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氏2017 第111节

    隐秘论坛的小风氏后援会,在芳夏登基后,正式改名为“大风氏后援会”,他们最大的乐趣,除了把芳夏的政绩大吹特吹外,就是每月守着官网等待内务司“喂饭”。
    内务司有专门的职能部门,每月给芳夏拍一组照片并发布在官网上,一开始是她孤零零一个人,一年后,是她和许冬两个人的,再后来,是大风氏一家三口的。
    芳夏成为近千年以来,最早生娃的在任大风氏,虽然她生女儿的时候,已经29岁。
    *
    风城堡的深秋是最美的,风城堡后山的银杏树裹着金黄色的大衣,连绵起伏,宛如金龙,到十一月份的时候,连地面都铺上了金色地毯。
    一年前,宗攸宁把小白送到风城堡来,当时她就被这金黄色的银杏树迷了眼,时隔一年,她特意赶来欣赏美景。
    在芳夏即位大风氏后不久,宗攸宁父母就归还了风回道及其地下的云滇王朝墓葬。
    而芳夏把风回道地面山林和矿场悉数还给了宗攸宁家,同时赠送价值10亿美金的黄金,作为感谢费。
    今天宗攸宁跟随芳夏一家到山脚下的御花园里野餐,小公主追着小白在草地上肆意奔跑,后面跟着明大姐和保姆。
    而芳母、姨婆、贺悠悠和雨半程在一旁的亭子里打麻将。
    宗攸宁和芳夏坐在草地边上的躺椅上,她问:“我老情敌许冬呢?他怎么那么忙?我来两天了都没见着他。”
    芳夏故意揶揄她道:“他和你太爷爷在忙抑狐制剂量产的事。”
    对于康城是她太爷爷的事,宗攸宁翻白眼:“他们归墟桥童总算是如愿以偿了。”
    芳夏点头:“也算完成了我外婆的心愿吧。”
    “你这个方案绝了,满足了各方需求,智慧之选。”宗攸宁说着,看向路边,“你老公来了。”
    许冬从环保电车上下来后,朝他们走过来。
    宗攸宁调侃道:“许总,你戴着那么大的墨镜,不会是眼睛红了吧。”
    许冬摘下墨镜,并把手中拿来的一份文件递给芳夏,笑道:“我为什么要眼睛红?”
    “情敌见面分外眼红啊。”宗攸宁挽着芳夏的手,故意挑衅。
    许冬完全不生气,他道:“情敌打算在风城堡玩几天?”
    “我是来看银杏树和小公主的,明天就走,到别的地方去玩。像我这样,有钱有闲不结婚没烦恼,是现在女孩最羡慕的生活状态。”宗攸宁显摆着。
    “我不羡慕。”许冬用湿毛巾擦了手,拿起桌上的橘子慢慢剥起来。
    “你又不是女人,你想羡慕都羡慕不了。”
    “我不止有钱有闲,我还有老婆孩子,我老婆权势熏天,我孩子未来也会权势熏天,我为什么要羡慕你?”
    宗攸宁:“!!!”
    许冬把橘子剥好,并把橘络一丝丝拈干净。
    宗攸宁:“这些白色的丝有营养。”
    “这东西,营养有限还影响口感,我老婆不爱吃。”说着许冬把剥好的橘子瓣递给芳夏。
    芳夏接过来,乐呵呵吃着,笑看他们继续斗嘴。
    结果小公主在远处看到了许冬,两天不见爸爸,她高兴地在那儿蹦跳:“爸爸!爸爸!爸爸快来帮我……帮我追小白!”
    听见女儿召唤,许冬赶紧跑过去了。
    看着许冬和小公主在追小白玩,宗攸宁不得不感叹:“我们两个各有各的幸福。我单身很好自由自在无拘无束,你家有皇位要继承,你结婚生娃也很美满。”
    “就算没皇位,如果我不生孩子,我妈能把我耳朵磨出茧子来。”
    “龙姨比较传统。”
    芳夏递了块橘子给宗攸宁,宗攸宁张嘴接了,橘子甜味在唇齿间绽放,“我妈才不管我。她跟我爸过得比我潇洒。”
    两人正聊着,一道灰色的影子,往她们这边蹿来。
    小白飞奔过来后,大喇喇躺在芳夏椅子前面。
    小公主还不到三岁,但精力旺盛,跑步速度极快,她奶声奶气地喊着:“妈妈,帮我抓……抓小白。”
    芳夏伸手搂过孩子,“宝宝,你不能硬抓它,你得想办法逗它。”
    “妈妈,宝宝是逗它玩。”小公主小声辩解着,“我是逗它玩。宝宝喜欢小白,小白也喜欢宝宝。”
    芳夏笑道:“你喂它吃点东西。”
    后面跟来的许冬手里端着一盘烤肉,他亲自做示范。
    “宝宝你看!”许冬夹起一块肉往旁边扔。
    鸡肉还没落地,小白已经窜过去,在鸡肉落地前,把肉吃到了嘴里,快速嚼着。
    小公主伸手去抓许冬端来的烤肉,“谢谢爸爸。”
    然后她把烤肉放手心,“小白白,小宝宝快来吃喔。”
    小白吃完嘴里的,走过来蹭了蹭小公主肉肉的手背,然后咬起鸡肉的边缘,舌头一伸,把肉卷了口腔。
    “宝宝真乖。”小公主开心地搂着小白,像哄着自己的小玩具似的。
    小白蹭着小公主的小脑袋,嗷呜叫唤着。
    等吃完一盘烤肉,小白和小公主又在草地上追逐起来。
    突然,天空传来一声鸣叫,芳夏抬起头,一只鸲鹰在她头顶上盘旋。
    芳夏站起来,这是许咕咕?!
    贺悠悠听见熟悉的鸣叫也朝这边看来,她也一眼认出了许咕咕,她忙站起身走出凉亭,吹响口哨。
    谁知许咕咕盘旋几周后,直接往南飞去,无视贺悠悠的口哨。
    芳夏就这样看着它飞向大山,最后消失在一片层林尽染的山林中。
    许咕咕完全不认贺悠悠这个二手主人,最大的可能就是,它找到了原来的主人。
    一个不靠谱的想法,在脑海中一闪而过:难道她外婆还活着?
    但转念一想,她外婆怎么能逃出里希不周山的监狱呢?逃不出来的。
    除非有内应,有像裘狱长那样的内应。
    芳夏忽然一个激灵,裘狱长?
    但她马上就把这个猜想给否了,里希不周山监狱那么严密,单有狱长做内应也不行。
    她和贺悠悠互相看了一眼,贺悠悠微微摇了摇头,没说话。
    有些事总会有遗憾,就像外婆的骨灰始终没找到,就像李三爷,再没了消息。
    “怎么了?”宗攸宁问她。
    芳夏笑道:“没什么,一只熟悉的猎鹰。走吧,我们去山边走走。”
    “走啊。叫上许冬和小公主。我给你们拍点好看的照片。”
    芳夏和宗攸宁往山边走去,小公主骑在爸爸肩膀上,跟在后面,小白在旁边来回奔跑着,一行人,踩着金黄的落叶,慢悠悠走向斑驳画卷。
    【全文完结】首发:p○18.space「po18news」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