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觉醒来后我怀了条龙 第60节

    两人忽然陷入了一阵沉默,白狰不知该开口说些?什么,周灵也再找不到话?题。
    在沉默之中,雪似乎下得更大了,大朵大朵的雪花像是被?扯开抛洒的棉絮,白狰的眼眶被?刺激地?有些?泛红,他勉强笑道:“接下来你要做什么?”
    还未等周灵回答,他又抢先道:“你想不想回去看看荣宝?不知道我们走后,他一个人在恶人谷中乖不乖,晏华与悟虚经不经得住他闹腾,还有萼茵,你说她?与师父一道从玄清门中离开了,或许她?们会先去探望荣宝也说不一定?,你走了这样久,他们一定?都很想你……”
    白狰絮絮叨叨翻来覆去地?说着,似乎周灵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去做,还有很多人等着与她?相见,他站在大雪之中,很快头上便积了一层厚厚的雪花,像是被?白雪染白了头一般。
    周灵没有打断他的絮叨,含笑听着,等他终于想不出还有什么要说的了,才柔声道:“好?,你说得都对,确实应该去探望他们,我离开了这么久,他们一定?很担心。”
    周灵伸手将?白狰身上的雪拍了拍,牵起他的手道:“走吧,回去。”
    她?带着白狰回到了这个世界中,对她?而言唯一像家的地?方。
    十万大山,恶人谷中,周灵回来时,果然如同?白狰猜测的那般,在山谷中遇见了萼茵师徒,婉莹在与晏华热切地?聊着什么,萼茵则一脸苦笑地?陪着荣宝趴在地?上用?婆娑神树籽打弹珠。
    周灵突如其来的出现在谷中,教所有人都吓了一跳,因?为她?并没有触发?谷中由悟虚设下的种种禁制,像是走到自家后花园中一般,径直来到了此处。
    但待到看清楚来者是谁,荣宝首先开心地?叫了起来,周灵离开十万大山时并未与他好?好?道别,荣宝因?此闷闷不乐了好?长一段时间,直到萼茵的到访才让他开心了一些?。
    就?在周灵回来的前一刻,荣宝还在嘟嘟囔囔地?与萼茵说着周灵不告而别有多坏。此时见周灵凭空出现在谷中,他顾不得自己方才才跟萼茵说要一年之内都不与周灵说话?,迈开腿便将?偌大的身躯甩进了周灵的怀中。
    好?险周灵最?近进补到位,身上有使?不完的劲,轻轻松松便把好?大一只的荣宝端在怀中。
    荣宝仍不知足,还要将?大脑袋往周灵身上蹭去,那模样实在不像话?,被?瞧不下去的晏华扯着耳朵扒了下来才作罢。
    即便被?拽下来了,荣宝也依恋地?挨着周灵站着,口中不住说着:“周灵姐姐,你回来了就?不要走了好?不好?。”
    周灵还未回答,她?身后跟着的白狰有些?吃味地?阴阳怪气道:“先别管你周灵姐姐了,你有没有看到你白狰哥哥也回来了?”
    荣宝慢吞吞地?转过头,敷衍地?上前短暂地?抱了一下白狰,继而又火速地?缩回了周灵身边,仍旧歪缠着她?求她?不要再走了。
    他直把白狰气得不轻,恼火地?笑骂道:“不知是谁与你一块儿长大,你竟然与周灵这般要好?了。”
    白狰的酸言酸语,荣宝只做没听到,他本?身就?生得胖大,与白狰一左一右,把想要上前与周灵说话?的萼茵挤得插不进脚,教晏华实在是看不下去,拽着两人的耳朵,都从周灵身边拉走了。
    这才让萼茵有机会与周灵说上几句,只是这百转千回的几句话?,她?曾在脑中说了无数次,此时真正见到周灵了,却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了。
    她?支支吾吾地?嗫喏了许久,最?后仍旧没有将?话?出口,反而被?周灵大力地?揉了揉她?的头,将?原本?梳地?好?好?的发?髻全数揉散了。
    周灵温柔地?看着萼茵,捏了捏她?的脸,叹道:“好?了好?了,你要说什么,我心里都知道,到底我们俩是什么关系,有些?客道话?就?不必说来说去的让人听了耳朵起茧了。”
    她?的手既温暖又柔软,这一刻,萼茵恍惚中像是又回到了那个热热闹闹的河边,她?不过十一二岁,隔壁新?搬来的一户邻居,里头有一位异样美貌的女郎,她?偷偷地?站在自家门口往隔壁小院中看去,不巧刚刚撞上了那美丽女郎的视线,年幼的萼茵正惊慌失措,觉得自己冒犯了贵人,却见那女郎好?看的浅褐色眼眸迎着太阳熠熠生辉,她?朝着小萼茵露出了一个宽和的微笑。
    就?如同?今日一般。
    萼茵一时禁不住,眼泪无法控制的流着,她?忍了一会儿,实在是憋不回去,索性放开声音大哭起来,再也无所谓了,现在她?的周围都是对她?和善的人们,现在萼茵可?以痛痛快快地?哭一场,不再怕任何人嘲笑。
    周灵有些?好?笑地?上前把她?抱进了怀中,像是抱着孩子一般轻轻地?拍拍她?的背,哄道:“哭吧,没事?,哭出来就?好?了。”
    晏华与婉莹并肩站在屋前,含笑看着院中的二人,感慨道:“真好?。”
    只是若要她?们说究竟为什么好?,倒也无法轻易分说明白。
    只有惴惴地?荣宝有些?不明白为何萼茵姐姐哭得这样厉害,悄悄地?拽了白狰靠近自己,凑在白狰耳边悄声道:“怎么跟小姑娘似的。”
    “荣宝,你说我像小姑娘,我听到了!”
