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窥(九)「Рo1⒏red」

    周正彦不懂接吻,动作万分生涩,只知道凭借着本能含着女人的唇撕咬,他的力气有些大,牙齿似乎磕上了女人的嘴唇。
    鼻尖感受到了一股的铁锈味,杀了那么多的人,他自然知道这味道是什么,一瞬间像是打开了某种开关,体内躁动的因子越来越盛。掐在女人脖子上的手越来越紧,恨不得现在就想遵循脑海中的欲望把她给掐死。
    炙热的胸膛上传来一股若有若无的抗拒,是女人的手在推他。
    他突然反应过来,松开了些禁锢在她脖子上的手。
    不……现在不能杀她。
    毕竟才刚品尝到这般美味的味道,怎么可能就把他扼杀在自己手里?
    他刚才怎么会有那样疯狂的想法?
    好在女人并未察觉到那么多,她人闭着眼,只是脸有点红,应该是刚才些许窒息憋的,好在她还活着。
    周正彦心里松了一口气,但他仍是找不到门路,只会茫然用嘴唇贴着她的唇稍微轻一些舔舐撕咬。
    总感觉好像还差一点……
    直到女人轻轻探出舌尖,抵开他的齿钻进自己的口腔里,他便反应了过来。
    他模仿着女人的动作,伸出滚烫的舌与她纠缠,啃咬厮磨,汲取她口里的蜜津。
    好软……好甜……
    舌尖上传来一股又一股的酥麻随后慢慢传送至大脑,这般隐秘的刺激感跟他杀人时的感觉不相上下,甚至还要更胜一筹。
    毕竟他第一次杀人时是万分痛苦的,不论是身还是心,都沉浸在巨大的煎熬与折磨之中,大概过了半个月才勉强调复过来,随后慢慢在虐杀动物的过程中迷恋上杀人的快感。
    可与这女人亲吻却是不同,从一开始他就为此兴奋激动,期待已久。
    他抱着女人亲吻了许久,活像要把她整个人都吞进自己肚子里。女人身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变得柔软许多,大半个人靠在他身上。他双手有力地将她箍在怀里,隔着一层布料都能感受到她那肌肤的柔软。
    ……既然男女朋友之间亲吻这么亲密的姿态都可以做,那他是不是可以仔细抚摸她的肌肤?
    甚至……还可以更近一步……完完全全地占有她,让她完全臣服于自己的身下?
    空气中莫名涌现出一股燥热。周正彦只觉得全身上下的血液都在沸腾,原本这几天被那个流浪汉搞的浑身都提不起来劲,甚至有想过再重新杀一个人恢复精气神,可现在跟怀中的这女人接吻之后他只觉得自己的精神格外亢奋,甚至还需要更多的东西。
    不是杀人时得到的快感,而是猎物对猎人而言的致命的吸引力,现在猎物终于到了他的口中,他自然是要好好品尝。
    不知亲了多久,男人终于舍得将她松开。
    此时女人整个身子已经完全瘫软在他怀里,周正彦滚烫的手在腰间将她扶着,一双漆黑的眼睛紧紧盯着她。
    只见在她怀里的小女人脸色潮红、双眼含情地望着他,嘴边还有刚才二人纠缠亲昵时残留的津液,似乎是刚才被他掐得狠了,她正大口大口地喘气。
    周正彦从未看过女人对他露出过这样的表情。
    太美了……
    以往在梦中想象虐待她的场景、她嘴里发出的呻吟、她面上露出的表情……都比不上现在倒映在他眼中的这个双目含情的她。
    “菲菲……”
    周正彦的手再度抚上女人的脖颈,修长的手指在女人那处白嫩的肌肤上摩挲着。这一出的脖颈肉真是嫩得要命,小小的、软软的,只用他的一只手稍微用力掐一下,恐怕不出几秒就能将她的脖子掐断。
    但是他并没有这么做。
    有些事情就在刚才已经发生了改变,他紧紧盯着怀里的女人,漆黑的眼瞳中涌现出不明的情绪,他郑重地说出了那一句话:“我很喜欢你。”
    不只是男女朋友之间的“喜欢”,还有猎人对猎物的喜欢,他在宣誓对自己所有物的主权。
    女人抬头望着他,过了好一会儿,她问道:“要不要……去我家里坐坐?”
