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醒 yu wang kongjian.c o m

    毛绒绒的脑袋埋在胸前,宋明夕手插入发间揉了两下,低声哄着人撒手。
    按着腰间的手松了,却有什么烫的过分的东西抵在宋明夕腿上,比他这身硬邦邦的肌肉还要咯人。
    “居然还有这精神,看来我是白担心了……啧……”
    之前宋辰重伤,浑身没多少好肉,根本没意识到他的全裸样子有多不妥。
    而此时抬首向身下望去,那硕大的性器勃发正对着宋明夕,模样骇人。
    “没想到会用在这里。”
    从乾坤袋中掏出了从多宝阁那儿顺手买来针对妖兽的加量迷药,直接对着宋辰的脸拍了上去。
    虽说对元婴期妖兽药效甚微,但宋辰得到大量血脉精华后身体急需消化,这迷药只是个引子,诱导他陷入沉眠。
    宋明夕这才得了空,从死沉的身体下翻出来,只是床上人依旧不愿撒手,便只能将外衣脱下。
    拿出帕子,仔细擦干净胸口的水渍,整理好衣襟,从这衣柜中翻出刚刚看到的护体天衣穿上,又赚了。
    鸦青色的外袍对于宋明夕来说有些宽大,但胸脯又紧绷,若是她以前穿倒是正好。s exiao sh u.co m 后续章节请到首发站阅读
    床上人许是感到安心,紧攥住宋明夕的外袍,像个小动物一样缩着埋首进去睡着了。
    身上伤口腐烂的肉块自动脱落,嫩红的血肉翻涌着覆盖裂处,倒也用不着宋明夕去处理了。
    不过明日得给他清理一下床铺,都快被血浸透了。
    元婴大妖的修复力就是这般夸张,只需要每日喂乳,他很快便会苏醒。
    仿佛劈开头颅般的疼痛,耳边从未停歇的诅咒呓语已经跟随了宋辰百余年,他如无数修士期盼的那样,即将坠入地府。
    而在生死弥留之际,那些折磨他的痛楚却尽数散去,心里朝朝暮暮念着的那人陪在他身侧。
    好像就这样一直睡下去也不错。
    他担心这是一场黄泉美梦,醒来梦中人便会消失不见。
    “怎的还不醒……”
    陌生的少女嗓音,却是再熟悉不过的语气,穿过沉沉波涛,在黑暗的血海深处响起。
    太像了,像到他不敢想,不敢认。
    “按这身体状况早该醒了啊……要不我再挤点……”
    少女嘟哝着就要离开,在她转身的瞬间,两人的眼神无声的交汇。
    宋辰眼看着,那陌生样貌的少女似是被吓了一跳,露出些许的尴尬,斟酌着不知如何开口。
    “……师父”
    昏迷多日的嗓子比宋辰想象中还要干涩嘶哑,他努力地调整自己的呼吸,试图让自己的嗓子得到一点滋润。
    那低沉的声线颤抖着,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将那日夜徘徊在心口的名字念出。
    “……宋明夕”
    “嗯……是我,好久不见啊。”
    差一点就要被他看见挤奶的场面了,这也太尴尬了。宋明夕还没缓过神,就眼睁睁的看着眼前杀伐无数的男人落下泪来。
    “怎么越大越爱哭了?”
    宋明夕轻笑着靠近宋辰,指腹抹去他脸上温热的泪珠,那双星辰般的双眸一眨不眨的紧盯着宋明夕,好似怕她会原地消失。
    下一瞬,便被宋辰紧紧抱住,炽热的胸膛紧贴上来,颤抖的呼吸喷洒在耳边,不断有泪珠打在颈侧。
    那极具力量的身躯甚至在微微发抖,通过相连的神识,宋明夕看见那翻滚的血海,此时才知晓他的不安有多深,处在崩溃边缘的不仅是身体。
    “师父……我好……想你。”
    宋明夕抬起双臂,轻轻地环住了他的腰背,仿佛想要将所有的温暖和安慰都传递给他。
    她的手掌贴在他的背部,一点点地轻拍着,那动作轻柔而有节奏,仿佛在说:“没事的,我在这里,不用害怕。”
    随着轻拍和安抚,宋明夕一点点说着自己这些年的事情,当然隐去了有关孔天川交易的内容,和大部分的遭遇。
    只说是宗内祖传法宝蕴养了她的神识,将她带到了另一片天地,在那里投胎转生后终于找到了回来的办法。
    临时编纂的内容,破漏百出,但宋辰只是安安静静听着,神识中传来的是百分百的信任。
    这些都不重要,只要你在我身边就好。
    宋辰埋首在宋明夕发间轻嗅,浓密的长睫掩去几分痴狂,那些见不得人的想法被掩埋在海底两百年积攒淤泥之下,连他被契约相连,最最亲密的主人都无法发掘。
    这一抱就是小半日,直到暮色笼罩山林,宋明夕才察觉该到日常喂乳的时候了。
    “你要走了吗?……咳咳”
    胸腔剧烈的起伏,喉间溢出猩红的鲜血,额头上布满冷汗,好不容易平复的妖力开始紊乱,宋辰扯住宋明夕的手腕,乌溜溜的双眸里是十二分不舍,但小心控着力道,生怕弄疼了她。
    宋明夕真是给他气笑了,这般拙劣的苦肉计都能用上。
    “怎的突然恶化了!”
    宋明夕装出焦急的样子,立马用灵力割破手腕,散发着诱人香气的血液溢出,凑到他的嘴角。
    宋辰一下子就呆住了,没想到宋明夕下手这样快,慌慌张张的拿出治疗符箓要贴在伤口上。
    “吃下去就会好的。”
    宋明夕固执的抬起手腕,抹了血液染上宋辰紧闭而苍白的唇间。
    “可别浪费了。”
    手腕间的血珠滴落在纯白的床单之上,很快便染红了一片。
    “不要,求你了……师父,不要再为我弄伤自己了……”
    “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
    宋辰跪在床上,捧着宋明夕的手腕恳求,他的眼泪在眼眶中打转,仿佛随时都会倾泻而出。
    “这下你也能体会到我的感受了吧。”
    随意摧残自己的身体,那些在意你的人会多么难受呀。
    “我不会再突然离开的,放心吧。只是给你去熬个药罢了。”
    宋辰垂着肩,像是可怜巴巴的小狗盯着主人乞求。
    “不能在这里熬吗?”
    “不……不能!”
    宋明夕结结巴巴的差点咬了舌头,心里暗搓搓的想,起码要加上三倍四倍的苦草才能堵住这狗鼻子吧。
    “你的妖力会干扰到我的,好啦,我要走了,半个时辰就回来!”
    小狗眼可怜兮兮的又要哭了。
    “一刻钟,一刻钟行了吧。”
    这孩子十四、五岁的时候,性子倔又硬,像块臭石头,现在怎么这般会撒娇了,才多久啊,就找准宋明夕软肋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