    不提萼茵如何要找荣宝麻烦,恶人谷中前所未有的热闹了起来,晏华把所有人都赶出了厨房,发?誓要一个人整治出一桌顶级丰盛的盛宴来。
    而周灵也终于在小木屋中看到了身体虚弱到只能卧床的悟虚,不过一段时间没有见,悟虚的脸颊便因?为消瘦而凹陷了下去,原本?清癯俊朗的中年人外表也变得衰老了起来,看上去像是老了几十岁一般。
    周灵上前给他掖了掖被?角,唏嘘道:“悟虚尊者,为何把自己弄成这样了?”
    悟虚想要笑,可?身体实在太过虚弱,只能勉强发?出了嗬嗬地?怪声来,他叹道:“也是到了时间了,想想我与凌云本?是同?辈,他已经快要陨灭了,我又如何赢得了时间呢?”
    周灵嘁了一声,并不相信悟虚所言,撇嘴道:“你恐怕是为了让荣宝继续‘活’下去才把自己弄成这样的吧,上一回荣宝失控,想来为了修补他躯壳你是花费了不少精力。”
    悟虚沉默了一会儿,默认了周灵的说法,轻笑道:“你这女子,还是这般敏锐。”面色苍白的悟虚上下打量了一番周灵,眼神中透出了了然,“想来你已经是将?所有的圣物?都集齐了,下一步该做什么,你也早就?心里有了数,我只问一句,什么时候?好?教我心里头有个念想,我盼了这么久,终于也等到这一天的到来了。”
    “左右就?这么几天了吧,不过你到也别露出这幅自己马上就?要驾鹤西去的表情来,我给你留了一点东西,保准你们一家三口还能好?好?的一起过上许久。”
    “此界的生灵,都有自己的命数,你倒也不必扰乱其中的缘法,总归我日夜吸收灵气,早晚该和凌云一般疯掉的。”悟虚一脸的大彻大悟,好?似真的不赞同?周灵的做法似得。
    周灵哈哈大笑,摇头道:“悟虚尊者,哪有人愿意不愿自己活长久一些?的?何况就?算神龙出世,抽干净此界的灵魔二气,你修炼这么久,体内也存了许多力量,哪有那么容易死了,再说了,不再吸收灵气,便也不会慢慢地?步入疯狂了,快快活活的与家人们一起多活一段时间,又有什么不好?呢?”
    周灵这话?,悟虚倒没有反驳,只是犹豫了一会儿,提出了一个纠结了他许久的问题来,他道:“周灵,我知道灵物?引气入体后便会渐渐疯狂,最?终便走向灭亡,只是究竟是为什么,我却一直没有弄明白,你能为我解惑吗?”
    “此界所谓灵气,不过是一位陨落此地?的神弥散在天地?之间的力量,神的力量属于混沌的那一部分,变做灵气,属于恶念的那一部分,变做魔气,若是计较为何吸收灵气会变得疯狂,只能归咎为这位神并不是纯善之神吧。”周灵还将?自己从圣物?之中得到的神的记忆仔仔细细地?给悟虚说了一遍,换得他一脸的恍然大悟。
    “有生之年能知晓此界的真相,也不枉在世间走了一遭了!”
