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一:第五年——婚戒(6)

    楼上比大厅安静多了,没有人,男人也不再伪装表情,彻底沉了脸。
    女佣恭敬弯腰打开男人的房间,女人眼睛垂下的余光里看见女佣的黑色皮鞋,看见室内的精美摆设,脚下僵硬,竟迈不开步子。
    男人直接用手半推着她进去。
    房门在身后合上,重重一声响。
    女人一颤。
    身体条件反射的想躲,脚步急乱往里面跑,男人的速度更快,直接将她拦腰拉回来。
    “跑什么?就在我的房间里,你能跑到哪儿去?”
    男人尾音略扬,是略带嘲讽的语气,拎着她的腰往床边走。
    “放开我!”女人看着那张深灰色的大床越来越近,杏眼越发惊恐,声音几乎染上了哭腔。
    细白的手指用力想掰开腰间桎梏的大手,却是徒劳无功,男人比她有力量多了,直接拎着她背朝上按在床面上。
    女人像只被掀了壳的小乌龟,埋在床褥里动弹不得,男人一手按着她的小腰,一手拽掉她两只脚上的鞋子,又扯掉她保暖的白色腿袜。
    卧室里早已打上了暖气,双腿光在空气里也不会寒冷。
    但依然是颤抖的。
    女人手指揪着枕头呜呜的哭出声,感受到底裤都被他拽了去,身下空无一物。
    “哭?你还好意思哭?”男人冷着脸在她白嫩圆翘的臀瓣上扇了一巴掌,咬牙切齿。
    女人哭声一变,还来不及感受疼痛,就细声尖叫起来,后穴里被男人塞进去的东西突然一点点的膨胀,强烈的撑胀感让女人忍不住张开腿,想缓解那种胀裂感。
    “拿出去,拿出去!”女人尖叫着,漂亮娇美的脸上都是抗拒与恐慌。
    男人对她的话听若旁风,漆黑的瞳孔浮上深蓝,紧紧注视着她白嫩臀缝间被玩具撑开的艳丽花朵,染上情欲的炙热,“今天出门前不是还挺能的?”
    看着女人后面的粉洞被撑开两指宽,娇嫩的褶皱都被碾直,颤颤衔着一只粉色的圆棒,他按停遥控器,看着一圈粉肉还在随着女人的呼吸而翕张。
    女人哭着说不出话。
    他又看向女人腿心下面一点的那朵娇花,粉艳艳的,似乎与年少记忆里的模样一般无二,只是终究是不一样的。男人伸手掰开两瓣花唇,插进去一根手指,感受到甬道里丰沛的汁水与软嫩的媚肉附上来,缠绵吸咬。
    娇软,成熟,敏感多汁。
    他手指在里面翻找着,终于在抵着女人花心处找到了一枚戒圈。
    他试着取出来,可女人的花径紧致,花心上的媚肉紧咬着戒指,试了几次都没弄出来,反而是花心被手指与戒指摩擦的,敏感的吐出一大波水儿,让花径里更加湿滑。
    女人埋在被褥里的哭声都变了好几个调。
    “小骚货,光这样就能高潮了?”
    “不是不是!”女人反驳,小屁股扭躲着,想离开他的操控。
    “不是还喷水?”
    “啊!”
    男人手指在她花心上重重一按,让花心瑟缩的颤栗,紧接着他又伸入一根手指,两根手指夹着戒指终于取了出来。
    女人被戒指锋利的轮廓刮蹭的又是一番痛爽交加,两只细腿颤颤,浑身失了力,被男人翻过身子。
    沾满水液的泪滴形粉钻婚戒进入女人的视线,连同男人湿漉漉的手指。
    “还说你不是小骚货?花心死咬着我的手不放,婚戒都被你的水泡热了。”
    女人咬着唇不语,被男人用手掰住下巴,男人俊美桀骜的面容含笑,眼神却是积聚着怒气与危险,将亮晶晶的戒指抵在她唇瓣上,“张开嘴。”
    女人抗拒的摇头,手指讨好的抓着他的胸襟,泪光盈盈,小脸楚楚可怜。
    男人却没有心软,语气凌厉,“含进去,舔干净。”
    “不——”
    戒指顺着她抗拒的话语塞进了她嘴里。
    女人惊慌的想吐出来,却已是来不及,男人的唇紧跟着覆上来,舌头伸进她口腔里捉着她的舌头一起舔干净那枚戒指。
    “下次再敢乱扔,我就和戒指一起操烂你全身上下所有的嘴。”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