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三

    黎知秋第一次见到沉迎夏,是在幼儿园的门口。
    傍晚来幼儿园门口接孩子的家长很多,在来来往往的人流之中,她优雅而从容,知性又美丽,即便一句话都没说,也依旧能牵引着周围人的目光。
    她并不低调,一眼望去,从头到脚穿戴的都是价格昂贵的名牌,黎知秋心里忽然一阵羞耻,手指无意识地抓了抓自己身上从淘宝上买的,几十块钱的短袖,穿了不知两年还是叁年的老旧运动鞋里的脚趾也紧张地蜷了蜷。
    沉迎夏走到她身前时,黎知秋心里的紧张感更甚,还带上了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惊慌,她又用力地扯了扯自己的衣角,才忍住了转身离开的冲动。
    “茵茵今天在班里表现得还好吧,有一直乖乖听话吗。”沉迎夏温柔地笑着,声音也如她的笑容一般温柔,“辛苦老师了,茵茵从小就被我和她爸爸宠坏了,比同龄人都闹腾。”
    黎知秋的脸上有些发烫:“不辛苦,茵茵今天很乖。”
    而她也不是什么幼儿园老师,只是来这里兼职罢了。
    “对啊对啊,妈妈,茵茵今天表现得特别好!”女孩附和着,指了指自己额间的贴纸,语气骄傲地说,“你看,老师还给我发了小红花呢!”
    “茵茵真棒。”沉迎夏微笑着牵起了自己女儿的小手,“那我就先带茵茵回家了,茵茵,跟老师说再见。”
    “老师再见!”
    直到这一对母女身影彻底在自己眼前消失,黎知秋的心情也久久地没能平复。
    幼儿园的孩子陆陆续续地都被接走后,黎知秋有些失魂落魄地回到了家里,一头栽进自己的床上,心情烦闷地翻来覆去许久。
    沉迎夏。
    她是知道这个人的。
    凡是江省的人,必然都对这个名字不陌生,她是江省商业大腕周思渊的妻子,当初他们结婚时那场隆重而豪华的婚礼还登上过微博的热搜。
    据说他们自年少时相识,相知相爱了十几年,他们的感情好到所有人提起,口中无一不是羡慕。
    这样的两个人,本来是不会和她扯上什么关系的。
    她和他们根本就不是一个阶级、一个世界的人,她只不过是一个才上了大学的穷学生。
    所以她一直不明白为什么那个人要找上自己。
    江予诚,律师界赫赫有名的金牌律师,无数人花费重金也一面难求的人,却主动来和她搭了话。
    他是在叁天前找到她的,那个时候,她正在咖啡厅兼职,她的同事喊了她一声,说有人找她。
    她心存疑惑地走了出去,只见一个男人正在外面等她,一身得体的蓝色西装,手里提着一个黑色的公文包,鼻梁上架着淡金边框的眼镜,脸上挂着一副公事公办的、职业化的微笑,活脱脱的一个社会精英人士的形象。
    “黎知秋,黎小姐,是吗。”
    “你怎么会认识我?”
    黎知秋心中顿时升起了几分警惕,凭借着他在业内的名气,她自然一眼就认出了他就是那个职业生涯一番丰顺、打官司从未有过败绩的大律师江予诚,可她和他从未有过任何的牵扯,他怎么会知道她的名字?
    “黎小姐,你不用紧张,我不是什么坏人。”江予诚脸上依然挂着一成不变的职业微笑,“这里谈话不太方便,不介意的话,可以换个地方吗。”
    黎知秋思考了一下,觉得答应他也未尝不可,“好吧,我带你去楼上的包间。”
    “但是,黎小姐,我想邀请你一同谈话的地方,是我的私人律师事务所。”
    黎知秋皱起眉,毫不客气地问道:“你找我到底有什么目的?”
    “黎小姐,你真的不用太过紧张,只是一些不适合在公开场合谈论的小事而已。”
    江予诚突然朝她的方向迈了一步,黎知秋下意识地后退,还未待她出声,江予诚微微俯下身,用着只有他们两个人能听见的声音对她说道,“我知道你现在最缺什么,跟我走,也许你面临的困境,可以即刻迎刃而解。你放心,我不会对你做什么的,”
    江予诚说完就站直了身子,黎知秋沉默地望着他,他倒也耐心大方地任由她打量,一会过后,她同意了他的请求,和他一同上了车。
    “江律师,你这是什么意思?”
    律师事务所内,黎知秋把江予诚给她的文件扔到桌上,而后站起身,重重地拍了一下桌子,她的脸色涨得通红,胸膛也剧烈地起伏着,“你要我做一个插足别人婚姻的小叁?”
    刚才,他们一同到了律师事务所后,江予诚带她进了他的办公室里,一关上门就单刀直入地进入了正题。
    黎知秋怎么也没有想到,江予诚找她的目的,居然是要她去勾引一个有妇之夫,而且那人还是那个出了名的老婆奴,年年被各种媒体夸赞的模范丈夫,周思渊。
    “黎小姐,我想你可能是误会了我的意思,我可没说过让你破坏他们的感情这样的话,只是让你出现在周思渊的面前,和他认识一下罢了。我刚才,好像没说要你和他有什么更亲密的接触吧。”
    “那你告诉我,这和做小叁有什么区别?!”黎知秋深呼吸一口气,“江律师,很抱歉,我从小被教育出来的叁观不允许我做这样的事,你另找他人吧。”
    “黎小姐,你不用急着走。”江予诚推了推眼镜,双手十指交缠着搭在下巴下面,抬起眸,目光淡淡地望着她,“我说了,我不会让你去做小叁,只是需要你到时候提供一些你和周思渊相处过的证据而已。”
    “你的妈妈生病了急需治疗,需要的大大小小手术费加起来需要将近百万,靠你这样在学业空闲之余兼职赚钱对于这天价的手术费来说只是杯水车薪,到时候只怕你钱没攒够,你妈妈就已经先错过了最佳救治时间。”
    江予诚叹了一口气,往身后的椅子里靠了靠,“而只要你答应了我的要求,给我提供我想要的东西,我这里会承担你母亲后续治疗所需要的一切费用。我刚才给你的文件你也看了吧,是具有法律效应的。而且,若是你想终止合约,无论何时都不是问题。”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