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章。

    应芜哭过后便站了起来。
    她后退两步,褚绥清楚她已经记起全部,这次的失忆格外漫长,约有几月,褚绥不忍道:“比起此等折磨,你更无法承担与吾分离?”
    应芜恍惚地望着他,她茫然道:“阿芜不知。”
    “生死有道…死生同齐,你可了悟?”
    “师尊…阿芜罪孽深重。可…”应芜皱眉,泪水滚轮,“可我做这一切,都是因我怜惜你的付出,你为天地做得太多,所得太少…阿芜怜你…”
    褚绥叹道:“为师明白。可比起复生,为师所求,并非如此啊。”
    “若不复生,你如何能得到所求?阿芜不懂…”
    “吾已满足。你为何不信?”
    “可你仍有遗憾,如何满足?”
    “为何遗憾与满足,不能同有?”
    应芜抿唇,急声道:“可你明明…明明还想同我在一起,师尊,你总是压抑着私心,我不愿你这样。”
    “人之在世,皆有私心,可世上又非仅有为师一人,私心于公,太过渺小。”
    “是…是天道逼你如此。你生而为世间,它怕你有私,所以让你孤身一人,它怕你不再付出…都是它逼你如此的!”应芜哭诉道,“都是它故意伤害你,让你舍去自己,为这天下,你被它蒙蔽了!”
    褚绥沉默良久,才徐徐道:“于你眼中,吾便是如此?即是如此…吾又该如何安身立命?吾之一生,都是一场诓骗,吾之付出,都是被逼无奈?阿芜,你如此说,吾该如何自处?”
    应芜张开口,却无法反驳。她清楚真相,可他的话让她觉得,谎言只是维持理智的一种形式。
    “阿芜,你并非是因吾而存在的。你只是…尚未看清你的道。”
    “不…”应芜望着他,连忙道,“我的道是你…”
    “你想这天下如水澄净,却无法容忍一丝泥沙。”褚绥看向窗外,轻叹道,“善恶共生,生死相依,若无此法则,此世唯有荒芜。”
    “不…你在这里,就不是荒芜。”
    “执迷不悟。”褚绥道,“吾也并非澄澈无瑕,亦有癫狂与私情。你能包容吾,为何不能包容旁物?因你从未想过与他们亲近交心,你自始至终,都是个喜欢逃避的孩子。”
    应芜问他:“逃避有罪,对吗?”
    “无罪。”褚绥说,“但你不该如此。”
    “你总是想用旧的法则惩戒我…”应芜哼笑,“就当是我错了吧,既如此,我愿和你同死。”
    她忽然唤来龙泉,剑刃笔直地冲向他,遍布杀意,却在他面前愣愣停留。
    看反抗无效,应芜坦然地跪在他面前,似乎在等待他的审判。
    她清楚龙泉易主,最后的攻击更像负隅顽抗,实则是在为他铺垫前路。
    就这样毫不心软地杀了她吧。
    应芜合着眼睛想,她清楚自己的罪孽,也并不怜惜生命。她只是想为他出一口恶气,到头来,都是她一厢情愿,扭曲了他的赤子之心。可耻可悲,可叹可怜,她垂眸想,她始终都是那个不懂事的孩子,想要长大,想要学他,却成了拙劣的模仿。
    他可以为苍生付出全部,她也可以为他,只不过,他从不认为苍生与他是为同等。
    如今她已舍弃生命,放弃与他相守的时间,她能否摆脱自我怀疑与阴影,再度以爱来定义这场对所有生命的背叛?
    应芜不知,他早已没有耐心。
    她被泪水模糊双眼,跪得颓然,褚绥双手握住龙泉,身下是她伶仃瘦弱的骨与背,还有她脆弱的颈肩。
    他迟迟未能落剑。
    杀了她,是为天下苍生,为所有枉死之人的交代。
    唯有他,辜负了她的情意,让她背负她不该背负的罪孽。
    她的惩戒即将结束,而他所求的解脱又在何处?
    杀了她的意义又在何处?
    迟疑之时,应芜忽然摇晃身体,向一侧倒了下去。褚绥微怔,他放下长剑,俯身抚开她的发,才发现她的泪浸湿了眼睫。
    *
    应芜做了一个梦,漫长的梦。
    梦中一片漆黑,唯有一滴水。
    她望着那滴水,轻轻触碰,水变成了一片汪洋。
    后来,她看到了一颗种子,她靠近,种子又变成了一片森林。
    生命与灵诞生于世,世界开始喧闹。
    她躲在海底遥遥望着吵闹的一切,她无法安睡,所以她伸出手,握住了外面的嘈杂,将他们拉入海中。
    周遭终于安静下来。应芜抱着膝盖,蜷缩在黑暗的角落,低头看着手上的残影。
    她看到了少昊的背影,看到了苍列的眼泪,也看到了如心的白衣,甚至洵枫的老虎。
    应芜揉揉眼睛,手上的东西渐渐消散。她有些伤感,所以她捂住耳朵,将他们归还大地。
    应芜苏醒时,褚绥正坐在她背后出神,她伸了个懒腰,从书案上起身,懒懒地躲进他的怀抱。
    褚绥扶住她的肩膀,应芜搂着他的脖子说:“我好像看见了大师兄。”
    “他走时,你尚未出世,如何见过他?”
    “不知道,好似是他。”
    褚绥没有继续,他按着她的肩,应芜抬头瞧他,他心事重重,不知在想些什么。
    应芜说:“我做了个很怪的梦。”
    褚绥也没有问是什么梦。
    应芜只好道:“在梦里…”
    她絮絮叨叨地说着,两手牢牢环住他的腰,她以为他没在听,可她说完,他却叹了口气。
    他说:“这样也好。”
    应芜不明白他说的“好”是什么意思。她躺在他的怀里,左右瞧瞧,屋子似乎和以前不太一样,有种说不出的苍凉。
    她眨眨眼睛,努力回想着今天是什么日子,可奇怪的是,不论如何她都想不起来她为何在此。
    应芜放弃了思索,她抱着褚绥,眼皮半垂着想,不论今天是什么日子,都不如睡觉来得痛快,更何况,师尊在这里,今日是何日,又有什么重要?
    「完」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