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花妖太子妃 第68节

    蔺望尘给她夹了一小块羊肉:“对,搬走,就搬去江州城,乐游山下可好??这样你回山上也好?,去看你素嫣姐姐也好?,都方便些。”
    小梨花激动地站起来:“真的??什么时候搬?”
    蔺望尘伸出一根手指将她轻轻按回去,笑着说:“等京城的?事?安排妥当再说。”
    小梨花点?点?小脑袋:“好?的?,好?的?,不急的?。”
    蔺望尘:“太子?府回头我要还回去,府里的?东西,这几天你有空就挑一挑,到时候一起搬走,放在咱们新家里。”
    “咱们新家”几个字,让小梨花笑得像朵花,当即应好?。
    傍晚时候,去城外接孩子?的?赤松等人回来了,拿着一份名单呈上来:“殿下,最近几个月丢的?孩子?都在这,都好?好?地活着……”
    先前蔺望尘就问过明虚,原来他活了接近三百岁了,再加上方才宫里新帝送来明虚的?供词,一切都已真相?大?白。
    这几百年来,明虚为了延长寿命,一直修炼吸取孩童寿命的?邪门功法。
    以前年纪没那么大?,大?概一两个月偶尔吃一次。可今年寿命到了极限,他想着在死之前扶七皇子?上位,就提高了频率,可没想到皇帝派他跟随凌王出门去治理水患。
    凌王对他诸多不满,暗中派人盯着他,他不方便行事?,便让手下人把在具区泽附近掳走的?孩子?先一步送回京城外的?道?宫。
    幸亏蔺望尘突然向老皇帝摊牌,老皇帝急召明虚回京对付蔺望尘,否则,若让明虚先一步回到城外道?宫,那些孩子?怕是就要遭了毒手。
    这么多年他害了不知道?多少?孩子?,他也怕被人发现他修炼邪道?,就耍了心机。
    故意安排帮他偷孩子?的?手下戴着一对假翅膀,又将乌鸦毛丢在现场,伪装成鸟妖。
    一来二?去的?,传来传去,就传到姑获鸟身上了,这才没人往他身上联想。
    “坏死了。”小梨花听得义愤填膺,小拳头捶着桌子?,把明虚一顿骂,骂完问:“殿下,明虚死了吗?”
    蔺望尘点?头:“死了,说是老皇帝审问完明虚和?七皇子?的?生母,亲手把两人杀了。”
    “死了就好?,就这么死了都便宜他了。”小梨花气愤拍桌,又问:“那老皇帝呢?”
    蔺望尘答:“杀了明虚和?那妃子?后,皇帝不让人跟着,一个人要去御花园走走,结果不小心跌落井里,摔成了重?伤,此?刻已经昏迷不醒,怕是也活不了几日了。”
    小梨花绷着小脸没说话。老皇帝把天下祸害成这样,也算罪有应得了。
    讲完事?情来龙去脉,赤松问:“殿下,那些孩子?怎么办,可要安排人送回去?”
    蔺望尘:“送去给新帝,让他安排,既然他已登基,这些都是他的?子?民,这功劳就算在他头上吧。”
    不日后,新帝派人将那些孩子?好?生全?部安全?送回家,又每家发了一些柴米油盐之类的?安抚物?资。
    丢了孩子?的?家庭失而复得,全?都喜极而泣,对新帝感恩戴德,朝着京城皇宫方向叩头谢恩。
    当然,这都是后话。
    这一天发生诸多事?情,小梨花又历经生死,到了晚上,早早就困倦得不行,窝在太子?手心直打?盹,连晚饭都没吃就想睡了。
    蔺望尘知道?她今天损耗了灵力,便应好?,托着她去床上躺了。
    小梨花趴在殿下胸口,低声?絮叨:“殿下,我在乐游山上有个小木屋的?,到时候我带你去哦。”
    蔺望尘手指轻轻抚着她的?背,温声?答:“好?。”
    小梨花又说:“你知道?嘛,那小木屋的?地方,是最开始我还是梨树的?时候生长的?地方,我当时不是被雨水冲下来的?泥土埋了嘛,然后有个好?心的?云游道?人……”
    蔺望尘抚着小梨花的?手指一顿,静静听完,突然哈哈笑了,他将小梨花拿起来在脸上贴了贴:“阿梨,你我二?人当真有缘。”
    小梨花不解,两只小手撑着殿下的?大?脸,抬起头来:“怎么说?”