    “所以你就?别想着什么死啊活啊的了。”
    周灵这般说着,从法囊中掏出一枚正在不断跳动的漆黑的心脏,递给了悟虚,解释道:“这是此界最?为厉害的那魔物?的魔核,魔物?的意识被?我永远的关在了暗室中,剩下这魔核,终究是他千万年凝结的力量,我已经将?它转化为混沌之力,给你了,你留着好?好?照顾荣宝。”
    那颗漆黑的心脏疯狂地?跳动着,像是不甘心从此与主人分离,变做了一颗储备力量的容器,然而这到底是周灵的指令,此界哪里还有什么东西能违背她?呢?
    悟虚到底还是接下了这颗心脏,与周灵保证,自己在的一天,便会护妻儿一天。
    到了晏华做好?大餐,因?为那颗心脏的缘故,悟虚竟然能自己走下床,坐在桌边与众人一道用?餐了,所有人都很高兴,荣宝更是快活到忘了自己是谁,众人将?晏华所做的大餐吃尽了,又喝下数坛悟虚酿的美酒,推杯换盏之上,是恶人谷中永远不落的圆月,也是这间小院中第一个团圆。
    这是周灵第二次喝到大醉,她?睡在荣宝亲手为她?做的木屋中,嗅着白天晏华抽空为她?晒好?的被?褥上太阳的香气,安安稳稳地?一觉睡到了日上三竿。
    再次醒来时,周灵有些?不愿意睁开眼,这一切就?像是连绵不断地?噩梦中一个短暂的美梦,却让她?流连忘返,沉醉不知归路。
    她?最?后又是被?荣宝发?出怪声闹醒的,这倒已经算是荣宝的保留项目了,周灵从暄软的床上爬起来,推开窗户,将?头探出窗外朝上看,果然与荣宝大眼对上小眼,荣宝挠挠头,有些?赧然地?说道:“娘已经做好?早饭了,大家都来了,可?是我见姐姐还没有醒来,便来寻你。”
    周灵视线越过荣宝的大脑袋,看向了太阳,果真已经升老高了,她?有些?不舍地?从窗户中翻了出来,伸了个懒腰,没个正形地?跟在荣宝身后去了堂屋中。
    众人在堂屋中用?完了朝食,周灵笑着跟在座的诸位好?友说道:“我要走了。”
    原本?喧哗的屋中骤然安静了下来,几双眼睛都看向了她?。
    周灵的心都被?看软了,她?强笑道:“干嘛,哪有不散的筵席呢?这已经是最?好?的结局了,不是吗?”
    众人没有说话?,只静静地?听着她?说。
    迎着这些?视线,周灵几乎败下阵来,她?站起身来,再次朝着众人笑了笑,轻声道:“再见了。”
    说完再见,她?就?要起身离开,此时屋中只有一人站起身来,追随着周灵一起走出了木屋,跟到了院中,怕她?突然消失,白狰更是急切地?伸手牵住了她?的手,哀求道:“便让我送你最?后一程,好?吗?”
    周灵没有说话?,只是下一秒,他们又来到了荒芜的驻龙城前。
    周灵站在城墙之上,最?后一次将?这大漠看在了眼中,她?转身面对着白狰,轻轻捏了捏他的手,问道:“你准备好?了吗?我要开始了。”
    白狰眼眶通红,缓缓放开了周灵,远远地?退开。
    周灵最?后看了一眼白狰,深吸了一口气,运转起周身的灵气。
    先是这片大漠之中,所有的灵气与魔气汇聚在一起,形成了遮天蔽日的巨大风暴,奔涌向周灵而来,以她?为中心,整个大漠变做了巨大的漩涡,那些?曾经能供养无数灵物?魔物?的力量,像是受到了周灵的蛊惑,朝着与她?相连的那卵而去。
    那惫懒的卵,此时终于是化作了一位从沉睡中苏醒的远古神祇,张开了他的口器,将?周灵给予祂的一切尽数吞噬干净。
    风暴,像是能摧毁一切的风暴,在异域所有城池的上空咆哮着,受到惊吓的人们躲进了房屋内瑟瑟发?抖,并没有意识到这风暴如此可?怖,却在离他们遥远的天空之中,没有伤及他们分毫。
    周灵像是一个无底的黑洞,一刻钟内,整个异域之内的力量被?她?一扫而空,这里的力量形成了一个真空,继而波及到了环绕异域以外的地?方。
    整个世界的力量都向驻龙城倾斜,像是有人在盛满水的容器之中狠狠地?戳了个洞。
    极北之处的宁神谷,那灵气馥郁而千万年来便孕育了无数先天灵物?的所在,北方所有灵物?的圣地?,此时像是干瘪的种子,只留下了空空如也的宏伟建筑,所有曾经发?生在此地?的灵物?们的爱恨情仇都烟消云散。
    宁神谷中的门人们身着黑色道袍,聚集在谷前的冰川之中,眼含热泪,对着再无一丝灵气的山谷三叩首。
    极东之处的青池山,不愿轻易离去的玄清门人在被?夷为平地?的青池山下痛哭流涕,青池山此刻不仅失去了身形,也永远地?失去了力量,那些?曾在云雾缭绕的山峰上修行功法的岁月,一眨眼见便永远变成记忆中的一页。
    极南之处的大海深处,本?就?已经空空荡荡的海底岛屿之上,唯独有一人披散着长发?,朝着天空狂热地?大笑着,他笑到涕泗横流,长跪不起,嘶声呐喊道:“神啊!吾神终于在今日降临!我做得一切都将?被?神铭记!神啊!我是你在这个世界里第一个信徒!你要记住我!!”