    语气里邀请的意味很明显。
    周正彦一瞬间却不敢回答。
    作为多年的猎人,很明显能看出来这是很明显的引诱,明摆着就是一个圈套。
    他不知道这女人给他背后给他下了什么埋伏。
    可就算知道可能有诈,他也下意识地想跟她一起。
    他想这么蠢的猎物设下的圈套他肯定一眼就能望出来,到时候慢慢把她拆解入腹也不错。
    “好。”
    事情发展得很自然,周正彦跟着女人上楼。
    之前帮忙装修过一次防盗门窗,再加上偷窥过那么多次。他已经很熟悉她房间的布局了,不过他并没有做出什么奇怪的举动,只跟着女人进门换好拖鞋,然后坐在沙发上看着女人随意放在旁边桌子上的书。
    关于蛋糕制作和食材烹饪的。
    看了没几秒,女人走到他旁边,坐在他的腿上,两只手揽着他的脖子,脸往前凑了凑,又亲了一下他的唇。他感觉孙菲菲用舌头在他唇上舔了一下,把唇上沾染着的血迹给吞了个干净。
    “周正彦,”女人退出些许,低声呼喊着他的名字,又问了一遍:“喜欢我吗?”
    “喜欢,”周正彦回答得很快,他不满刚才点到即止的亲吻,伸手将女人的腰揽在自己怀里,再次亲了上来。
    这一次的拥吻要比刚才的那次好很多,他学习能力向来强,很快就占据了主导地位,含着女人柔软的唇在口腔里来回游走,很快狭小的房间里就回荡着二人亲吻的轻喘声。
    可这样的亲吻渐渐也满足不了他了,身体开始有些不太对劲,尤其是身下那一处,滚烫、炙热、难受得要命。只是单纯地亲吻根本就解决不了这样的问题。
    周正彦的两只手在孙菲菲腰间来回摩挲探索,修长的手指顺着女人的腰际线慢慢向下滑,终于在衣服下摆处找到缝隙,手指勾了勾,钻进去。
    他翻了个身,轻而易举地把女人压在狭小的沙发里,滚烫的手指在内衣上来回摸索着。
    这一处衣物包裹着的嫩肉从她刚才在楼下身体抵着他胸膛的那一刻起,他就已经想好好感受一下了。可他实在是不了解这玩意儿,摸了半天都没找到扣子。
    最后只能在无奈投降,一向骄傲自大地人此刻在女人耳边低低喘息,一向的骄傲全部都抛在了脑后,他小声问道:“菲菲,我该怎么做?”
    沙发狭小逼仄,这个姿势有些不大舒服,女人忍不住挪了下屁股,周正彦下半身此时正紧紧抵着她,隔着两人的衣服都能感觉那物的炙热滚烫。
    见女人不回答,他有些忙乱地将她上衣脱了,低头趴在她胸前,手指顺着内衣带子勾进去,试图把她那白嫩的奶子从内衣里拨弄出来。
    周正彦捏着女人的乳肉,修剪整齐的指甲一下一下不受控地在奶头上刮弄着,很快女人的奶头硬得如同小石子一般。
    他觉得奇妙,手下又加重了力气。
    一阵阵酥麻感从奶头传向大脑,孙菲菲按捺不住发出一声低吟:“唔……”
    一出声,女人才发现自己嗓子早就哑了,发出的呻吟倒像是赤裸裸的勾引。
    周正彦被她发出的这一声低吟给愣住,在脑海中想了许久的女人的呻吟终于响在了自己的耳边,躺在他的身下,以现在这样的方式。
    他整个人像是置身于火炉一般,难受,不知该如何缓解。
    只见女人双手绕到后面摸到暗扣将内衣给解开,上身完全没了遮蔽,被遮挡着的两团乳肉就那么展现在他眼前。
    周正彦看着女人胸前的这两团白嫩,眼里闪现着晦暗不明的光,未等他有什么想法,手就已经将那柔软的两团按在手中揉捏成各种各样的形状。
    他的力道有些大,只是稍微捏了几下胸口上就有了深红的印记,就像之前他虐杀那些猎物时在身上留下的痕迹,不过并没有那么重。
    可他看着那印记呼吸却突然加重,下意识地想更加用力,恨不得将她全身上下都施虐一遍,但又怕展现出了自己的真面目让她害怕。
    “好美……”
    他感叹道,手上揉搓奶子的力度又重了一些,不过好歹还是下意识地注意放轻力道。
    孙菲菲受不住,身体哆嗦两下,又开始发出呻吟。
    察觉到身下的女人分开了双腿,似乎是在邀请他的进入。
    他也不管有没有埋伏了,身体往下压了些,胯间那难受的灼热硬物往女人身体里挺近几分,那一处实在是太难受了,比他第一次杀人时的感觉还要难受的多,他急需一个纾解。
    虽然仍是不太懂,但身体下意识地朝女人接近。
    孙菲菲伸手揽着他的脖颈,在他耳边喘息道:“去床上……”
    周正彦一把讲她抱起,抱着她去了卧室。
    一将她抱上床,周正彦就立马扑了上去,想继续刚才的亲近,谁曾想这女人竟稍微将他推开了些。
    男人略微皱眉,刚想说些什么,只见女人快速动作,将下半身的裙子和内裤给脱了甩在一边。
    这下她全身上下完全没遮蔽了。
    浑身上下白嫩的肌肤展现在他面前,房间里没怎么开灯,但是她的皮肤白得发光,像是一幅沉寂在暗影中的油画。
    周正彦愣了一瞬,也下意识地将自己身上的衣服给脱了个干净。
    二人赤裸相对,这应该是男女朋友之间关系最近的一步了吧?
