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把她压在门板上深吻

    宗柏含着她的软得不像话的唇,小心翼翼地吮吸,生怕碰伤她。
    真的是含着怕化了。
    舌尖舔舐过,他尝到了淡淡的香甜。
    像极了他小时候吃过的某款棒棒冰,只是棒棒冰是冰凉的,她很温暖。
    白芙被他吸得发麻,感觉不能再这样,另只手推了推他的胸膛。
    没把人推开,反而更是往下压。
    她背轻撞在门板上,发出咯吱声。
    门后就是诊治房。
    她能听到老中医在跟席宜凌交代注意事项。
    道德感受到强烈的冲击。
    身前的人又跟块铁石样,怎么都推不动,她又羞又躁,屈膝想隔开他,不料他一条腿微弯向前就轻而易举地压制住她,她没办法,只能用眼神瞪他。
    他若有所感地睁开眼,将她羞恼的模样收入视野。
    见惯了她淡然从容的模样,乍一见她红着脸,眼神软软的模样,真是让人更想……欺负。
    他另只手从兜里抽出,箍住她藏在宽大校服里不盈一握的腰身,往他方向一带,稍一用力,他都怕会把她折断。
    他的手肘碰到门板,门板发出比之前更大声的响动。
    白芙没想到他这么大胆,吓了一跳。
    好担心里面的人听到。
    宗柏趁着她发怔之际,学着小电影里的男主角,舌尖抵着她的唇齿撬开。
    但电影里的女主角很配合,面前的人完全没有领会他的想法,他微微使力,才探了进去。
    宗柏吻得生涩。
    但白芙也从未接吻过。
    所以谈不上对比或者感受。
    完全都是遵循本心。
    他长驱而入,像是莽撞冲动的将领,武力席卷整座城池,势要将所有角落都布上自己的兵力。
    白芙完全抵挡不住他热情洋溢又横冲直撞的进攻。
    城门失守,无法合上。
    她想叫他停下来,他的舌头卷起她的舌头又吸又咬,像只大狗在舔骨头,她没办法出声。
    渐渐地,她被吻得头脑发昏,连气都快喘不上来。
    有什么正抵着她的小腹,越来越大。
    还……越来越硬。
    甚至隔着两人薄薄的布料,她都能感觉到烫热的温度。
    她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女孩子,去年全国生物竞赛第一就是她。
    他竟然……
    宗柏也发觉了自己身体的变化。
    但有什么办法?
    神智可以控制言行,却不能控制生理变化。
    他刚开始有些窘,可很快就放弃了挣扎。
    甚至化羞窘为动力,更卖力地深吻着她,讨好她,让她别这么快推开他。
    白芙懊恼羞怯,情绪刚起,就被他炙热的吻夺走全部思绪。
    他像孜孜不倦探索的学生,邀她共同学习这门课程。
    她想拒绝都拒绝不了。
    宗柏脑子聪明,学习和动手能力都强,刚开始有点冒失,会弄疼她,但很快就模仿到精髓,掌握了要领之后,尝试几次,就从菜鸡到青铜。
    他反复将那湿软的小舌卷起,舔弄,在不弄痛她的力道下,又吸又咬。
    他忽然明白为什么男女之间那么热衷于接吻,原来这种滋味是那么美妙。
    越吻越深,他就越是能尝到她口中的香甜。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