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淡

    黎知秋说这番话时,眼泪一直在往下掉,声音也没那么平静,但她心里,却觉得如释重负。
    他们这种有钱人视别人的自尊和骄傲如泥沙,可在她心里,这恰恰是对她而言最重要的东西,她不想抛弃。
    她真的不是那样的人,她不想做一个破坏别人感情的第叁者,给妈妈治病筹钱不是非要通过这种方式,会有别的办法的,一定会有的。
    “如果可以的话,请告诉我你突然变卦的理由?没记错的话,叁天之前,我们达成合作的时候双方都很愉快。”
    愉快?
    她当时一点都不愉快!
    她是被逼的,被逼的!
    “我今天见到了沉迎夏,她来幼儿园接她的女儿。”
    正是因为见到了沉迎夏,黎知秋才会动摇。
    “她温柔又美丽,她的女儿则天真又可爱……她给我的感觉,是一个浸润在爱情中的、被人疼宠的、婚姻美满幸福的女人,要我去破坏他们的感情,我过不了心里的那道坎。抱歉,江律师,请你以后也不要再来联系我了,我……已经做好决定了。”
    电话另一头的男人默了默,过了一会才回答她:“好的,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不过,黎小姐,我给你的建议是暂时不要删除我的联系方式。人生中的事情总是千变万化,谁也预料不到明天会发生什么,也许你前一天还信誓旦旦,第二天又会想要食言。如果哪天黎小姐又改变想法,随时欢迎你再来联系我。”
    “我……”
    黎知秋刚想要反驳,江予诚已经主动挂了电话,她一气之下把他的电话号码和微信都拉进了黑名单,还从抽屉里找出他们叁天前签的合同,没有一丝犹豫,撕得四分五裂。
    这几天她心中一直因为她可能即将要去做一个小叁而感到羞愧又难堪,做完了这一切,她心里总算是痛快了不少,但是很快她的心头又被沮丧失落的情绪笼罩。
    那样高昂的手术费,她究竟该如何筹得呢……
    周思渊回到家里时,客厅里的灯是暗的。
    其实开门的时候他就发现了不对,今天家里太安静了,一点声音都没有。
    一般只要他回家不算太晚,他的妻子和他的女儿都会一同坐在沙发上等他回来,那个爱闹腾的调皮鬼每次看动画片时都会兴奋地说个不停,看见他,则会从沙发上蹦下来跑到他身前,撒着娇要他抱她。
    若是他要应酬很晚才能回家,茵茵则会先去睡觉,但他的妻子也是会等他的。
    他低头看了一眼腕表,现在还不到八点。
    他今天出差回来,他妻子是知道的。
    那为何现在她们母女二人都不在家里,难道是一同出去玩了还没回来吗。
    周思渊换好鞋后走到了楼上,打开卧室门时,迎接他的是一屋明亮的灯光,看见他的妻子正坐在梳妆台前,他的心里安心了几许。
    原来她在。
    她显然已经沐浴过,穿着一条浅粉色的睡裙,一头乌黑的秀发散落着,柔顺地披在她的后背上,发梢还有些湿湿的。
    这个迷糊的小笨蛋,又不把头发吹干,都跟她说过好几次不能晚上头发没完全干就睡觉,第二天早上起床会头疼的。
    也不知道他不在的这段日子,她都是怎么照顾自己的。
    周思渊走到衣柜里找出家里的吹风机后走到她身旁插上电,自然而然地拾起她散着的发,调到风速与温度都恰好合适的中档帮她吹起了头发。
    沉迎夏抬头看了一眼,他的目光便在镜中与她交汇。
    “什么时候发现我回来了的?”周思渊的面色很柔和,在外人面前向来严肃的他,一旦回到家里面对自己的妻子,就会变得温柔又宠溺。
    沉迎夏看着镜中自己丈夫的脸庞,开口时声音轻轻浅浅的,好在吹风机中档发出的声音不大,所以她说的话还是被周思渊听得一清二楚:“你开门进来的时候。”
    “早就发现我进来了,还故意不理我?”
    沉迎夏长长的睫毛又垂落了下去,她抬起手拾起桌上的梳子,有一下没一下地梳理起了没有落在周思渊手里的发,“你身上又有烟味又有酒味,我闻着不喜欢。”
    周思渊立马表明诚意:“夏夏,我发誓,今天应酬时客户递给我的烟酒我可一点都没碰,这都是不小心从别人那沾染上的味道。”
    周思渊也不是天生就不爱抽烟喝酒,男人大抵都多多少少会有这方面的爱好,他也不例外,但是沉迎夏很不喜欢烟味和酒味。
    刚来江省创业的那段时间,周思渊还是一个没什么名气和能力的小人物,为了努力谈成生意,应酬时别人要给他递酒递烟他都不会拒绝。
    那时候他基本每天回家的时候身上都是一身烟酒味,沉迎夏明明是不喜欢这种味道的,却每次都表现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耐心体贴地照顾着他,给他煮醒酒汤。
    但她越是这样隐忍,他心里越是心疼她,那时的他就在心里发誓,等到以后他功成名就,一定不会再让她受这样的委屈。
    后来他确实成功了,再也无须摆出一副笑脸讨好迎合别人,也就是在那时他彻底戒了烟酒。
    但他可以不去碰,应酬时的那些客户却还是要抽烟喝酒的,为了沉迎夏不闻到这些她不喜欢的味道,他基本次次回家前都会先去他公司休息室的浴室里冲澡,确认自己身上的味道散去,才会回到家里。
    她的鼻子真灵,离她那么远,都能闻到他身上的味道。
    “今天我因为急着想要回来见你才没有在外面洗好澡,宝贝,你就原谅我的一时疏忽吧,我真的就只是太想见你了。”
    “嗯。”
    费心解释了这么多,沉迎夏的反应却还这么冷淡,不免让周思渊心中有些不满。
    她的头发本来就吹到了半干的状态,周思渊又这样帮她吹了一会,就差不多全部干了,他把手中的吹风机放下,双手搭在她的肩上,轻轻用了些力度,把她的身体往他的方向转了转,自己则弯下腰去近距离地凝望着她。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