    周正彦俯下身去,盯着女人下身的花户处看了许久。
    之前猎杀第二个猎物的时候,那个女人当着他的面把衣服全部都给脱光了就那么赤裸地站在他面前他都是面无表情,可现在就像着了魔一般,幽深的眼紧盯着那处,半天都没移开。
    这一个地方……他好像在哪看到过。
    某些幼年时期阴暗的回忆突然间涌入脑海,男人身体猛地战栗了一下,下意识地后退想逃,但脑海中升起的欲望最终还是战胜了恐惧。
    最后他伸出指,试探性地碰了女人的泛着水阴唇,随后用手指捏了捏。
    “唔……”
    女人发出一两声呜咽,只是被他这么稍微捏了一下,就忍不住打了个寒颤,狭窄的洞口忽然猛烈哆嗦一下,止不住地往外流水,浸润了他的指尖。
    “菲菲,你这里湿了。”周正彦用手指碾磨了下指尖的水渍,声音已经完全哑了。
    “嗯,”只听那女人小声道:“因为喜欢你。”
    周正彦只觉得脑海中一直紧绷的弦在这一刻应声而断,还未等他大脑反应过来,身躯就已经遵循着原始的冲动压在了女人身上。
    肿胀粗硕的肉棒则是沿着女人的腿缝插了进去,挤在她双腿间,耻毛在腿内侧来回拨弄着,察觉到女人又稍微张开些腿,他就顺势往前倾了倾,性器撞到她的阴唇,沾上大片的湿腻淫水。
    “唔轻轻一些”
    女人发出细微的呻吟,身子不安地扭动。
    周正彦听着她的娇吟,也跟着闷哼了声,双手掐着腰不让她动,他现在整个人已经完全乱了套,只能下意识地随着本能在两片阴唇间来回摩擦,他在女人身上来回耸动着,性器一下一下往里插,撞在女人的花户上。
    男人双眼发红,像是刚杀完人的凶神恶煞,可喊出口的名字却是轻柔似水:“菲菲……”
    女人也动情地叫着他的名字:“周正彦,我想要”
    女人腿根处湿滑黏腻,可他就是不进来,每一次只是在小口撞击了一小下,稍微进去一点,带出些许黏液后又再次退开。有生命力的穴肉吸吮着灼热的肉棒顶端,从未尝过的滋味让他的性器高高勃起,又肿胀几分,他忍着猛烈抽插的冲动,扶着棒身退出来。
    不行不行
    事情已经完全超出了他的预想,如果这是女人给他设的圈套,他已经中了埋伏了。
    堂堂一个猎人,竟然被自己手中的猎物给摆了一道。
    不止如此,他现在已经到了爆发的边缘,这一次输得如此彻底。
    周正彦眉头紧蹙,额上不知不觉渗出了汗水,鼻息愈发粗重。
    偏偏这女人还要在耳边刺激他:“操我唔周正彦操进来”
    外面有一两束灯光照进来,正好洒落在女人的身上,她此刻已经动了情,洁白的肌肤已经变得有些粉红,现在哪里是什么猎物,简直就是活脱脱的妖精,故意勾引着他往圈套里钻。
    “周正彦?”女人见他没反应,又低低地叫了一声,声音很轻,还带着颤抖。
    他在心里叹了一口气。
    这一次是他输了,本以为跟这女人上楼能将她捕获的,谁曾想竟输得如此彻底。
    “我在。”
    周正彦认命俯下身,头伏在女人肩头,重重的喘息声落在她耳畔。
    男人俊秀的脸涨得通红,微凉的唇掠过她脸颊,细细舔吻着女人的肌肤,下身随着本能撞击一下接着一下她的阴唇。
    可骨子里的骄傲还是让他遏制住了现在把她拆骨入腹的冲动。
    “菲菲等等……明明天好不好……”他的呼吸也乱了,一开口哑得要命。
    他虽然输了,但不想输得极其难看。
    这种事情他一点经验都没有,之前脑海中残存的记忆对他而言是极其阴暗的过去,要是现在勉强回想起来,恐怕他会失控,他不知道会对孙菲菲做出什么事,甚至在极其愤怒暴躁的情绪下把这女人掐死在床上都有可能。
    他想给这个女人留下一个好印象,让她知道自己的床上功夫不错。
    跟她相处的这些天,每一件事都发生在自己的意料之外,他必须得找回自己作为猎人的主动权。
    对上女人疑惑不解的眼神,他咽了咽口水,又开始找蹩脚的理由:“没没有避孕措施。”——
    尒説+影視:ρ○①⑧.red「Рo1⒏red」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