    被?信仰的神祇在周灵身上张开了眼,那是一只无法被?此界生灵“看”到的巨目,神祇的巨目中只有永远无法探究、无法被?认识的疯狂,祂第一次看到了这个世界,贪婪地?舔舐着那源源不断地?汇聚在周灵身上的诱人的力量。
    祂看到了世界的最?初和最?终,看尽了这个小小星子上无数的可?能,可?神祇,怎么会俯首去看星子上某一粒灰尘落在地?上溅起的气旋。
    祂在此界的泥塑——周灵双眸空洞,那之后是许许多多明灭之中的世界,祂暂时寄居在其中一个,被?祂寄居的世界正在急速的崩坏之中,甬道已经打开,那狭长、潮湿、象征着生命的甬道,在周灵身体中与某个世界相连,祂喘息着受到着甬道的挤压,吞噬着周灵哺育祂的力量,艰难地?朝着此界而来。
    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此时世界不再有所谓仙门,仙道也被?周灵一己之力永远地?斩断,灵气急速地?流逝着,原本?灵气浓郁之地?变得贫瘠,原本?灵气贫瘠之地?的灵气开始断绝。
    首先消失在此界的是魔物?们,无根地?怪物?不过是古神恶念的化身,便第一个被?祂啃噬干净,而后在道观中膜拜泥塑的凡人们,惊恐地?发?现泥塑四分五裂地?碎了一地?,所谓灵符也在瞬间失去了其功能。
    在祂的身体一部分踏出甬道之时,贤和镇上的居民们惊讶地?发?现,那长久以来一直挂在每家每户屋檐之上的风铃,悄然无声地?掉落在地?,化为无有。
    祂的一部分现身此界,展现在周灵眼前,她?一只眼睛落下了血泪,另一只仍然空洞着、连接着千万个宇宙,祂的巨目看到了周灵,那令人恐惧到无以言表的视线像是瞬间刺穿了周灵的眼睛,又或是她?的灵魂,无数血泪从她?眼中落下,她?一只眼像恶鬼,另一只又像是神灵。
    于是祂疑惑地?移开了自己的视线,不解道:“母亲,为何你这样脆弱?”
    周灵的五脏六腑几乎都要化为齑粉,她?勉强回应道:“是你太过强大。”
    “这样吗?那恐怕你坚持不了多久了,再回到你的世界之前,我可?以让你带走一样东西,你想要什么呢?”
    想要什么呢?周灵什么也不想要,她?只想要回到属于她?的那个世界,现在立刻马上。
    可?她?被?血泪蒙住的那只眼睛,恍惚之中看见了她?面前一个正在勉力支撑的身影。
    周灵带来的力量漩涡过于强大,白狰已经无法再多坚持一霎,哪怕他的手中就?捏着周灵给他的令牌,随时可?以去到安全的地?方,可?他仍旧在漩涡的中心苦苦地?支撑着。
    白狰的视线从始至终都没有离开过周灵,终于在他觉得自己的意识即将?要消失之前,她?那只被?血泪蒙住的眼睛看见了他。
    只要被?看见了就?好?。
    白狰拼尽最?后的力气,温柔地?、慢慢地?,向面前的女子眨了眨眼。
    而后在他失去意识之前,他感到一只温暖的手握住了他的,熟悉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我要他。”
    似乎有什么强大的存在被?周灵逗弄地?笑了起来。
    再睁眼时,白狰来到了一个陌生的房间,房间里的墙被?刷成了白色,十分的狭小,却挤挤攘攘地?摆满了他不认识的东西。
    而周灵穿着奇怪的衣服,一只眼睛虹膜通红,一只眼睛仍保留下了浅褐色,她?伏在他的身前,见他终于醒来,朝他露出了一个笑。
    她?朝他伸出了手,轻声道:“欢迎来到我家乡。”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