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神 第95节

    结束的时候,学姐忍不住感慨了一句:“你们感情很好啊!从小一
    起长大的吗?”
    景春愣了愣,旋即点点头,“差不多……算是。”
    自己养大的小树,四舍五入算是一起长大……嗯。
    ……
    学校资讯台的公众号和微博都发了采访剪辑出来的纪录片,总长度一小时零二分,精彩版十九分钟。
    采访按采访顺序排了,桑寻和景春的在最后,占据了足足五分钟的长度。
    没想到突然小小地火了下。
    起因是有人提:“最后那对儿学弟学妹好养眼啊!这身高这脸蛋,是真实存在的吗?女娲是不是有点不公平。”
    然后才有人注意:“没人觉得这哥们儿身上有一种冷幽默的气质吗?全程都在神游太虚,三句话不离我老婆。”
    “打听到了,叫桑寻,这姓还蛮少见的。”
    “哈哈哈哈哈桑寻,寻老婆的寻吗?”
    “前面没找到他女朋友的时候,他感觉都要六神无主了。他女朋友一来,他瞬间就高冷矜贵起来了,但全程握着她女朋友的手,看着特体贴,但结合前面半段看,有一种生怕他老婆再把她丢下的感觉。”
    然后那条评论下面叠了好高的楼,全都在哈哈哈哈。
    然后不知道哪个人才重新剪辑了,搞出来一个鬼畜视频。
    “跟我老婆一起来的……她不接我电话……我在找我老婆……没有人不喜欢她……我在找我老婆……我在找我老婆……”
    然后鬼畜又加各种bgm,甚至还有人剪伤感小视频。
    那段时间各大高校都在新生报到,各种笑料一箩筐,衍大这一届桑寻当选笑料精选了简直,剪新生趣闻必有他。
    以至于开学没多久,连富贵儿这个大二生,都知道大一那则著名的“寻妻记”。
    以及桑寻的新称号:老婆哥。
    ——那位老婆脑的小哥哥。
    富贵儿搂着桑寻的脖子,恨铁不成钢:“你踏马的能不能有点儿出息。”
    桑寻想也没想地摇头:“不能。”
    “没有她你会死?”
    桑寻点头:“我会死。”
    富贵儿狠狠吸气,然后又吐出来,冲他竖了竖大拇指:“你牛逼。”
    景春早就见
    怪不怪,歪着头评价一句:“你俩真够无聊的。”
    新生宿舍景春和桑寻都没有申请。
    两个人在附近租了一个公寓,复式的小公寓,两室一厅一卫,空间挺小。
    景春嘀咕了句:“你说,怎么说服猫咪把洛洛送过来。”
    桑寻沉默片刻,提醒她:“那只猫觉得除了它谁也带不好。”
    富贵儿狠狠点头:“你上次给洛洛剪指甲,差点剪到肉,它那牙呲得,比亲爹还紧张。”
    景春叹口气,这不是问题,问题是洛洛这小崽子,也叛变了,她对猫咪的喜欢都快要超过亲爹妈了。
    “说好最爱我们呢!”景春蜷在沙发上,闷闷不乐。
    桑寻凑过去,把她抱进怀里,亲她的鼻子和嘴巴:“或许是因为爱爸妈,也被爸妈爱着,所以才并不执着和父母待在一起了,因为不必再担心没有家,可以随时飞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景春楞了楞,好像觉得有点道理,点点头:“好吧!那你这么黏着我,是觉得不被我爱吗?”
    桑寻笑了笑:“父母和子女注定是要越走越远的,但我和你,是注定一辈子在一起的,我黏着我老婆有错吗?”
    好吧,无法反驳。景春点点头,“小树从不犯错。”
    桑寻很受用她哄自己,黏黏糊糊地捧着她脸细细啄吻。
    富贵儿变回鸟形,蹲两人脸前的桌子直勾勾盯着两个人看:“我靠,当我不存在是吗?你俩要点脸?”
    景春变出一片叶子,遮住了他的眼睛:“你一把年纪不谈恋爱,整天打扰人二人世界还有理了?”
    富贵儿抽了平板自己滚去楼上,自觉封闭听力:“好好好,你俩随意,你俩把楼干塌我都不带下楼的。”
    景春还想吐槽他两句,他已经跑了。
    扭过头,想和桑寻说点什么,却再次被他吻住。
    他最近很喜欢人类亲热的方式,接吻,拥抱。
    还有交合。
    他抱景春去卧室。
    她盘腿挂在他腰上,是个婴儿抱的姿态。
    景春鼻尖贴着他鼻尖,接吻的间隙问他:“不会是你忽悠猫咪把洛洛带走的吧?”
    好方便他随时随地干点什么
    事。
    桑寻笑了下,摇头:“虽然我想过,但真不是。”
    景春撇撇嘴:“你最好是。”
    桑寻低头看她,突然神色凝重起来:“老婆,你……不想和我单独在一起吗?还是不想和我做?”
    景春:“没有,再乱想打死你。”能把这种问题问得真的直白真诚的,估计就他一个了。
    “那你也亲我一下。”他请求。
    “你亲我和我亲你,有什么区别吗?”
    接吻还讲先后顺序?他也没少亲她,她拒绝过吗?从来没有,但他表情委屈得像是自己从来不让他碰,他渴望一个吻已经渴望得望眼欲穿了。
    “有区别。”
    “什么区别?”
    “就是……有区别。”
    “……好想揍你。”
    “我又惹你生气了吗?”桑寻讨好的时候喜欢亲她的锁骨,大概是觉得低头的姿态像是在表达臣服。
    景春现在已经完全分不清他是在害怕还是在卖惨了。但不得不承认,她确实吃这套,于是把手指插进他发缝,轻轻揉了下:“进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