。
    总之还是很感谢各位包子们的支持啦!
    然后然后再悄咪咪地说一句,我其实每天都有爬上来看本书的数据,每天更新一章,就会稍微有一点点人气,我知道我自己的文章写得不怎么好,也没多少人看。但还是希望喜欢的读者能投个珠珠或是评论,给我继续写下去的动力。每天看到书的收藏量增加、评论量增加、订阅量增加、和人气增加我都会很开心,感觉我一直以来付出的努力都获得了回报。
    不管怎么说还是感谢一直以来支持我的宝子们啦!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