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欢

    “夏夏,你怎么对我这么冷淡,从我出差去外省那天到现在,我们已经将近大半个月没见了。”周思渊一副受了委屈的可怜表情,看起来就像是因为得不到主人回应而无精打采地耷拉着耳朵的狗狗,“你不在我身边的时候,我可是每天都在想你。夏夏,你不想我吗?”
    “想啊,当然会想你。”
    沉迎夏脸上终于漾开了一抹他熟悉的笑意,淡淡的,但周思渊很喜欢。
    她笑起来特别好看,哪怕只是浅笑也足以撩人心弦,当初他就是因为她的一个微笑而对她一见钟情,尚不知情为何物的少年就那样把一颗心遗落在了她的身上,至今,已沦陷了十几年。
    周思渊也被她感染着脸上扬起了笑。
    “换洗发露了?好香。”周思渊的身子又往下压了压,离她更近了些,嗅了嗅她的头发散发出来的清香,“薰衣草味的。”
    “嗯,我最近很喜欢的一个味道。”
    “怎么突然想要换洗发露了,以前不是都和我一样用的玫瑰味的吗。”
    不仅洗发露,还有沐浴露、牙膏,他们用的也都是同一款,这会让他们身上散发出相同的味道,让他们感觉彼此之间格外的亲密。
    “也没什么原因。”
    周思渊落在她肩上的手用的力度不是很大,所以沉迎夏微微挪动了下,身体就又偏离了他的方向。
    “就是旧味道用久了,有些厌倦了,所以想换。”
    听到沉迎夏给出这样的答案,周思渊微愣。
    他和沉迎夏都是很恋旧很执拗的人,一旦认准了什么就不会随意改变,就比如,他和她大学时买的情侣茶杯,他和她现在还在一起用;就比如,他和她都很喜欢玫瑰,当初他追她第一次跟她告白的时候送的就是玫瑰,后来向她求婚时手里捧的也是玫瑰,她总是说他老土没新意,但每次接过他的花时都感动得热泪盈眶。
    就比如,他喜欢上了她,从此就一心认准了她,这辈子心里都再装不下旁人。
    不过,这样细小的变化倒也不能说明什么。
    周思渊吻了吻她的发顶,温声道:“那我以后也换新味道。”
    沉迎夏轻轻地应道:“好。”
    周思渊对沉迎夏今晚的冷淡已经见怪不怪,他知道她是因为不喜欢他身上的烟酒味才会这样,若是在别的时候,他肯定会顾忌着她的感受先去洗个澡,但今天不一样,他和她太久没见了,他只想和自己香香的老婆待在一起,再一同亲密地说会话。
    “茵茵今天怎么不在家里,又送到妈那里了?”
    “嗯,我妈总是埋怨我们抽不出时间去看她,叁天两头就跟我念叨说想小孙女,反正她一个人在家也清闲,就让茵茵去陪她几天好了。”
    果然是一个意料之中的答案。
    周思渊当然也想女儿了,不过相比之下他还是更想自己的妻子一点,同时他也因为她终于话多起来而心情愉悦,眼底的笑意都加深了几许。
    “也好,这样我们也可以享受一下二人世界,看来今年的结婚纪念日,我们可以一起单独过了。”
    本来这次去外省谈的生意起码要耗上一个月,因为惦记着要回来陪她,他出差的时候每天都在加紧赶着进度,还好还是在结婚纪念日之前赶了回来。
    沉迎夏又把身子转了回去背对着他,周思渊就从背后搂住了她,顺势弯下腰去把他的下巴抵在她的肩膀上,唇有意无意地略过她裸露在外的肌肤,“夏夏,五周年快乐。”
    “五周年快乐。”
    沉迎夏的瞳孔微微缩了缩,在眨眼的间隙又恢复如常,没有被她身后的男人注意到。
    更多的原因是周思渊的目光正落在她的胸前,透过她的睡裙望着她身上更隐秘的地方——
    沉迎夏的身材很好,凹凸有致,肉都长在了该长的地方,这个姿势可以让他看见她胸前的乳房和其间的沟渠,深邃诱人,暧昧迷离。
    欲色取代了先前的笑意,在周思渊墨黑的眸中蔓延开来,他喉结滚动着,大掌自上而下穿过她的睡裙往里探入。
    沉迎夏穿的是一条吊带睡裙,里面也没有穿内衣,正好让周思渊得了便利,直接把手落在了那圆润饱满的地方。
    他揉了揉那被他罩住的圆乳,软柔滑嫩,手感和他记忆中的一样绝佳,他心中欲念的火苗愈燃愈烈,声音也变得低沉沙哑,“宝宝,我好想你。”
    轻轻的两下抚摸就让沉迎夏的呼吸急促起来,他掌心的温度很高,被他抚摸着的地方都好似有电流划过。
    夫妻多年早已培养出了无言的默契,不用周思渊说更多她都能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更别提他还做着这样意图不言而喻的动作。
    身体对他的触碰极为熟悉,被他这样爱抚着,沉迎夏白皙的脸上晕染开了红,出声时声音夹杂着几声细微的喘息。
    “你还没有洗澡。”
    “不洗,现在还洗什么澡,等到做完又是一身汗。”
    周思渊自然没有顺着她,还摸了摸她那挺立起来的乳头,“宝宝,你都已经有感觉了,怎么还要拒绝我。”
    沉迎夏隔着睡裙抓住了周思渊的手,虽未开口说话,也能很好地传递出她的意思,周思渊微皱着眉不情愿地停了下来,望向梳妆台前的镜子,却因她正垂着眸而无从捕捉她眼中的情绪。
    “我不习惯你身上的味道,你先去洗澡吧。”
    没有被他抚摸着身体时,沉迎夏的声音也平静了下来,更像是没什么情绪,但周思渊正沉浸在情欲之中,并未发现她的反常。
    感受到她的坚决,他只好作出妥协:“那你和我一起去?”
    “不要,你自己去。”
    “这样也行,不过……”周思渊的唇贴着她的脖子移动着,最后落到她小巧的耳垂上,轻轻咬了一口,“等会,你得都听我的。”
    听到沉迎夏嗯了一声,周思渊满意地勾了勾唇,“乖乖在这等我,我很快就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