    蔺望尘眉眼含笑:“那云游道?人,是我。”
    小梨花又惊又喜,跪坐起来,“怎么是你,你怎么到乐游山上去了?”
    蔺望尘解释道?:“我在贞山上待了十多年之后,师父让我出门游历,我四处游走,踏遍了不知多少?大?山大?川,你要是不说,我还真记不得我去过乐游山了,但你说是个云游道?人把你从?泥土里挖出来,移栽到寺庙院墙外,我就想起来了,我还进了寺里讨了份斋饭吃。”
    小梨花高兴地蹦到殿下身上,在他胸口走来走去:“真的?是你,那我们还真是有缘分。那你咬过我一回,又救过我一回,也算扯平了。”
    蔺望尘也笑。原来他还救过阿梨的?。
    两人都很开心,絮絮叨叨又唠了好?一会儿才睡下。
    睡着之前,蔺望尘轻声?问:“阿梨,你喜欢我吗?”
    他知道?阿梨喜欢他,可他还是想问问,想听她亲口说。
    小梨花困得迷迷瞪瞪,一听这话睁开眼睛看了一他一眼,小脸埋进他胸口,随后小脸通红抬起头来:“喜欢,殿下,我喜欢你。”
    蔺望尘绷着的?脸顿时笑容绽放,他把小梨花举到面前:“阿梨,那我们就在京城成亲好?不好??”
    小梨花震惊,瞌睡都吓跑了:“这、这会不会太快了?”
    蔺望尘坐起来,“不快,一点?都不快。而且你想啊,在京城成亲,新帝好?歹得替我这个太太爷爷准备一份丰厚的?聘礼,你也知道?,我没什么钱的?。”
    都是长辈给晚辈准备聘礼的?,哪有孙子?辈给太太爷爷准备聘礼的?,偏他还一本正经,小梨花笑得捂着肚子?在殿下手上打?滚:“哪有你这样的?。”
    蔺望尘神色严肃,拿手指戳戳小梨花:“阿梨别笑,我说认真的?,要是我们去了江州城才成亲,新帝要是装聋作哑,我们岂不白白损失一笔银子?。”
    小梨花笑得肚子?疼得起不来,就那么歪在殿下手上:“那好?吧,就听你的?吧。”
    见小妖怪答应了,蔺望尘欣喜若狂,把她拿过来就亲了一口。
    小梨花小脸羞得通红,伸着小手去推他的?大?脸:“哎呀,你干嘛呀。”
    蔺望尘怕吓到她,也不敢再放肆,把人小心翼翼放在怀里,再次躺下。
    两人没再说话,可脸上一直挂着笑,直到睡着,都没消。
    隔天一早,小梨花吃过早饭,蔷薇才回来,这次竟然还带来了菩提。
    小梨花见到菩提,很是高兴,笑着给他和?蔺望尘做了介绍,蔺望尘彬彬有礼打?招呼,菩提也算客气地还礼,随后看着小梨花,一脸嫌弃:“你怎么还这样小?”
    小梨花哼了一声?:“这回,我是故意变这样小的?,我已经好?了。”
    菩提笑了:“那就好?,那我们回乐游山吧,蔷薇这边已经没什么事?了。”
    小梨花摆摆小手,娇羞地看了一眼殿下,有些扭捏地宣布:“我先不回,你们也先不要回,我,我要成亲了。”
    蔷薇震惊,目露喜色,“当真?怎么这么快?什么时候?”
