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穿花(H)

    抵在后腰的硬物一如前晚,身后的人依然用同样的姿势把她搂在怀里,只是比起上次搂得更紧。艾珥几乎要透不过气来。
    田岸含着她的耳垂吮吸着,咬着,鼻息喷在耳廓上又湿又热。门齿勾着红绳的绳结一松一紧。
    一只手滑入腹肌和艾珥的后腰紧紧贴合的所在,把阴茎调整姿势,卡在艾珥双臀的缝隙间,前后滑动起来。
    艾珥的小腹一片酸软,花液流淌过腿缝。
    田岸已经放弃进入,刚打算把安全套摘掉直接用手在艾珥的腿上撸出来,就听见艾珥小声说,“我好像可以了。”
    田岸迟疑了一下,把小耳朵翻过来。小巧而浑圆的臀瓣暴露在眼前。身下的人仿佛知道他要做什么,腰部轻轻上拱,缓缓抬起一个角度。细腰清瘦,桥接圆润的双臀,底部漏出微微翕张的水红色花瓣,无言的视觉诱惑。
    田岸吸了口气,掌心覆上,掌根稍稍用力托起,将臀瓣从中心分开些微。膝盖顶开艾珥的腿心,将花穴暴露得更大。抬起的龟头迫不及待地顶上穴口,慢慢磨动着。
    与此同时,花瓣迅速吸住柱顶,身下的人发出一声满足的轻吟,将双臀又抬起些许,主动纳入柱身前端。内里湿得不成样子,细滑温暖的甬道前端撑满而深处空虚,随着小耳朵的呼吸起伏而仿佛有无数的小嘴在吮吸着柱身。
    抵住整根贯入的冲动,田岸一手扶着柱身稍稍钉进一截,一手探入和小耳朵契合处,轻轻提起花瓣,指尖慢慢碾着。几乎是在提起花瓣的同时,身下的小小身躯仿佛触电一般弓起,内里涌出更多花液。
    “好舒服…”艾珥扭动腰肢,迎合着田岸的手指主动磨动起来。
    小耳朵细白的腰身似乎一掐就断,一种又纯又涩的情欲随着她的呻吟弥漫开来,将田岸撩拨得头皮发麻,几乎就要一贯到底冲撞起来。
    田岸腾出左手护在她的腰侧,右手手指用力分开花瓣,腰上用力,将充血的柱身又没入一寸。覆着安全套的柱身在昏暗的室光里微微反光,仿佛一种冷兵器,然而内里却是火热的。
    艾珥断断续续地轻哼着,一面小声地叫着他的名字,一面收回手,反向勾住了田岸放在她腰侧的手指,牵到前胸。
    田岸一把攥住艾珥的左胸,此时因为趴着平坦了不少。指尖夹着发硬的乳头来回碾动,掌根大力搓揉着,和花心的湿滑不同,艾珥的身上还是干爽的,一滴汗也没有流,胸部的皮肤此时有种仿佛撒了粉的微微阻力,而皮肤之下仿佛是一包可以随时变幻形状的水,随着田岸手指的推挤而随心流动着。
    身下的人战栗着,从喉间滚出不成句的叹喟,侧着脸回头瞟着他。田岸才看到她通红的嘴唇微张,似乎咬流血了,却一言不发,只是轻轻地喘着气,眼神黯淡失焦。小腿从蜷起的姿势释放开来,勾着田岸的腿心蹭着,同时主动把两条腿分得更开,仿佛被伺候得舒舒服服的小动物主动把肚皮袒露出来索取更多。
    “操,”田岸忍不住爆了脏话,把压在艾珥身下的手抽回,扳着她的肩头飞快地在身下塞了一个枕头,将一对团子垫得更高。双手托着她的胯骨,胯下一沉,将剩余的柱身楔入。小耳朵惊呼一声,双腿屈回,欲向前滑落却被死死钉在田岸的身下枕上。田岸大手一捞,捉回小耳朵胸前的两只小兔子,第一次大开大合地冲撞起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