    小梨花两只小手捧着脸,用小脚踢踢殿下,示意他说。
    蔺望尘笑着拱手:“三日后,届时还请二?人一定到场。”
    蔷薇喜气洋洋,一把捞过小梨花,哈哈笑着:“没想到你个爱哭鬼可真有速度,竟然比我还先成亲,你说你是不是恋爱脑。”
    小梨花有些不好?意思,跳到蔷薇肩上,拿小手拍她,“姐姐你傻,恋爱脑不是这么用的?。”
    姐妹俩嘻嘻哈哈闹起来。
    菩提的?脸色却黑了下去,目光不善地盯着蔺望尘上下打?量一番,又看了一眼和?蔷薇闹着的?小梨花,转身往外走:“我还有事?,先走了。”
    菩提本就随性得很,小梨花也不留,站在蔷薇肩上跳脚叮嘱:“菩提哥哥,那天一定要来。”
    菩提挥了下扇子?:“再说。”
    三日后,小梨花和?蔺望尘在太子?府成亲,因着双方都没有长辈,两人又都不是十分在意那些虚礼的?人,便一切从?简。
    新帝很会做人,不光给太太爷爷准备了一份丰厚的?聘礼,还给太太奶奶准备了一份不菲的?嫁妆。
    两人一下从?穷光蛋变成了腰缠万贯的?富人,小梨花和?蔺望尘都很满意。
    事?件太过匆忙,小梨花没来得及邀请黎素嫣和?姑获鸟,她这边只有蔷薇一人,好?在婚礼开始前,菩提也来了。
    蔺望尘也嫌吵,没让外人进来,只府里一干人等,不过新帝微服登门,倒是让他进来了,毕竟收了人家那么多礼呢。
    新帝进门,说了几句恭贺词之后,视线就一直落在蔷薇身上,蔷薇没搭理他。
    众人一起吃了酒席,主桌便散场,蔷薇和?菩提结伴告辞,说先一步回乐游山去等他们,小梨花点?头应好?,几人挥手告别。
    新帝目送那道?红色背影毫无留恋地走远,他也神情恹恹地告辞走了。
    阿梨和?蔺望尘送完客人,手牵着手回到了院子?,一进院门,蔺望尘就把人打?横抱起来,施展法术,飞奔至屋内。
    想到接下来要发生的?事?,小梨花的?心砰砰砰直跳,挣扎着从?他怀里下来,跑去耳房沐浴,蔺望尘不肯浪费一分一毫,跑到另外一间耳房去洗澡。
    等两人洗好?,换上一身大?红的?寝衣同时回到寝殿内,两人都笑了。
    蔺望尘走过去,将人抱起,走到床边,将人放下,回手一挥,大?红|帷|幔落下……
    紧接着,一件又一件红色的?衣裳飞了出来,散落在地……
    两人虽说都是新手,可蔺望尘提前看了相?关图册,做了一番研究,一切进行得可谓十分顺利。
    直到,他太过激动,一时没控制好?,变成了妖形……
    好?好?的?美男子?突然变成红毛大?妖怪,吓得小梨花也一下变小,所有的?浪漫和?旖旎,全?都戛然而止。
    小梨花钻到被子?里,两只小手扯着被子?把自己裹好?,一双大?眼睛水汪汪的?,眼看着就要哭:“你、你干嘛呀,好?好?的?,你突然变什么身嘛。”
    看着小妖怪委屈巴巴的?小模样,红毛大?妖怪俯趴在床上,愧疚满满,还有些丢脸:“对不住,头一回,我没控制好?。”
    “哼!”小梨花气鼓鼓,又委屈,抬起小手抹了抹眼睛,转过身去不理他。
    好?一阵子?,蔺望尘奔腾的?血液放缓下来,又变回了人形,他伸手摸摸小梨花的?小脑袋:“阿梨,我好?了。”
    小梨花又哼了一声?,沉默了一会儿,才问:“那你这会儿能?管好?自己吗?”
    蔺望尘立马保证:“能?,这回肯定能?。”
    小梨花决定再相?信他一次,变大?了,可却躲在被子?里不肯出来。
    蔺望尘在外头哄了一会儿也不见她露头,笑了笑,掀开被子?,钻了进去。
    这一次,他控制着节奏,拨|云|撩|雨,水|到渠|成……
    (--正文完---)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